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天亮了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222 2019.11.22 17:00

  听完之后,姜全和牛月兰惊骇不已,面面相觑。

  牛月兰嚎哭道:“我马上找镇守大人磕头去,让她怎么也要救救小宁!”

  姜全老脸上抽搐了几下,站起身来道:“我也去磕头,镇守大人不救小宁,我就跪死在那里。”

  一说起去求镇守大人,一个嚎啕大哭,一个身体摇晃,显然父母也是知道镇守大人的性格,对此行不报多大希望。

  见此情景,姜宁感觉自己的心,被针狠狠扎了一下。

  异世父母的慈爱,不比原来父母的少!

  “先不要去求她!”姜宁断然道,“我还有另外的法子先试试,若是现在就去得罪镇守大人,恐怕就真的没有退路了。”

  安抚好二老之后,他拿着杨秀才送来的符纸回屋研究。

  昏暗的光线里,大张大张的符纸上画满了蝌蚪一般的符号,如同天书,完全叫人看不懂。

  可是杨秀才说过“我最喜欢写诛邪两个字,这两个字蕴含的力量非常大”。

  瞅了半天,姜宁屋中传出一声恼怒的痛骂。

  “写的什么鬼东西!欺负我不认识‘诛邪’两个字么?这分明连个偏旁都没有写好!”

  天色渐渐暗下来,一到黄昏,西香镇家家户户开始关门。

  用过饭,姜宁也早早地躺到自己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知道,那头双面煞此时就守在窗外,迫不及待地想要进来吞噬自己!

  没奈何,反正也干不了别的事,还不如静静躺着数羊,早点入睡。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一更天……

  二更天……

  这一晚上,姜宁辗转反侧,抓耳挠心,无论数了多少只羊都睡不着,因为他满脑子都充斥着“异灵”和“宗门”这两种念头。

  三更天的时候,窗户那边响起轻微的“沙沙”声,似乎有树叶在窗棱上反复扫过。

  姜宁猛然从床上坐起,侧耳聆听。

  该死的双面煞,果然是贼心不死!

  白日里,杨秀才说过,别看他写的“符纸”普普通通,但对于想要强行闯入的凶煞,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杀伤力。

  也就是说,别看外边双面煞只弄出这么小点的动静,其实那家伙很可能是一边吐血一边在强闯!

  姜宁在自己左脸、右脸分别贴上一张日前杨秀才送来的符纸,拍拍胸脯,给自己壮了壮胆,冲窗外沉声说道:“煞笔,有本事进来单挑啊?”

  如果凶煞能够交流,能够说话,多半会冷冷的丢出一句“你等着!”

  一刻钟过去,“沙沙”声没有停歇。

  半个时辰过去,那声音还是没有停歇。

  大半个时辰后,双面煞继续进行着磨灭符力的活儿,姜宁却先忍不住了。

  “甘霓酿,欺负老实人是不是?!”

  在窗外逼迫他这么久的,只是一头最低级的凶煞而已,而且还慢性自杀好久了。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随着姜宁的吟诵,一柄雪白的长剑,一柄透明的大刀,开始在屋内半空缓缓凝聚。

  与此同时,未成型刀剑上散发出来的寒气,飞快地将屋内空间填满,顿时让里面的温度下降几分。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话才出口,一套盔甲和武器在另一边缓缓凝聚。

  若是仔细观察,将要凝聚而出的,不是什么神兵天将,而是手持长刀、下跨银鞍白马的盔甲将军!

  一股沸腾的杀气,开始暗暗在屋内弥漫开来。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当姜宁念诵出这一句之后,就听见身后的墙上传出“哗哗”的水流声。

  当他回头一看,立即大惊失色。

  整面墙,此时已经变成当年那道黄河的一部分,而且比水流最湍急的那部分,更加夸张。

  分明是决堤时的水势,波涛滚滚,大浪滔天!

  浪涛的声音越来越大,墙面上的法术光泽越来越暗淡。

  作为始作俑者的姜宁清楚地感应到,大浪滔天的水势马上就涌来了,如果他再不做出反应,他就要完蛋了!

  仓惶之下,姜宁立时闪到一边。

  “去!都出去宰了那煞笔!”他指着窗外大声道。

  话声才落,两道流光一闪,窗户上“噗!”“噗!”两声,就出现两个洞眼,是风刀和霜剑已经杀出去了!

  灰黑色的战马长嘶一声,闪电般跃起。

  盔甲将军长刀挥出,窗户如遭雷击,“啪”的一声被砍成无数碎块!

  几乎瞬间的功夫,一人一马已经冲锋出去。

  窗户没了,姜宁只来得及朝外面瞅了一眼。

  虽经昨晚重创,这双面煞又长出了一张新的面孔,但此时它被风刀霜剑快速绞杀,那张新面孔又变得疮痍满目,血浆飞溅。

  它发出凄厉刺耳的哀鸣,几乎要刺穿姜宁的耳膜。

  这时盔甲将军高举长刀,寒光掠过,直接将双面煞劈成两半!

  紧要关头,“轰!”的一声,滚滚洪涛破墙而出,从他身旁涌过,宛如黄河之决堤,一泻千里!

  “轰隆隆——”大水将窗外的双面煞、风刀霜剑、盔甲将军,直接冲得不知道哪里去了。

  除了被洒一身水,姜宁什么也看不见。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湍急波涛还在奔涌。

  姜宁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冒金星,身体摇摇欲坠,此时他算是心中明白:诗词之力维持的强大法术,定然是抽取了他自己的某些力量。

  ……

  此时,镇守府中,早已睡下的青雪大人忽然醒来。

  她打开窗户,外面灰蒙蒙一片,很难看见什么东西。

  四下无人,她朝着姜家的方向微微一笑:“那混小子果然是藏着好宝贝!”

  ……

  一炷香之后,湍急波涛已奔流得无影无踪,窗里窗外,总算安静了下来。

  窗外新鲜的空气涌入,让他的房间多了些神秘安静的气息。

  脑子为之清爽的同时,一股神秘的气机注入他的身体,感觉立时恢复了一些力气,身体也隐隐比以前健壮了一些。

  姜宁怔怔道:“这是什么……?”

  这股神秘的气机究竟是什么,他完全不知道,只能以他对仙侠世界的粗略了解,大胆猜测:可能是气血,也可能是神魂,还可能是某种历练、修为。

  刚冷静下来,姜宁看着空荡荡的窗外,脸上的笑容就渐渐消失……

  稀烂的窗外,黑暗之中,无数道阴影蠢蠢欲动,数不尽的绿幽幽的眼睛、赤彤彤的眼睛,在无边黑夜中纷纷亮起。

  无穷无尽的邪恶凶煞。

  势若洪水猛兽,涌来!

  当他急急忙忙地抱起一叠符纸,想要快些沾糊窗户的时候,镇里某处,一声鸡啼遥遥传来,响彻天地。

  “喔呜喔————!”

  雄鸡一唱天下白。

  天亮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