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这位姑娘有点冷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135 2019.12.01 17:00

  “三天之后就是月圆之夜……”

  这句狞厉的话语,如诅咒深深刻在姜宁心头。

  镇子上的鸡鸣狗吠声、孩童追逐打闹声再次回到了他的耳中。

  “嘿,那位少年——?”

  右边传来一名老妇人的唤声。

  姜宁恍若梦醒,掉头看去,只见一名耄耋老妇正对他微笑,露出嘴中三两颗稀稀疏疏的牙齿。

  她的面前摆着个小摊,上面卖着些护身符、开光铜钱、符箓之类的玩意。

  “我看你气色不好,必有邪煞缠身,要不要买个护身符,驱驱邪,保保平安?”

  姜宁走到老妇的摊前,老妇挑出一件护身符,露出慈祥的笑容:“这块坐莲观音护身符,是经过镇守司慈安大人亲手开光的宝贝,可驱邪除煞,我看最适合你了!”

  “多少钱?”

  “不多,”老妇伸出十个指头,“十文钱!”

  姜宁花十文钱买下这枚铜铸护身符。老妇笑得枯枝乱颤。

  “少年人,以后莫忘了天天戴着它啊。”

  这东西一看就是假货,慈安和尚作为镇上两位镇守使之一,怎么可能会闲到去开光这种小玩意。

  姜宁也不拆穿这耍滑头的老妇,转身就把护身符上的银链子拆下,转而系上那块明光镇邪符,挂到脖子上;明光镇邪符就塞到衣服和胸膛之间,接着继续走向苍澜客栈。

  只是他却看不到……

  玉符刚贴到胸膛上,他的皮肤就散发出丝丝缕缕黑气,如极其细微的虫蚁爬满玉符,像病毒般开始感染玉符……

  明光镇邪符周身散发出淡淡黄光,抵抗这股黑气的感染,闪闪烁烁,明明灭灭……

  少年并没有感受到两者的争斗,只是觉得胸前有些发痒,也就随意地挠了挠,继续循着前方的街道走去。

  途径十字路口时,姜宁又遥遥看向那棵高墙下的百年老柳。

  凉风轻拂中,千万条柳枝袅袅依依,别无异样。

  难道说,前些天他看到那些柳条伸向他,都只是幻象?

  ……

  苍澜客栈。

  姜宁一脚迈进客堂,就听到一阵热闹的谈笑。

  移目望去,原来是十几个闲汉正围着杨秀才,聆听后者喋喋不休的吹嘘。

  “……那位姑娘到底长啥样啊?”

  “你倒是别卖关子了啊!你说出来,老赵再请你喝一碗酒!”

  “对,三十年陈的汾酒!”

  “不,五十年陈的竹叶青!”

  这些闲汉众星捧月般簇拥杨秀才,眼巴巴地瞧着杨秀才。而这杨秀才一边以上等瓷杯喝酒,一边夹着牛肉腌菜等下酒菜送入口中咀嚼,看起来甚是心满意足。

  “说起这位姑娘啊,那真是增之一分则太高,减之一分则太矮;敷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远山,肤胜白雪;杨柳细腰,莹莹贝齿;嫣然一笑,惑国倾城!”

  杨秀才绘声绘色地描述,一群闲客听得如痴如醉,连气也不喘一口。整个客栈大堂安静得堕针可闻。

  姜宁忽然觉得自己正被人盯着,目光便在客堂里扫了起来,才发现远处一张方桌围坐了四名怪人。

  这四人都披着黑色斗篷,面孔乍看有点生,一看姜宁目光移去,顿时都低下了头去假意喝酒。

  “客官请问……嘿,姜宁原来是你啊!”跑堂小二快步跑来,见是姜宁,便打了个招呼。

  姜宁轻声问:“阿福,坐在那边的是什么人?”

  这在客栈里当小二的阿福比他大了两岁,和他、和陆弥有都是一条街上长大的,还算有几分交情。

  阿福附在他耳边,轻声道:“那边那几位风尘客啊,据说都是走南闯北的行商。他们既然能来到咱这地方,能耐自然可大了,你可别惹了他们。”

  姜宁又问:“那听说你们这客栈,住进的一位姑娘……?”

  阿福点点头,“没错,咱们客栈是住进了一位姑娘,那位姑娘美得就像天上的仙女儿一般,绝不是咱这种小地方能出的人物!”

  “那位姑娘又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只听说这位姑娘喜欢安静。”

  说到这里,阿福神色中不无遗憾,“今天早上啊,这位姑娘住进客栈的时候,甭提这客栈里里外外,有多热闹了!卖货的、挑柴的、担水的,老的、小的、男的、女的纷纷前来围观,将客栈大门挤得水泄不通。”

  姜宁禁不住道:“咱们这小地方,怎么一下子来了这许多外地人?”

  阿福眉飞色彩道:“要说外地人啊,听说镇上另一家悦来客栈住进的更多。其中有一位青衣道人,会替人摸骨看相,预测前程运势,灵验得很。”

  莫非是之前那位给自己解签的青衣道人?

  阿福想起正事:“噢,对了,姜宁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来着?”

  姜宁提了提手中的布袋:“这是刘掌柜在镇守司里订的符箓,青雪大人差我送过来的。刘掌柜在哪里?”

  “客栈里有些符箓太旧了,确实该换新的了。”阿福笑着拍拍姜宁肩膀,“刘掌柜在后院账房里呢,你跟我走吧。”

  阿福带着姜宁先穿过客堂,再穿过第一个庭院,最后来到第二个庭院。

  这时,姜宁发现庭院青石板上斜插着两根筷子,一时好奇就走近观察。

  这两根筷子斜向南边,筷头插进青石板寸许。以两根筷子为中心,整块青石板都是龟裂的痕迹。

  观此情形,这双筷子好像是从南边楼上飞掷而下。投筷之人若没有一身十分浑厚的真气,绝对办不到这件事。

  姜宁奇道:“阿福,这里发生了什么?”

  “那个……”

  阿福神色忐忑不安,干脆附在姜宁耳边轻声道:“就是这位姑娘,她刚住上了这里的上好雅间,一群好事者就叽叽喳喳追到了这里。当时那位姑娘正用饭呢,似乎惹得她忒生气了,便将这双筷子从窗口飞掷而下,吓得所有人一哄而散。”

  “乖乖!这位姑娘肯定也是修行炼道之人,怕是比青雪、慈安两位镇守使大人也差不了多少。”

  姜宁朝南楼上望去,那扇开向庭院的窗户早已牢牢锁闭。“这个姑娘这么厉害,你还敢给她送饭菜?”

  “哎唷!我哪有这个福气啊。”阿福抱怨起来,“这位姑娘因为早上被人围观,一进来就似乎有点生气,声称只要女伙计服侍。没辙,人家姑娘银子多,刘掌柜只好叫来了自己的亲女儿。”

  “这位姑娘好看那是真好看,就是有点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