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三教九流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482 2019.11.24 12:00

  镇守司,地下密室。

  “青雪大人。”高瘦官差双手将黑罐奉上,低眉颔首,毕恭毕敬。

  青雪略微皱眉,“怎么还有一股子尿骚味?”

  高瘦官差“呃”了一声,没料到自己还是惹得上峰不满,支吾其词道:“属……属下已经用皂角、紫苏、艾蒿、薄荷草各种香料香草清洗过一百多遍了。”

  “会不会,姜宁那小子只是拿个尿壶耍我们?”面对这位坐镇一方,颇有些道术神通的青雪道姑,他素来充满敬畏,连“戏耍青雪大人”都不敢说,而要改口成“戏耍我们”。

  “行了,周驰,你先退下吧。”青雪接过黑罐后,不耐烦地挥手。

  周驰不敢再待,连忙拱手告退。

  青雪将黑罐子平放到石桌上。

  密室四壁灯火早已点亮,整间密室通明如白昼。光芒照耀下,黑罐呈现出浑圆的曲面,没有折射出灯火亮斑,朴拙如墨锭。

  她打量着黑罐,眼波兴起涟漪。

  “你又搜罗到了什么宝物啊?”

  一道老太婆的话声在密室中响起,音色介于乌鸦啼叫、刀剑相刮之间,苍哑凄厉。

  没过一会儿,一名拄杖老妪款步走出屏风。她身着一件宽大的斗篷,罩住佝偻的身影,她的面目也完全隐藏于风帽阴影之中。

  “见过前辈!”青雪朝着老妪躬身一礼,完全放下镇守使的架子,显得十分恭谨。

  行完礼后,青雪胸有成竹地道:“前辈,这一次,我要拿这件宝物换取《青莲剑典》。”

  老妪鼻子冷“哼”。“想拿走我手中的《青莲剑典》,还得看你带来的宝物够不够分量!”

  “宝物我放这了,前辈尽管验查。”

  老妪“哒、哒、哒”拄着木杖走向石桌,体态虽蹒跚老迈,步履却沉稳如山。

  “这宝物的来历?”风帽阴影之下,两道目光射出,阴寒刺骨。

  青雪手执拂尘微微作揖,道:“禀前辈,此物被一名农家少年于镇外田地中挖出,但那少年见识浅薄,却将此物当作夜壶……”说到这里,略微迟滞了一下。

  “无妨,”老妪摆了摆苍老枯槁的手,“我辈中人,不拘此小节,接着说吧。”

  青雪接着道:“昨天晚上,似乎有凶煞袭击少年,而这宝物竟然生出滔天洪水,机缘巧合之下便救了那少年一命。”

  老妪点点头道:“没错,昨晚大约四更天后,我也确实感应到镇子中突然生出一股强烈的水系灵力,当是异宝横空出世的征兆!”

  青雪道:“没错,就是这只黑罐了,前辈请验查吧。”

  老妪苍老的左手虚空一抓,一股无形暗力聚于掌心,四壁灯火尽皆虚颤,连整间密室也阴暗了三分。

  这只手掌搭在黑罐面上,来回摩挲了几遍。

  老妪忽地勃然大怒:“这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尿壶,你被那小子给耍了!”

  青雪吃了一惊:“怎……怎么可能?我搜遍了那少年房间每一个角落,别无他物,只……只……只有这个黑罐子最有可能!”

  “噔——!”

  木杖狠狠戳了一下石板,老妪怒气沛然:“我刚刚将一股灵力注入黑罐,来回探查了好几遍。这黑罐平平无奇,里面既无一丝灵力,更无半分阵法玄关,就是一只臭不可闻的尿壶而已!”

  “你被人耍了!!”老妪愤怒如沸,倒像是自己被耍了——若是被人知道她对着一只尿壶“验宝”,她一张老脸还往哪搁?

  青雪愣了一下,面色瞬间苍白如纸,慌忙深深鞠躬:“惭愧!惭愧!晚辈道术低微而不足以验宝,只能凭经验判断宝物真伪……”

  心中寻思:“奇怪!我之前以灵力试探黑罐,明明感受到一股玄奇的阻力,说明这并非一件俗物……”

  “哼!”

