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古怪秀才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346 2019.11.21 09:26

  小半个时辰之后,西香镇一家破落的小酒馆里,姜宁与一位三十多岁的邋遢书生相对而坐。

  桌上摆着几碟简单的下酒菜,和两坛上好的老酒。

  两坛好酒是杨秀才答应帮忙的底线,几乎掏光姜宁兜里所有的钱。

  不过这笔钱他掏得心甘情愿,找人帮忙救命,而且这还是个会画符拥有玄奇之力的书生,说不定还能学点神通本事。

  现在他是空有一身诗词力量,也无法解决当前困境啊。

  杨秀才拈起两颗茴香豆丢嘴里,接着急不可耐地端起大半杯酒饮下肚,两眼散发出微醺的色泽,这才慢条斯理地开口。

  “姜宁,你昨夜遇见的双面煞,算是低级凶煞里最难杀死的一种,不过幸好你找到我,也算是救了你一家人的性命。”

  “我收下你两坛美酒也是理所应当。”

  姜宁面上一喜,看来这秀才果然是有办法。

  杨秀才将剩下的半杯酒一口闷下,接着道:“区区双面煞而已,我虽杀不死它,但能帮你家不断添加窗门上的符力,叫它永远都进不去。”

  “竟然连个最低级的凶煞都杀不了……”姜宁忍不住小声嘀咕,同时对眼前的秀才多少感到些失望。

  “不止是双面煞的问题,还有件麻烦事情。”他认真道,“之前我来寻你时,耳畔总有人叫喊我的名字,明明眼前无人,但老人、孩童、女人的声音换着花样在喊,这究竟是什么缘故?”

  此言一出,正悠然自得给自己倒酒的杨秀才脸色一变,酒也不倒了,把那坛未开封的酒直接推了过来。

  “我的老天!你怎么还招惹了那玩意儿?”

  “那是异灵中的唤魂花,就算我见了也得逃啊!姜宁,你这酒我可喝不起,你另请高明吧,我先告辞了!”

  言罢,他猛然站起,正要两脚开溜。

  姜宁立即把他拉了回来,说道:“这酒你喝也喝了,急什么急?我又不会找你讨要回来,好好坐下来,帮我想想法子还不成么?”

  “我只是个童生啊!”杨秀才如坐针毡,愁眉苦脸,“我才疏学浅,文力单薄,正面连双面煞都斗不过,真救不了你呀!”

  姜宁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眼神,看起来不似作伪,便试探道:“照你的说法,我必死无疑了?”

  “被唤魂花盯上的人,会日夜不断丧魂失魄,直到变成一具行尸走肉。总之,姜宁,你没几天好活了。”杨秀才露出惋惜的神色。

  闻听此言,姜宁心脏怦怦直跳。“那……那你认识更厉害的高手吗?”

  “没用的。”杨秀才叹道,“这里比我厉害的是两位镇守大人,慈安大师出身佛门,讲究慈悲为怀,也许会出手救你,但他巡查各村去了,没个十天半月回不来。”

  “青雪大人年纪轻轻却古板得很,她最恨不听劝阻为镇里招灾的人,必定不会救你。”

  姜宁脸上一怔,突然记起西香镇自古就有个规矩:但凡主动去招惹异灵凶煞的人,官府绝不会予以救助。

  事情难办了。

  所以,求人不如求己!

  念头一通达,他便说道:“杨秀才,能不能把你画符的本事教给我?”

  只要他学会画符,还怕不能自保?

  “那不是画符!”杨秀才看着他,半是奚落半是怜悯的口气,“是以文气之力凝聚在笔墨里写的字。这本事你现在也学不了,必须要先去县里,找儒门一脉的大人们开蒙才行。”

  还要去县里开蒙?

  这西香镇穷乡僻野,从来就没有普通人活着出去,还能活着回来!

  姜宁心中焦躁不安,不过还是跟杨秀才打听到了青雪大人的所在之地。

  临别时,杨秀才抱着那坛未开封的老酒,唏嘘道:“贤弟,你就放心去吧。你走之后,你家窗门上的符纸,二十年内都被我承包了!”

  秀才走后,姜宁抬头看天。

  天空中阴霾笼罩,灰蒙蒙的一片。虽是正午,一轮太阳却像是裹在层层黑纱中的光球,只能发出些暗淡微弱的光芒,就算直视也不刺眼。

  搜遍前身十七年的记忆,仿佛西香镇的天空素来如此。不是阴霾笼罩,天光黯淡,就是西风萧瑟,黄沙漫漫。

  因为异灵横行,气候又干旱恶劣,西香镇中少有绿色植被,不是黄泥、黄土就是黄沙。镇外田地贫瘠,肥力不足,西香镇的农户一年到头卖力耕种,也只能勉强养活镇中人口。

  无论横看竖看,这里都不像一个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啊!

  姜宁叫苦不迭。

  回到现实,现在他确认杨秀才能护住家中二老的安危,所以得找法子救自己了。

  “姜宁啊——”

  耳畔忽然有女子凄婉地唤了一声,吓得他立时起了鸡皮疙瘩。

  受不了了!

  虽然生平不爱求人,姜宁还是决定去拜会那位青雪大人。抬脚疾行,不多时便来到镇中唯一一座三层阁楼之前。

  楼门上没挂牌匾,在前身的记忆里,也不知道里面究竟住着些什么人——估计整个西香镇,也没几个人知道里边住着此地的镇守大人吧?

  大门前没有守卫,姜宁直接就往里边走,才走不到五步,就被七八个官差轰了出来。

  “哪里来的臭小子,给我滚远些!”

  “要是冲撞了镇守大人,就要你小命!”

  “闲人不得入内!小子,我只警告你一次,再敢来,就打断你的腿!”

  平时对人还算和善的官差们,此时都是杀气腾腾,几把雪亮的雁翎刀出鞘,就要架到姜宁的脖子上来。

  还好里面走出了个熟人。

  邢大走上前来,皱眉道:“姜小弟,难道杨秀才不肯答应帮你?”

  “哈哈,定是这小子吝啬,不肯为那酒鬼书生买酒!”高瘦官差笑了起来,一脸的幸灾乐祸。

  姜宁解释道:“双面煞的事情,杨秀才已经答应帮忙,但是唤魂花又找上了我。”

  此言一出,众人噤若寒蝉,连空气也凝滞。

  邢大静静打量姜宁好一会儿,目光里全是遗憾和失望,欲言又止,然后沉默下去,一条手臂像触到冰块般微微打颤。

  其余的官差们,却纷纷激动起来,目生怒焰。

  “活腻了吧!招惹双面煞不算,还敢去招惹唤魂花,你小子为什么不早点去死啊!”

  “你这种人活着只会为镇子招灾,早些死了最好!”

  “我们为保护镇子死了那么多兄弟,就你小子喜欢给镇子招灾。也不知有多少兄弟是你害死的,嘿嘿,混账小子,如果不是你马上就要死了,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老姜夫妇,怎么养出你这等孽畜来!”

  看着眼前的局面,姜宁无奈地认清一件事情:他的前身因好奇心太重而丧命,恐怕真是个不知轻重的混账玩意儿。

  有官差压抑不住胸中的怒气,挥拳向姜宁脸上打来。

  这时候,楼中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

  “吵死了!再吵每人领十块大板。”

  这声音有如断冰切雪,威势颇重。

  官差们如同被人施了定身法,僵立不动,面上却流露出惧怕的神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