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养气诀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114 2019.11.23 17:00

  “姜宁,你好自为之吧。”邢大临走前,还特意看了姜宁一眼。

  姜宁淡淡道:“邢大哥,我福大命大,你就放心吧。”

  目送着镇守司一干人消失,他才捧起手中那本小册子,看着上面“养气诀”三个字,慢慢地浮现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他骗了谁?

  他坑了谁?

  他忽悠了谁?

  都没有啊好木好!

  他一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怎么可能去干那种事情?

  更何况,他从来就没说那个夜壶是宝贝,可那青雪道姑非相信它是宝贝,还让他滚,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到时候,就算她发现那就只是一个夜壶,还能咬他不成?

  “呵————”

  姜宁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反正今天也没事可干,不如就看看那贼婆子给的《养气诀》是个什么玩意,顺便试试能否练一练?

  他本来就是个胸无大志的人,对问道长生、叱咤仙界向来不感兴趣,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来到这个凶险重重的世界,总不能还像条咸鱼一样吧?

  多练几门术法神通,让自己在这个世界安身立命,总归是好的。

  接着坐到桌边,翻开了《养气诀》。

  姜全、牛月兰看到儿子旁若无人的神态,有些惊疑不定。

  “小宁,你……你没事吧?”牛月兰轻声相询,一脸关切神色。

  姜宁头也不抬:“今天我要读书,不想受到任何打扰,你们先忙吧。”

  老夫老妻俩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多问。

  杨秀才、青雪大人前后都说过儿子不好的话,只怕儿子是真的给异灵凶煞盯上了。或许,唯一的破解之法,就在青雪大人送的那本《养气诀》上!

  想到这里,姜全立即道:“小宁,我马上去请来镇里的周木匠,让他帮你修一修窗户,保证一个时辰就搞好!”

  牛月兰跟着道:“小宁,你等着,娘也马上去给你做早饭,读书也要花力气的!”

  ……

  这一大早,牛月兰先后端来盥洗器皿、一大碗青菜拌面,催促姜宁洗脸漱口,赶紧用早餐。

  没过多久,姜全请来的周木匠又在窗外锤锤打打,又是锯木头,又是敲钉子,忙活半个时辰才修好窗户。

  姜宁拉上窗帘,整个世界才安静下来。

  这时他坐回条凳,在方桌上点亮一盏油灯,桔黄色的光芒微弱地四散开去。

  又掏出了那本蓝皮小册子。

  按照他的猜测,青雪给他的这本《养气诀》绝不会是什么上乘典籍,多半是关于打坐吐纳这类最低阶法门的大路货色。

  至于破解缠身的煞气?那绝对是无稽之谈。

  不过现在他对这个世界不甚了解,读一读,终归聊胜于无。

  翻开第一页,写的应该是修炼法门的总纲。

  一段文字映入眼帘:

  “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

  这段文字怎么有点眼熟?

  姜宁沉思片刻,脑海中灵光一闪,蓦然想起这是孟子说过的话!

  孟子被尊为儒家亚圣,备受世人推崇,不知道他说过的话,为何会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一本修行法诀上?

  接着往下读:

  “天地有浩然之气,杂然赋于流形之中,上则为日月星辰,下则为山岳川海……”

  看完这段文字,姜宁一时陷入了沉思。前世他去旅游景点参观古代书院时,确实留意到有些门匾上书着“浩然之气”四个字;这种“气”也一直为儒家提倡。

  难道说,在这个仙侠世界,儒家的修行方式就是养浩然之气?

  带着疑问,姜宁继续往下翻:

  “仓颉造字,仰观日月圆曲之势,俯察龟文鸟羽山川,穷天地之变,造化不能藏其秘,灵怪不能遁其形……故儒门修士,以文字沟通天机,而养浩然之气……浩然之气为体,文气为用!”

  读到这里,姜宁陡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原来,这个世界的儒门修炼方式,就是以“文气”为引,以养“浩然之气”为最终目的;浩然之气为根本(体),文气为表象(用)!

  现在他完全明白了,先前他两次吟诗激发出天地异象、将双面煞击退,简而言之,就是以“文气”沟通了天机,最终这方天地回馈给他的就是“浩然之气”!!

  “文气”和“浩然之气”相辅相成,就是养气的终极奥义!

  大疑问释清之余,另一个疑惑又萦绕心中——如果说,儒门修士念的诗文非原创,而是鹦鹉学舌般“复诵”别人作品,那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姜宁清了清嗓门,试着念了一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这次念完诗后平平无奇,和前两次迥然不同,屋中不起风、不出水,更别说出现什么白衣飘飘的刺客了!

  只有一种可能:这段诗文在这个世界,并不是他“原创”的,肯定不会再有诗文横空出世时的天地异象!

  想到这里,姜宁又念了一段诗词:“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这段名句出自清代纳兰容若的《长相思》。

  话音甫落,木屋之中,竟然刮起嗖嗖寒风,灯台上的火苗摇曳不止,几欲熄灭。

  姜宁只觉得像光着身子处于凛冽寒风中,寒意漫涌而来,如针刺骨,冷得他哆嗦不止。接着他的卧室中竟飘起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很快地面上就积雪盈寸,连姜宁的头顶、肩膀也被染得雪白。

  好冷!

  “啊……啊——阿嚏!”

  姜宁冷得不禁打了个喷嚏,口中慌忙叫道:“停——停……停!”

  屋中风雪渐渐停歇。

  缓了一会儿,他的身子才又暖和起来,接着又感到一股神秘的气息注入体内,沿着他的四肢百骸游走冲激——这肯定就是“浩然之气”了。

  不同于前两次,这回他感到浑身血脉鼓胀,气息无论如何都融不进经络之中,令人难以忍受。也就是说,现在他急需导引行气,将这股浩然之气熔炼为己有。

  那股气息在姜宁体内乱钻乱爬,如虫似蚁,折磨得他浑身时痛时痒,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哗哗哗——”

  姜宁再次飞快翻起《养气诀》这本书,里面还在对文气大谈特谈,比如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文宝雅器之类的东西,端的就是一本干巴巴的说明文,哪记载有什么炼气诀窍?

  姜宁丢下册子。

  果然!这个贼婆子怎么可能给他真的宝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