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青衣道人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573 2019.11.25 12:00

  其实说去散步也不准确,姜宁就是突然很好奇镇子夜间的景象,想亲眼瞧个仔细。

  整个西香镇因为黑夜、因为异灵的缘故,行路极难,如同一座飘浮在黑夜汪洋中的孤岛,与世隔绝多年。

  以前他就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来到这个世界后,每到晚上就被闷在屋子里,连开窗开门都不行;就算白天想出趟“远门”,也必须在落日前赶回镇子,活动范围极其受限。

  潜意识早就生出不满了,只是方才突然爆发出来罢了。

  看到杨文乙的惊惧,姜宁也不急:“咱们西香镇人家门窗上贴的符纸,起码有三分之一都是你写的吧?凶煞既然不敢擅闯,就说明你肯定有过人之处。”

  “所以,我只是想让你带我于夜间在镇子上走一走。”

  杨文乙面部绷紧,严肃道:“不行!镇守司有宵禁。”

  姜宁平淡地一笑:“不碍事,我们尽力躲开镇守司的夜巡组。”

  杨文乙咬着牙根道:“不,不行!晚上外面很冷的。”

  姜宁反问道:“现在正是春夏之交,晚上怎么会冷呢?”

  杨文乙却已涨红了脸,嚷嚷道:“你有完没完啊?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杨兄,你怕了?”

  “全镇三……三分之一的护符都是我画的,凶煞不兴,诸邪辟易,我哪里怕了?”

  杨文乙整张脸红的就像熟透的柿子。“话不投机半句多,贤弟,我……我们改日再聊!”虎地起身,拍拍屁股走人。

  姜宁望着杨秀才生气离去的背影,完全没有嘲笑对方胆小的念头,反而像是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凉水。

  这个……

  这个西香镇三分之一人家的安危,都在杨秀才的符箓庇护之下,连他都不敢在夜间外出……

  这真的令人细思恐极!

  姜宁狠狠掐了一把自己大腿,以此来警醒自己:千万别再有乱七八糟的好奇心。

  以后,只要天一黑,该关门关门,该睡觉睡觉!

  好奇心已经害死了他的前身,而他还想好好地活下去。

  想到这里,姜宁透过窗户望去,这时日已西斜,大街上就已空荡荡的不见几个人影,分明是一天又过去了大半。

  他不敢多待片刻,匆匆结了酒账,一溜烟离开了客栈。

  “姜宁——”

  谁?

  谁在叫我?

  声音像是从东边传来。姜宁就往东边望去,只有一道黄泥院墙。没人。

  “姜宁——”

  声音像是从西边传来。姜宁又往西边望去,只有一道篱笆,上面攀着枯蔫蔫的丝瓜。没人。

  “姜宁啊~~~”

  这次姜宁听清楚了,这是一个女子娇滴滴、软绵绵的声音,飘飘渺渺地扬于空中,根本没有真实可信的声源。

  因为声音像是从千百个方向同时传来。

  “别犹豫了~别犹豫~”

  “快来我这~来我这~”

  “来我这吧~~~!”

  “来吧~!”“来~~~”

  整个世界都是这魅惑销魂的呼唤,姜宁起初是毛骨悚然,但很快头都快炸了!

  姜宁立即用双掌紧紧捂住耳朵,同时怒喝一声:“别吵了——!”

  就在他喝了这声过后,耳畔这诡异的女声才渐渐消失不见。

  这才第二天,这唤魂声就明显比第一天强烈不少,姜宁都不大敢想象第三天、第四天是何等情形,更不必说那青雪道姑所言的第七天大限了……

  “呸,呸呸呸!什么七天大限?我一定能活得好好的!”

