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柳汝茗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488 2019.11.27 17:00

  “姜公子……”

  湖心亭中,六角宫灯明光之下,抚琴女子微微抬起脸来。

  这时,姜宁才看清,原来她脸上覆着一层薄薄的白色面纱,只隐约露出一张尖俏的面庞。

  她既然知道我姓姜,肯定知道我名字啰!

  顿时起了一丝好奇心,便遥遥问道:“敢问姑娘芳名?”

  白裙女子起身盈盈一礼,含笑道:“贱妾柳汝茗,杨柳的柳,尔汝的汝,香茗的茗。”

  柳汝茗……

  这个名字怎么感觉怪怪的。

  姜宁在心底反复默诵了几遍,却又没发现什么异样。

  柳汝茗,其实嘛,还是挺好听的一个名字!

  “原来是柳姑娘。”姜宁顿了一嗓子,措起文绉绉的用辞,“敢问柳姑娘何以有雅兴在此清夜抚琴?”

  柳汝茗幽幽道:“欲将心事付瑶琴,奈何茫茫人世,知音寥寥无几,纵然抚到弦断处,又有何人听?”

  文艺女青年真是多愁善感!

  姜宁正寻思着怎么作答时,那柳汝茗又盈盈笑道:

  “姜公子,汝茗近日谱得一首《笑傲江湖曲》,这是一首琴箫合奏之曲。唯有两位同心同德之人合奏,才能奏出那曲中真意。不知……不知姜公子可有雅兴,与汝茗合奏一曲?”

  “呃……这……?”

  姜宁与那湖心亭相隔一汪池水,岸边有两列石跳桥延伸至亭中,大约有三四十步的距离,但已被池水淹没了两三寸深度。

  如果一定要去那湖心亭,就得趟过这些冰冷刺骨的池水……

  想想看,还是不划算!

  “柳姑娘,那《笑傲江湖曲》,你还是留着自己独奏吧,后会有期!”姜宁抱拳一礼,正要离开。

  “且慢!”柳汝茗远远叫道,“姜公子若是不会抚琴、不会吹箫,又不介意汝茗好为人师的话,汝茗可以手把手教你啊?皓月当空,长夜漫漫,咱们有的是时间……”

  人家姑娘都这么主动了,姜宁也不好掉头就走。

  不过……

  被她手把手教抚琴、吹箫,岂不是得坐在她身前,被她操控十个手指头,成为她的提线木偶,失去了人身自由?

  想想看,还是不划算!

  “柳姑娘,皓月当空,长夜漫漫,正该是好好睡觉的时候。呵————好困,我先去睡觉了,后会有期!”姜宁抱拳一礼,正要转身。

  “姜公子且慢——”

  白裙女子远远又喊了起来,语调哀怨:“汝茗的心意你还不明白么?汝茗如此苦苦挽留你,是因为早……早……早有了以身相许之意!”

  “柳姑娘,后会无期——!”

  姜宁面色大变,脚底抹了油般,转身就溜。

  “臭小子,你以为这样就能逃出我的魔掌么?”空气中飘荡着一阵母夜叉般刺耳诡异的女声。

  姜宁跑不出十步,突然眼前白影一晃,那白裙女子已飘至身前,一只苍白手掌向前一探,如镣铐般死死锁住他的左手;手掌迅速枯槁苍白下去,凸出嶙峋骨节,宛如骇人的鬼爪。

  那张白色面纱之下,俏丽的容颜也迅速干瘪,褪去血肉,化作一具狰狞可怖的骷髅头。

  森森牙根上下颤动,竟是在对他发出冷笑。

  “我既要‘留汝命’,那你就绝不可能活着离开。”

  “你不是姜宁,你只是个鸠占鹊巢的域外天魔,把命拿来!”

  姜宁浑身血液直涌上头,心脏如打鼓般撞击心口!

  狞笑声中,骨面老妪伸出另一只鬼手,森森然抓向姜宁的面庞——

  皮肤苍白枯槁如桦树皮,尖长的指甲利若苍鹰之爪!

  姜宁竭力搜寻诗词,但内心极度恐惧之下,大脑中却是一片混乱,所有文字纷乱若秋风中的飞蓬,根本连缀不起来。

  “风风风风风……风刀!”

