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你别演了行么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461 2019.11.29 17:00

  “躺着别动!”

  青雪冷喝道。

  石床上法阵启动,血丝暴射而起,如同千万条触手纷纷落在他身上,刺进他上身裸露的肌肤,像树根扎入土壤,开始吮吸养分。

  被血丝吸走的并非血液,而是某种他说不上来的精气。这股精气沿着千万道血丝吸出,让他感到身体越发空虚。

  精气沿着血丝百川归海,最终会聚到一块白玉符中,上面黯淡无光的符文脉络渐渐明亮起来,散发出鲜血般嫣红的光芒……

  “这块‘符命契’上有你的十年寿命,从现在起,你的十年寿命是我的了。”青雪将符命契握在掌中,微微闭上眼睛。符命契上封存的寿元徐徐释放出来。

  姜宁看到,她的身体为一股奇异的灵光笼罩,肌肤变得越来越白皙水嫩,眼角的皱纹渐渐消失……当那股灵光消失,他发现,这青雪道姑似乎年轻了好几岁。

  于此同时,他感到体内一股说不出的空虚,仿佛身体少了点什么,让他隐隐有些焦躁不安。

  容光焕发的青雪望着少年,淡然道:“我是个讲究公允交易的人。既然拿走了你的十年寿元,这颗‘正心丹’就归你了。”

  将青瓷小瓶飞到少年手中,又补充道:“记住了,正心丹只有一枚。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别乱吃了。”

  姜宁接过青瓷小瓶,内心一阵怅惘。

  这位镇守使大人,做事还算公平,只是太过冷血……

  ……

  “姜宁救我啊……快救我啊……”

  迷迷糊糊中,竟然有人在呼唤他。

  不过这一次,不是小孩的声音,不是老人的声音,更不是女人的声音,而是……陆猴儿的声音?

  “喂,姓姜的小子,我看你也在这坐了半天,你到底是要帮他,还是不敢帮他,赶紧给个准话。”

  一名高个青年的冷笑面孔在他眼前清晰起来。

  姜宁立即从神游状态苏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游廊边的围栏上,一轮太阳已经升得老高。

  前面的青石板庭院中,陆弥有被两名青年拳打脚踢,在地上一边翻滚,一边发出阵阵哀嚎。

  马脸青年暂时收手,瞧了过来,冷笑道:“这姓姜的小子呆不呆,傻不傻的,早就在那里愣了半天,我看多半是脑子坏了!”

  另一名魁梧如牛、满嘴胡髭的青年又狠狠踹了陆弥有一脚,然后挥起粗如常人大腿的手臂,远远指向姜宁,神情凶厉,声如虎吼:

  “这小子如果赶来助拳,信不信老子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他?”

  马脸青年、高个青年都听得哈哈大笑。

  “喂,你这小子醒醒!”高个青年不耐烦地催促,“你到底是不是这陆猴子的帮手,赶紧给个准话。要是助拳,就别磨磨蹭蹭的赶紧上,如果不敢助拳就赶紧滚……”

  “蛋”还没出口,已经被一道极其响亮的“啪!”声代替。

  原来是姜宁霍然站起,抬手一拳,掌面重重砸在高个青年脸上。

  高个青年蹬蹬倒退了两步,右手往鼻子上一摸,竟摸出一抹滚烫的鼻血!

  马脸青年、魁梧青年身子一僵,根本没料到姜宁会突然出此重手,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高个青年捂着鼻子,扬指怒骂道:“好你个姜家小子,你竟敢……竟敢……”又急又气,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姜宁刚被夺走了十年寿元,心情正烦躁得很,挥挥手,不耐烦地道:“别再吵吵嚷嚷的,烦得很。都赶紧滚吧,别再扰我清净了。”

  “让我们滚?”

  马脸青年、魁梧青年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了彼此一眼。

  “我们是不是听错了?”