  姜宁自言自语一番,努力甩开脑中不吉利的念头,拔腿便往家中走。

  西香镇穷乡僻野,市集基本在申初(15:00)就已散尽,若是镇上的居民还好,若是乡下赶集的农人、小摊贩,更加得提前收拾物件,匆匆趁着日落前赶回到乡下家中。

  而到了酉初(17:00)时分,镇守司的官差更是全城戒严,清肃街道,禁绝任何百姓在外游荡,同时督促各家各户紧闭门户,无论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许打开门窗,否则后果自负。

  直到次日公鸡报晓,宵禁才解除。

  看这空荡荡的街道,应该距离宵禁还有半个多时辰。

  姜宁拐过一个街角,一棵百年老柳树进入他的视野。

  不由多看了几眼。

  这细看之下,竟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

  因为气候干旱的缘故,生长在西香镇的植物大都一副病蔫蔫的样子,但这棵老柳树却意外地抽出了新芽,像是一把把挂在柳条上的嫩绿色剪刀。

  许多柳条都绑上了红丝带,一阵微风拂过,红丝带随柳条飘舞,红绿驳杂,缭乱人眼,总算在这片荒凉中显出几分生机和喜庆。

  不知不觉间,姜宁走了过去。

  “阁下,要不要求个签?”

  一名老者的话声在右边响起。

  外地口音。

  姜宁扭头望去。

  院墙下摆了个算命摊子,一名面相清癯的青衣道人正望着他。

  不知怎地,姜宁接触到道人那洞若观火的目光,自己的秘密竟似被对方一览无余,心底不然而然地生出抗拒之情。

  “不,不了,我还要赶着回家呢!”

  正要转身离去,道人却拉长音调:“我看阁下印堂发黑……”

  印堂发黑你妹!忽悠人能有点新意么?

  “……阁下近来必有煞气缠身,短期之内,有生死攸关之虞!”

  闻听这后半段话,姜宁身子不由一震,再次转过身来,面对这青衣道人。

  莫非,自己被唤魂花盯上,也能给他勘破不成?

  姜宁试探道:“道长可知破解之法?”

  “万事皆是因缘际会,缘分到来事竟成。”青衣道人抬手一指前方的柳条红丝带,含笑道,“如果阁下想寻这破解之法,不妨求个签试试?求一签,不多,三文钱而已。”

  姜宁恍然大悟:“原来柳条上这些红丝带都是你一人所系?”

  青衣道人抚髯而笑:“西香镇一片荒凉,唯独这棵百年老柳抽出新芽,生机盎然,此乃吉祥之兆!这些红丝签系在上面,自然也沾了不少喜气,无论是求子、求姻缘、求富贵都很准的,不灵不要钱!”

  “阁下只要闭上眼睛,随手抓住一根柳条,再解下红丝签即可,心诚则灵!”

  反正也走到这里了,姜宁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再往前走三步,按照青衣道人所言,闭眼抓住一根随风摆动的柳条,解下上面的红丝签。

  他也想瞧瞧,这个道人忽悠水准如何?

  “阁下,请将红丝签给我瞧瞧?”青衣道人招手。

  姜宁将红丝带瞧了一眼,递给道人。

  青衣道人念起签词:

  “急雨欲来风先满,乌云蔽日色昏昏;

  “风弄花影环佩响,明月当空云霞散。”

  沉吟有顷,忽然双目放光道:“这是姻缘签,桃花运之兆!这一运兆,或许正是阁下解除缠身煞气之所在!”

  姻缘签,桃花运……跟谁?

  跟青雪道姑那个又老又黄、脸臭得就像茅坑石头的黄脸婆?

  呕!

  大写的————口区!!!

  “呵呵,谢过道长了,不过我没有一点兴趣。”

  姜宁黑着脸掉头就走,什么破玩意,就这点忽悠水准,凭他以前几年的销售经验,一个手指头就把他完爆了好么?

  道人在身后喊道:“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阴阳相交,才是大道所趋。阁下可要想清楚了?”

  姜宁凝住脚步,微微昂起下颌。

  一缕鬓发披在眼角,而他的眼眸冷若寒铁,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傲气。

  “女人,只会影响我出剑的速度!”

  青衣道人闻言如遭雷击,渐露惊骇之色:

  “自古英雄出少年,英雄少年多狂言!”

  “胸有鲸吞日月之志,方能口出狂妄之言!”

  “纵观万古,放眼天下,那几位陆地神仙少年时概莫如此……”

  想不到以前读的武侠小说,竟在这时派上了用场。

  姜宁迈开双腿,马上开溜。

  装完逼就跑,真刺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