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一日开灵!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090 2019.11.24 17:00

  一门分裂成两派?

  姜宁小声问:“杨兄,那这炼气士和修心者到底有何不同?”

  杨秀才酒兴上涌,灌下一大碗,才打着酒嗝道:“好理解!炼气士是往外求,摄取天地灵气和气运,熔炼为己用;修心者是往内求,观想本我之心,由自身生出大神通。”

  “那剑家啊,分裂就是这么来的。虽然他们都是剑修,但气剑宗的人主张‘以气养剑’,心剑宗的人却讲究‘以心驭剑’,两宗互相攻伐,自相残杀,水火不容,也算是天下一桩奇事了!”

  流派还挺多,恩怨还挺复杂啊。

  幸好他来到这个世界,没有直接和这样的宗门扯上关系!

  要不然以他这种老实人性格,十有八九会成炮灰……

  杨秀才大口喝酒,大筷吃肉,但看到姜宁始终没有动过桌上的酒肉,也有点不好意思。“贤弟,你刚刚找我,是有什么问题来着?”

  姜宁回过神来,说道:“杨兄,你也知道我被唤魂花缠上,命不久矣……”

  “县府曾将异灵分成三个级别,分别是白级、绿级和红级,用以警示百姓。”杨秀才道,“你之前遭遇的双面煞是白级,但这唤魂花可是绿级。我说你干什么不好,偏偏去招惹这种绿级的玩意?你要我帮你,我可是无能为力!”

  “杨兄你误会了,我不是要你去对付那玩意。”

  “那我怎么帮你?”

  姜宁诚恳道:“我是来跟你请教儒宗的炼气法门。”

  既然是求人嘛,那就应该有求人的样子。

  他熟练地捧起那坛陈年竹叶青,斟了满满一碗,推到杨秀才面前。

  竹叶青色泽青碧,酒味甘醇,算是西香镇最上品的美酒了。

  饶是如此,杨秀才还是怪异地瞪了他一眼,想笑却又憋着,表情十分滑稽。

  姜宁道:“杨兄,我是诚心跟你请教的!”

  “噗——!”“啊哈哈哈哈哈——”

  杨秀才终于还是憋不住,喷出了老大一口酒水,溅得满桌子都是。

  幸好姜宁还算机灵,稍感不对,立即闪身到一旁,否则早被这厮喷成落汤鸡了。

  邻桌客人纷纷瞧了过来,嬉笑指点。

  姜宁脾气再好,也不免皱起了眉头:“杨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路都没走稳,你就想跑,想飞,天底下哪有这样子的好事啊!”

  杨秀才笑得涕泗横流,“儒宗弟子要炼气,必须先于体内养出浩然之气;要养出浩然之气,又必须先以文气沟通天机;要以文气沟通天机,又必须要先开蒙解字,吟诗行文!”

  “姜贤弟啊,你别怪我杨文乙说话不好听。‘识字’不等于‘解字’,不经过县里面的文宗大人‘开蒙解字’,你就不能真正参悟文字天机;更不用说,你还要学会吟诗行文呢!”

  “没有浩然之气,你就算学习儒门的炼气术,还不是无米硬下锅?”

  姜宁虽不懂“开蒙解字”的意思,却还是绷着脸道:“杨兄,我好心好意请你喝酒吃肉,没想到你却是这般奚落我?”

  杨文乙察觉到姜宁是真生气了,才收敛笑容。“贤弟,其实儒宗最基础的炼气术,也不是什么秘不外宣的东西。如果你硬是要学,我把口诀告诉你便是。”

  说这话时,他眼底带着一丝怜悯。因为这少年招惹了唤魂花,没几日好活了。

  人到病急时,自会乱投医。

  杨文乙知道这很荒唐,却不忍心再拒绝这大限将至的少年,就将自己知道的儒宗炼气口诀悉数传授。

  姜宁学习了小半个时辰,才将这段口诀一字不落地铭记于心。

  ……

  “贤弟?贤弟?”

  杨文乙轻唤了两声,但这少年双眼阖闭,却像是沉沉睡去一般。

  “喂,你别睡着了啊?”姜宁仍是正襟危坐,纹丝不动。

  被唤魂花缠上的人,会不断丧魂失魄,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受害者逐渐变得困倦嗜睡,直到再也醒不来……

  杨文乙一阵默哀,不再出声,只是低头啜饮酒水,也尽量不发出太大的动静,以免惊扰到这可怜的少年。

  但莫名其妙的,客栈大堂的空气渐渐热了起来,热丝丝的气流拂到他脸上,像是夏天的暑气,令人不是很舒服。

  这是怎么回事?

  杨文乙抬眼望去,只见姜宁夸张得就像一只蒸笼,浑身竟然冒出阵阵热气,濛濛如雾,而他的皮肤毛孔竟沁出点点油腻污垢,这些污垢随着汗液蒸发到空气中,散发出一股怪异的气味。

  这!

  杨文乙目瞪口呆。

  这不就是所谓的“排污净垢”?凡人都是些凡尘泥垢,而修行路上第一道关卡,就是“排污净垢”。

  更奇怪的事情还在后头。杨文乙只见这少年肌肤颜色愈来愈深,起初是小麦色,然后是浅铜色、古铜色、赤铜色……

  身为熔炉,炼化真气,赤若铜皮!

  这不就是修行者真正步上正途,一脚迈入“开灵境”的征兆吗?

  一日开灵?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花了三年时间才迈入开灵境,资质比他好的也大有人在,但也绝对做不到“一日开灵”!

  一定是喝多酒了……

  ……

  姜宁睁开双眼,双眸洞若明火。

  方才他小试牛刀,按刚学会的炼气口诀运行了一遍,游窜于经络中的那股气息已消弭无踪。

  现在的他通体舒泰,就像刚刚享用过香汤浴。

  眼前的世界远比以前明亮,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就连耳力也敏锐了三分,现在客栈大堂中,跑堂小二的吆喝声、掌柜打算盘的声音、食客的窃窃私语……落在耳中都异常清晰。

  好奇妙的感觉!

  看到杨秀才古怪地打量自己,才怔道:“杨兄,你看着我干嘛?”

  “我……”

  杨文乙缩回目光,慌慌张张抱起酒坛,给自己满满斟了一碗,有些结巴地低喃:“我应该是喝多酒了,有些醉了?是的,没错的,我眼睛都有些花了……”

  不知怎地,精力异常充沛的姜宁,这时潜意识中竟然冒出一种十分冲动、十分冒险的想法——

  “杨兄,不如我们夜晚到外面散散步,如何?”

  杨文乙一口酒没吞下肚,却呛到气管,剧烈咳嗽起来。

  夜晚散步?

  他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这小子到底知不知道,黑夜可是会吃人的怪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