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风雨之夜·山魃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556 2019.12.03 17:00

  苍岚客栈,一楼大堂,失去了所有符箓的庇护。

  刘掌柜、阿福、杨文乙、一群闲汉望着散落满地的符纸碎屑,一个个宛如化作了泥塑木雕,一动也不动。

  有那么一瞬间,偌大的客堂死寂无声。

  整个世界,只剩下风声、雨声、雷声。

  姜宁立即看向边角那方客桌,四名风尘客人间蒸发,不见踪影,他们刚点的酒菜却还摆在桌面上,仿佛根本没被人动过。

  “咚。”

  客栈大门传来一声撞击。

  大堂内所有人同时身子一震。

  “咚,咚!”

  失去符力庇佑的客栈大门,再次传来两道撞击声。所有人的身子又随着这两道声音,震了两下。

  西香镇人从生至死都在敬畏黑夜,也一直都在尽力回避黑夜,从未与黑夜有任何的直接接触。

  然而一旦突然失去符力的庇佑,他们这些人竟然失去了危机的预警,没有谁立即夺路而逃,而是惊恐而又麻木地注视客栈的大门。

  “咚!”、“咚!”、“咚!”……

  客栈大门剧烈摇晃,堵在门后的桌椅一寸寸往后弹开。

  “砰!!”

  猝然一声震响,客栈的两扇大门轰然洞开,一股阴冷潮湿的寒风骤然灌入。雨夜之中,一双双幽幽碧眼如鬼火一般亮起。

  这些怪物浑身披着墨绿色鳞片,四肢匍匐而行,每只爪子上的趾甲都仿若铁铸的弯钩;夜叉脸,长獠牙,满头鬃毛,惨绿的眼珠中凶光四射,宛如从地狱深处爬出的恶灵。

  客栈中,除了潮湿的寒气,还多了一丝丝腥臭之气!

  “啪!”

  一只瓷杯跌落在地,摔得粉碎。

  杨秀才五指颤抖不已:“这是……山魃。”

  “吼嗷———!!”

  两头山魃扑进客栈,快若光火。聚众喝酒的闲客一哄而散,尖叫声、呐喊声、推桌踢椅声、酒坛酒杯摔裂声于刹那响起,恐惧驱使着这些人狼奔豕突。

  不幸的是,还是有两名落后者被两头山魃咬住,叼出了客栈。

  两名倒霉的醉汉被丢到山魃群中,众山魃一窝蜂涌上,如同野狗争食。雨夜中只传来几道凄厉的惨叫,就再没了声息。

  姜宁默默地数了数,一共是十三头山魃。

  山魃争食完毕,再次匍匐迈进客栈大堂。它们乌紫色的厚唇、长长的獠牙上,此刻全都沾满了鲜红的人血,幽幽碧眼中涌动着疯狂的杀意。

  “别来!”

  “别来杀我们……”

  “求求,求求你们了!”

  酒桌下藏着三名醉汉,看着步步逼来的凶煞,忽然跪倒在地,作揖、磕头、求饶,一把鼻涕一把泪。

  “嘶——”三头山魃越众而出,如同饿狼扑食般冲至酒桌下,同时叼起三名醉汉,又回头丢到了山魃群中。

  一番撕咬,几声惨叫,喋血满地。

  这些滋生于黑夜中的凶煞,视人命如蝼蚁,任予生杀。

  刘掌柜钻到了柜台底下,阿福、阿远几名伙计藏在布帘后,剩下几十名闲客躲在大小桌椅后瑟瑟发抖。

  凶煞的煞气、噬血的杀气、鲜血的腥气充斥了整间客堂,生命从未如此轻贱,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死的是谁。

  终于,这些山魃的噬血凶光对准了姜宁、杨文乙二人。

  因为空荡荡的客堂中,只有他们两人还站着,很显眼。

  “这些山魃是白级里最厉害的凶煞。贤弟,你往后靠!”杨文乙如梦初醒,看到姜宁还置身危险中,立刻闪身而上,手掌一翻,多出了一支判官笔。

  姜宁一把推开杨文乙,傲然直面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山魃,心底没有恐惧,反而涌起一股深沉的愤怒——对黑夜的愤怒,对禁锢自由的愤怒!

  “风刀!”

  左手伸处,风息凝结,化为一柄透明大刀。

  “霜剑!”

