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风雨之夜·姜大师!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117 2019.12.06 16:02

  悲苦诗!

  姜宁恍然大悟,只要念起悲苦诗,意念指向敌人,就能对敌人产生减益效果,压制其修为,封锁其灵力!

  帘内人玉指一滞,抚弦不按,根根修长,白皙莹润,似乎也有惊异。

  吕家兄弟、岳嫚飞身上前,拾起掉落在地的宝剑。

  岳震子收了剑后,极速倒退,横手拦住三个后辈,脸色凝重:“今夜之事,我们暂且作罢,快走!”

  “不走!”吕二狠狠甩开岳震子手臂,怒道,“我们的三相剑阵何其威厉,便是连三境强者也照杀不误。如今却被一个二境都不到的无名之辈破解,此事若传出去,我们三人颜面何存?”

  岳震子沉声道:“诗仙之道,玄奇莫测,你一个三相剑阵又如何,莫要狂妄自大。”

  岳嫚眉尖一扬,不屑道:“古来诗仙有几人?爹勿要高看了这个山野小子。”

  岳震子只是摇头苦笑。

  如果这乡野少年只有一境修为,但他方才念诗之时,文气浩荡如川海,连他三境圆满的修为都被压制十之六七,这分明是超凡四境以上的诗道圣手才能做到。

  因此只有一种解释:此子天赋绝顶,世所罕见,遥指诗仙之道!

  念头至此,岳震子冷然道:“此子隐隐有诗仙之姿,勿要多事!”

  “我们今夜既与其结仇,岂能留待他日后崛起,不如——斩草除根!”吕二词锋犀利,和吕大相视一眼,孪生兄弟心有灵犀,立即挺剑而起,一左一右飞身直刺姜宁。

  “住手——”

  岳震子惊呼一声,已来不及阻止。

  吕家兄弟虽然受到压制,灵力不能外放,但近身击剑依然威力强大。

  两人飞剑刺去,快若鬼魅,这个少年已来不及凝出风刀霜剑,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他必死无疑!

  少年左手负于身后,右手骈为剑指,虚空一划。

  扬眉,如刀锋出鞘。

  瞋目,似剑刃开光。

  “龙、城、飞、将!”

  吕家兄弟吃了一惊:“这是什么?”

  这原是电光石火间的事,但在姜宁的身后,一道虚影化虚为实,竟是一名戴着铁面具的战将横刀立马!

  “咴咴咴咴咴咴!”

  马蹄高举,战马嘶鸣。

  战将策马挥刀,如闪电一般劈砍而来,这速度恐怖已极!

  吕家兄弟震骇万分,但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却根本来不及闪避。刀光大盛,化作白色匹练,拖出一道长长的残影。

  千钧一发之际,兄弟二人从旁闪避,却尤有不及。

  “啪!”

  吕大被击飞,整具身体抛射升空。吕二更惨,刀光闪过,右臂从手肘处一分为二,鲜血迸溅诡如花,断臂与剑坠落在地。

  战将虚影再次没入虚空,消失无痕。吕二却痛得在地上满地翻滚,鲜血横流。

  “混账!”岳震子闪身上前,一道法诀打在吕二断臂创口处,将其止血,然后挥袖一扬,将地上那截断臂和长剑纳入储物袋,左右携起吕家兄弟,平身后飞。

  岳震子惊魂未定,打量着姜宁,问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姜宁闲拂衣袖,宠辱不惊:“我姓姜。”

  其实此时他心里慌得要死……对面索要他姓名,到底是不是存心日后报复啊?

  对面一看就是某个大宗门之人,他一个山野少年,无权无势,还是不留下全名的好……

  岳震子再次上下打量姜宁,内心更加笃信无疑:“这少年谈笑自若,不愿将全名告知,必是真人不露相,颇有少年宗师风范。我等行事,却要加倍小心了……”

  念头至此,他朝姜宁拱手一揖:“姜少侠,后会有期。”说罢,携着吕家兄弟、岳嫚闪身飞出客栈,消失在无边雨夜中。

  ……

  直到这时,杨文乙才喘过气来,震惊地望着姜宁,身子微微发颤。

  “贤弟……噢不!”杨文乙朝姜宁抱拳一揖,脸上的神情震惊得无以复加,“姜……姜……姜兄,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请受小弟一拜!”低眉颔首,一揖到地。

  “噗通!”“噗通!”“噗通!”……

  一大帮闲客醉汉钻出来,纷纷跪倒在地,对姜宁顶礼膜拜,诚惶诚恐。

  若不是刚刚亲眼所见,他们绝不会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眼前这个少年,词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绝对是诗仙圣手一类的神仙人物。

  杨文乙算个屁的大师,眼前这位少年,才是货真价实的大师!

  “姜大师,请受我等一拜!”

  “方才有眼不识泰山,恳请姜大师饶恕!”

  “姜大师救命之恩,如同再造,必定鞍前马后,为您效劳!”

  “……”

  姜宁正想骂一句“一帮墙头草”,突然眼冒金星,只觉得整个世界天旋地转,仿佛浑身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身体竟摇摇欲坠起来。

  不用多想,肯定是刚才耗费了太多真元。文气再充沛,也需消耗自身真元,才能引发天地异象。前面几次都是如此。

  有人叫道:“快快快,快扶住姜大师!”

  迷迷糊糊中,姜宁便感到自己被一两个人扶住了身体。

  又有人叫道:“愣着干什么,快给姜大师倒杯茶啊!”

  “退下,我没事。”

  姜宁伸手推开杨文乙等人,身体像标枪一般杵在原地。

  “快退下,快退下,还不退下!”络腮胡汉子推开姜宁身边所有的人。

  众人诚惶诚恐,唯唯诺诺,如潮水般退散,丝毫不敢惹得这位少年大师生气。

  这位少年长身玉立,风度翩然,目射明光,看起来精神抖擞,哪有刚才半分颓靡不振的样子?

  “我需要清修,你们都不要跟来。”姜宁负手而立,宛如世外高人,举手投足,皆是浩然之气,令人高山仰止!

  刘掌柜慌忙招手道:“阿……阿福,快去安排房间!”

  “姜……姜宁,跟我走吧。”阿福再叫姜宁的名字时,舌头也不禁微微打颤。因为,这哪里还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老实巴交的少年?

  ……

  “阿福,我要清修了,你出去吧。”

  姜宁淡淡地挥手道。

  “姜……”阿福本想再直呼本名,忽又觉得不妥,“姜大哥,你有什么事情,吩咐一声就行了。我先出去了。”阿福退出,房门关闭。

  “啪!”

  姜宁扑倒在地,眼前依然金星直冒,整个世界天旋地转。

  在他彻底晕倒之前,脑海中迸出了最后一个念头……

  我是真的不该装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