  老妪重重一声冷哼,撑着木杖“哒哒哒”快步走到屏风后,接着便响起石门“咔咔咔”的启动声。

  “前辈!前辈?前辈——”青雪万万不敢得罪这名老妪,身影一闪跟了上去。

  “咔咔咔——”石门隆隆关闭。

  ……

  密室再次安静下来。

  墙上的油壁灯安静地燃烧,灯光充满了密室每一个角落。

  石桌面上,黑罐安静如斯,一动不动。

  似乎是老妪注入的那股灵力并未消散,突然整间密室的灯火又虚颤了一下!

  一团黑烟徐徐冒出罐口,浑浊如墨汁。

  “嗡嗡嗡……嗡嗡嗡……”黑罐轻微抖动,罐底与石桌碰撞出声。

  一只黑手自罐中伸出,扣住罐口,嗡嗡声戛然而止。

  五指如爪,苍老枯槁。

  ……

  苍澜客栈。

  大堂临窗位置,姜宁与杨秀才相对而坐。

  杨秀才一杯酒下肚,赞了一声“好酒!”,问道:“贤弟,你这次来找我又有何贵干?”

  姜宁知道这穷酸秀才嗜酒如命,所以特地将他请到本镇最大的客栈,再让跑堂小二端上一坛十年陈的竹叶青,又点上几碟焖黄豆、熟牛肉下酒菜,花了他不少钱。

  “杨兄,”姜宁开门见山道,“你既是儒家中人,可知道儒家的炼气法门?”

  就在刚才他出门不足半炷香的工夫里,耳畔又接连出现了一阵诡异的幻听,时而有小孩呼唤他名字,时而有女子格格娇笑,时而又似有一名老妇在他耳边吹气。

  一种灵魂将要离体的感觉令他晕眩恶心。

  青雪曾经说过:被唤魂花盯上的人,通常活不过七日。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前身就是这样死的,没想到这种类似诅咒的联结仍未解除,继续折磨着他。如果他再不学会最基本的炼气法门,提升境界,绝对无法抗拒那勾魂摄魄的诡异力量!

  没想到,杨秀才哈哈大笑:“贤弟,你这样是要被人笑掉大牙的!”

  姜宁愣了一下,忙问:“我怎么了?”

  “如今,谁不知‘三教九流’?”杨秀才道,“你可以叫儒教、儒宗、儒门,却万万不能再叫儒家!”

  “为何?”

  “一千年前,儒、法两家相争,儒家胜出,变成了儒教。后续一千年里,更是时时力压道、佛一头,成为三教龙首。”杨秀才道,“你若再叫‘儒家’,全天下的儒门弟子都会跟你过不去!”

  姜宁道:“三教九流?杨兄可否跟我说说?”

  杨秀才捏着酒杯,一口豪饮,畅然道:

  “方今天下,儒、道、佛三足鼎立,香火鼎盛,是为三教。九流在三教之下,分别是剑家、兵家、法家、墨家、农家、医家、纵横家、阴阳家、均衡家,九流亦称九家。

  “这‘三教九流’每一派修炼方式都各有异同,但大体上都可以分为‘炼气士’和‘修心者’两类。

  “炼气士中,儒门以文字沟通天机,炼浩然之气;道门修炼金丹大道,炼大道元气;兵家专擅杀伐之道,炼士气、杀气、怒气;纵横家出没于乱世,以国家气运为修炼根本,联结诸国气运,合纵、连横两派针锋相对。

  “修心者中,佛门苦修禅心,证金刚舍利大道;均衡家苦修均衡心,证均衡之道;医家苦修仁济之心,证回天之道。

  “三教九流之中,只有剑家最是奇葩……”

  姜宁听得津津有味,忙追问:“剑家怎么奇葩了?”

  杨秀才“嘿嘿”笑道:“剑家一脉中,竟然分裂出了‘气剑’和‘心剑’两宗。气剑宗的人炼气,心剑宗的人修心,他们谁也不服谁,还互相指责对方为邪魔歪道,时有龃龉争斗,你说奇葩不奇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