  右掌平伸,霜花晶莹,凝成一柄雪亮长剑。

  风刀风息翻滚,将姜宁的鬓角发丝吹得纷扬乱舞;霜剑寒光烨烨,如一汪寒潭秋水照彻姜宁的身影。

  杨文乙见此情景,心中暗暗吃惊:“这少年莫非已达到‘诗刀词剑’的境界?可他前些天分明连儒宗最基础的炼气术都一无所知……”

  “吼嗷———!!”

  山魃一看这二人做出反抗姿态,碧眼中凶光更盛,连连怒吼,龇牙咧嘴,十三头倾巢出动,同时朝姜宁、杨文乙扑去。

  杨文乙以判官笔虚空描字,正是一个正楷“诛”字,一笔一划,银钩铁画,化为墨色剑光,斩向前方。

  扑来的山魃也忌惮这笔墨剑光的威力,各自从旁蹿闪。

  有一只躲闪不及,被剑光斩落腰身,鳞甲划裂,渗出了丝丝黑血;它侧头瞥了一眼伤口,冲杨文乙作龇牙咧嘴状,恨意滔滔。

  这只是一瞬间的停顿,山魃眼见同伴受伤,再次疯狂扑上,鬼面狰狞,獠牙森森,碧眼如燃烧的鬼火!

  姜宁右手一挥,霜剑横飞而出,漫天霜华,冰光彻骨。

  一头山魃张开獠牙大口,咬住霜剑冰刃。霜气弥漫,将它整张嘴冰封。其余六头急速扑至,血口怒张,欲将少年撕碎!

  姜宁左手一引,风刀横扫,罡风暴涨,一地符纸碎屑震荡起。山魃动作也是极快,骤然侧闪,略作停顿,伺机再攻,鬼面獠牙,凶煞暴戾。

  判官笔笔走龙蛇,杨文乙狂草书“网”字,墨意酣畅,化为一张黑色大网,飞罩余下六头山魃。

  被大网缠住的山魃一番撕咬,破开一道缺口,当先一头“嘶!”一声怒吼,风驰电掣冲向杨文乙。

  杨文乙吃了一惊,判官笔飞快描画盾牌,笔墨圆曲,玄光道道。只差最后一笔,那山魃业已飞扑而至,墨盾化为乌烟消散。

  那张獠牙大口咬了过来!

  杨文乙闪避不及,冒险将判官笔送出,笔杆卡住山魃的上下颚。

  山魃碧眼中凶光四射,咬住那支判官笔,将杨文乙往前顶去。杨文乙蹲起弓步,依然被这股大力逼得不住后退,鞋底与地面剧烈摩擦,仿佛踩着两块烧热的铁板。

  须臾间,他已被逼到墙壁。

  山魃松开判官笔,一口咬向杨文乙!

  杨文乙五内俱焚,瑟瑟发抖地闭上眼睛……

  “嗡——!”

  霜剑电射而至,一剑贯穿山魃头颅,将其钉死在墙上。霜华极速蔓延,很快将山魃冻得僵硬。

  姜宁轻轻一招手,霜剑拔出,再次电射到他身前。

  经过方才一番激战,他发现自己完全可以用意念操控这一刀一剑,登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意念越精准,攻击也越精准。

  击杀了一头山魃,剩下十二头全都放弃了杨文乙,转而围向姜宁,龇牙咧嘴,惨绿色的绿眸中杀意潮涌。

  包围圈渐缩渐小,腥煞之气浓郁,令人透不过气。

  “嘶——嘶——!!”

  怒嘶声中,众山魃虎扑而至。

  姜宁抿紧嘴唇,左手骈为剑指,风刀——斩!

  刀风呼啸而出,宛如秋风卷落叶,整间客堂的纸屑、尘埃、碎瓷片尽皆飞舞激荡。

  风刃无形,却如庖丁无情的屠刀,将山魃开膛破肚,肢解裂骨。

  残肢败体横飞,肠条内脏乱舞,黑色血花漫空飘,腥臭熏天呛人鼻。

  六只被击毙,其余六只不同程度受伤,拖着伤体徐徐后退,惨绿的眼眸中,仍是对少年的滔滔恨意。

  少年左手控风刀,右手控霜剑,目送着山魃的后退。

  躲藏在各处的刘掌柜、阿福阿远、闲客醉汉终于敢喘上了一口空气。

  所有人心中都回荡一个念头:今夜的灾难,就要过去了么?

  正在这时,雨夜中又传来一道凄厉的嘶吼,气势威严沉沉,似乎和山魃同出一类,却又隐隐多了一分王者的傲岸。

  暴雨倾泻的雨幕中,一双猩红色的血眼渐渐亮起,宛如两簇游移的鬼火,缓缓向苍澜客栈飘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