  只听“嗡——!”一声,一柄透明大刀横空斩来。

  天地间狂风猎猎,吹得骨面老妪裙衫飞扬,三千发丝一根根飞舞而起。风力太过强劲,姜宁也几乎睁不开眼睛。

  骨面老妪微微吃了一惊,扭头看去。

  大刀挟着一股罡风劈空斩下。

  “轰隆!!”

  霸道的风力将骨面老妪摧得肢体爆裂,就像一具完整的骷髅受到轰击般,一块块白骨四分五裂,破裙烂衫散落了一地。

  姜宁惊魂未定,拍拍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

  还好他天生机智,反应够快,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那柄风刀悬浮在他面前,呈现出完全的透明状,像是清水或是水晶凝成,只是反光度很低,若不是其周身自带风息,吹得地面尘埃翻滚,还真不容易一眼识别出来。

  它停在半空一动不动,像是有灵生物在听候主人调遣。

  姜宁仔细回忆刚才的细节,他是直接喊了一声“风刀”,这货就自己跑出来救主了,都不需要念出一首完整的诗。

  难道说……

  “霜剑!!”

  姜宁一声厉喝之下,半空中水汽凝华,一颗颗冰粒子自行排列组合,剑柄、剑格、剑刃飞快成形,化为一柄晶莹长剑,剑刃寒芒凛冽,光华摄人心魄!

  在它周身温度极低,不断有水汽凝华成细微的冰粒子,一粒粒掉落在地,月光下闪烁不止。

  姜宁伸手去摸了下它的剑刃,竟冷得像触电一般,条件反射地缩回手。

  难道说——以后他可以从诗词中,直接提炼出“法宝”或者“法术”?

  既然“风刀”、“霜剑”可以从诗句中提炼出来,成为他的宝物、法术,为什么别的就不行?

  比如“野火”、“黄河之水”、“龙城飞将”、“黑云压城”、“震雷”、“昆山玉碎”、“石破天惊”之类的?

  如果是这样,确实比临场吟诗靠谱得多。

  毕竟吟诗往往还要绞尽一番脑汁,念出来也耗时颇长,而且不是每次吟诗,都能引出天地异象。如果敌人攻击迅捷且凶猛,也许一句诗还没念完,人就已经凉凉了!

  想到这里,姜宁不禁露出一抹畅快的笑容。

  “臭小子,我既要‘留汝命’,你便走不得!”

  姜宁吃了一惊,回头看去,只见地上那只骷髅头上下颌骨张了张,竟然又说出了人话。

  “在这里,你是杀不死我的——”骷髅下颌骨颤动不止,发出一连串凄厉刺耳的怪笑。

  接着散落满地的骨骼像是受到磁力吸引,纷纷朝骷髅头聚集而去,自动拼接,眨眼间又组合成了一个完整的骷髅怪物!

  “把你的狗命留下——!”

  骷髅老妪厉喝一声,伸爪扑来,疾如鬼魅。

  “聒噪,”姜宁不耐烦喝道,“霜剑——!”

  凌空一指,霜剑电射而出,贯穿这具骸骨。

  几乎就在一瞬间,骸骨整具原地冰封,然后过了两三个弹指的工夫,“砰!”的一声爆裂成无数寒冰碎块。

  姜宁从方才恐怖气氛中解脱出来,心头也不禁对这骷髅老妪生了几分怒火,破口就骂道:“老子杀不死你?有本事你复活啊,起来蹦跶啊,再飞过来咬我啊!”

  “起来,起来咬我啊!”

  姜宁走到被冰封的骷髅头前,连续踹了几脚才解气。

  “你真以为自己翅膀硬了?”一道雄浑低沉的女声蓦地响起,将刚刚平复心跳的姜宁又吓得身子一震。

  他移目四看,并没有发现发话之人,顿时心底发毛。“阁下又是何方妖孽?还不速速现身!”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这声音似天神般威压沉沉,字里行间充满着一股沛然怒火。

  浩荡天地,竟都在回荡着这股雄浑天音。

  姜宁抬头望去。

  一只巨掌自九天银河中伸出,朝他抓来……

  整个世界,天昏地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