  姜宁心中烦躁,但还是勉强压抑了怒火,说道:“我只想图个清静,你们都走吧。”

  马脸青年嘴角上扬,哂笑道:“想让我们走?可是我们弟兄三个又突然不想走了。”

  魁梧青年将指关节捏得“咔咔”作响:“呵呵!还想走?这回你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高个青年捂着鼻血直流的脸,咬牙切齿道:“姜家小子,今天我不卸下你的一条胳膊,我就不叫陈云鸿了!”

  直到这时,姜宁才悚然一惊,彻底清醒过来!

  完了、完了、完了……

  刚刚走神太久,又一时冲动上头,竟然同时惹到了三个人!

  他手无寸铁,体格上不占优势,人数上不占优势,被揍的满地找牙的陆弥有肯定也帮不上忙……他拿头去一挑三啊,那不是鸡蛋碰石头么?

  道歉?估计不管用了。

  赔钱?他也没什么钱。

  好……好像只剩下跑路这个选择了……

  姜宁面对步步紧逼而来的三人,脸上挤出一抹老实人憨厚淳朴的笑容:“我刚刚似乎走神太久,如果有不小心冒犯三位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就不打扰三位雅兴了,我先走了啊——”

  此地不宜久留!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陆弥有捂着痛处嚷道:“喂,姜宁,你个怂包——”

  “不好意思啊,我不认识这个人,我先走了,告辞!”姜宁对高个青年、马脸青年还有那个魁梧如牛的青年抱拳一揖,脚底抹了油般,掉头就溜。

  陆猴儿的事,改天再道歉嘛。

  打又打不过,何必为此强出头,白挨一顿打。

  陆猴儿,你就理解理解一下兄弟的苦衷吧!

  “站住,你小子往哪里跑?”马脸青年箭一般飞身而来,截断姜宁的去路。

  姜宁心惊肉跳,神色仍竭力保持冷静:“世间万条路,一条路不通,那还有其他路嘛。兄弟,告辞了!”再次转身,朝游廊另一边撒腿就跑。

  老子惹不起你们,难道还躲不起你们?

  然而没跑出十步,他就“砰”地撞上一堵肉墙。

  姜宁被震得后退三步,魁梧青年只后退半步。

  比姜宁高了大半个头的一双虎眼,正在虎视眈眈地注视他。

  流鼻血的陈姓青年也冲上来,封住姜宁的去路。三个人成“品”字形把姜宁夹在中间。

  姜宁面若死灰,心底哀嚎:“完了,这下子是真的要完了……”

  魁梧青年道:“云鸿,这小子刚刚出手伤你,你先教训他。如果他敢还手——”他顿了一顿,裂开厚厚的嘴唇,露出一口铁锈似的黄牙,“老子马上就把他胳膊拧下来!!”

  姜宁听得心底瑟瑟发寒。

  这魁梧青年比他高了大半个头,一身壮硕的肌肉恰似古铜浇铸,光是手臂都比他的大腿要粗……别说是拧下他的一条胳膊,就是拧下他的一条大腿,他也信啊!

  “臭小子,去死吧——”

  高个青年一声怒喝,挥起拳头砸向姜宁面部。

  姜宁本能地抬掌去接,于半空抓住那颗拳头。

  下一刻,陈姓青年发出杀猪般的哀嚎:“快放手!快放手啊啊啊!骨头要碎了要碎了要碎了……姓姜的,你给老子放手啊啊啊啊——!”

  姜宁怔了一怔,皱一皱眉:“你别演了行么?”手掌略一用力,高个青年的拳头发出“咔咔”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捏碎了?

  马脸青年怒道:“姜宁,你快放开他!”眼看陈姓青年受制于姜宁,脸都痛成了猪肝色,立即一拳砸向姜宁胸口。

  姜宁吃了一惊,已经躲闪不及,只得绷紧胸膛,硬挡上去!

  一股热流自丹田处涌起……

  “砰!!”

  一声震响。

  姜宁纹丝不动,马脸青年却被震得“蹬蹬蹬”倒退三步,抬手一看,拳头红肿发紫,登时左手捂着右手,一阵哇哇惨叫!

  姜宁并没注意到丹田涌起的热流,反而流露出一副愕然的神情:

  “你的手这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