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白衣素手夜鸣琴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244 2019.11.27 12:00

  “本座宣布,镇守司将成立道、佛两院,接下来会按你们个人志趣所长,将你们划分至道、佛两院,由本座和慈安大师亲手培养。”

  青雪捧来一本花名册,高声道:

  “张守铜,自幼习武,根骨厚实,适合修炼佛门心法——入佛院!”

  “楚枫,有儒门修行根基,儒、道炼气机理相似,修炼道术事半功倍——入道院!”

  “……”

  “罗云磊,入道院!”

  “陆弥有,入佛院!”

  “……”

  过了好久,姜宁才听到了自己名字——

  “姜宁,你入道院!”

  青雪念到他的名字时,那对寒冰般的目光还特意在他脸上扫了一遍,直把姜宁冷得微微一个哆嗦。

  这贼婆子没安什么好心!

  敢情她闻了一壶子尿壶味,所以才特地将他划到她座下,伺机报复吧?

  看她这如狼似虎的眼神,一定要想办法保护自己才行,尤其是在晚上没人的时候……

  将所有人划分完毕后,青雪将花名册交给属下,再次面对镇守司大院中几十号青年,高声道:“依照目前的根基、资质,本座暂定两人为两院的首席弟子——”

  听到这里,大院所有人都引颈翘望。

  “道院的首席弟子是——楚枫!”

  楚枫越众而出,团团抱了一揖,但面色冷漠,没有笑容。其他人本想为他拍手称好,但看到楚枫冷淡的反应,也就悻悻缩了回去。

  尽管如此,场上还是有几人“楚枫!”“楚枫!”欢呼呐喊。看那样子,私底下应该是楚枫的熟人。

  “佛院的首席弟子是——张守铜!”

  随着青雪话音,一名膀宽腰圆的青年走出两步,含笑着朝所有人抱拳一礼,观其架势,是个练家子无疑了。

  张守铜行过礼后,一众佛院弟子纷纷击掌喝彩。毕竟他方才展现出的谦逊大度,给所有人都留下了好印象。就连道院这边的人也跟着欢呼起来。

  分完弟子,青雪继续道:

  “修行之道,最是讲究天赋;但论起天赋,你们都不算好。”

  “问道逍遥、脱离因果轮回、炼成不死之仙躯——这些你们都不要妄想了。”

  “你们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脚踏实地完成每日修炼功课,提升自身实力,以便尽快胜任夜巡组的工作!”

  旁边那年轻官差高声道:“所有人,都听清楚了没有?”

  “清楚了!”

  “听清楚了。”

  “……”

  道、佛两院弟子纷纷道。

  青雪看向身边年轻官差。“子阳,你去打点两院弟子住处、用膳事宜。从今天起,就让他们住在镇守司里面,不许他们到处乱跑了。”

  子阳双手抱拳,颔首道:“是,青雪大人!”

  ……

  在住宿上,除了楚枫、张守铜两名首席弟子独拥一室,剩下所有人都是两人挤一间卧室;基本每间卧室都是安排道、佛弟子各一名。

  姜宁跟陆弥有共享一室,倒也省去了跟其他人磨合的麻烦。

  卧室柏木地板,白粉墙壁,被褥器用一应俱全,远比姜宁原来住的土胚房舒适得多了;膳食处提供的饭菜也香甜可口,比家里多了不少肉菜。

  但姜宁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夜巡组?

  还不如说是炮灰组!

  想想昨晚听到的尖叫声,和邢大、周驰的失踪,姜宁仍是头皮发麻。同室的陆弥有倒是大被蒙头,不一会儿就鼾声如雷,吵得他更加睡不着了。

  算了,还是按照杨秀才传授的儒家炼气术再炼一遍吧!

  前面三次动用诗词力量,注入他身体的浩然之气并未完全炼化,若将这三股浩然气炼化,说不定身体会有更多妙用!

  念头至此,他从床上一跃而起,盘膝坐定,开始运气。

  潜藏于经络中的气息,若百川归海汇聚丹田……

  他感到本体穿过一片混沌,飘浮于半空中,下方是镜面一般平整的湖水,倒映着一片碧蓝无垠、深邃无际的长空。

  这里就是杨秀才说的神识本源?

  这时他看到千万缕白气从八方飞射而来,以百川归海之势涌向他,天地间白茫茫一片;而他的身体莫名滚烫起来,肌肤颜色迅速变深:小麦色,浅铜色,古铜色,赤铜色……

  突然,他发现自己竟像一具烧红的铜人,而那些浩然气息,纷纷自他七窍钻入,发自“滋滋滋——”沸腾的声音。

  异常炽热!

  “姜宁……”

  天地间,一道声音轻轻呼唤他的姓名。

  仿佛化作一粒石子,自九天坠落,落向那镜面湖水。

  一石击破水中天。

  圈圈涟漪,向外扩散。

  “姜宁——”

  那道声音又幽幽叫了一声,轻灵悦耳,若山泉漱玉。

  姜宁怔了一怔:谁,是谁在叫我?

  听到这曼妙的声音,身体的灼痛感竟消解了三分。

  姜宁睁大眼睛,游目四顾,却看不见任何人影;除了下方一汪湖水,四面八方都是无止境的深邃。

  这声音消散一会儿,他的身体又恢复了丝丝灼痛。杨秀才曾说过,炼气士在炼气时,都以自身为鼎炉,将自外界摄取的气息加以熔炼,以浇筑气海。

  上次他炼气只是微感炙热,这次却滚烫得要命,仿佛整具身体都要焚烧起来了一般!

  就在这时,一丝丝琴音响起,曼妙如天籁之音。

  下方波澜不兴的湖面,被一股又一股琴音揉皱,波光粼粼。

  姜宁宛如临崖沐风,受无尽清风灌体,四肢百骸竟是说不出的清凉舒爽!

  “姜公子——”

  这时他才听清,这是个女子的声音。

  姜宁不禁追问:“姑娘是谁,为何出手助我?”

  “姜公子,你醒来便知……”那声音柔柔地道。

  嗓音空灵清澈,若明月照积雪,黄莺鸣空山。

  如果不是这姑娘暗中以琴音相助,只怕自己刚刚就要走火入魔了吧?

  嗯!听这声音,应该不是个丑八怪……

  或许可以见上一面!

  姜宁意识穿梭过那片混沌,慢慢睁开了双眼。

  一缕月光透过窗格,斜斜照在竹席上,如霜似雪。

  空气中游离着一丝一缕琴音,看来确是有位姑娘月夜抚琴无疑了!

  “呼……噜……呼呼呼……噜……”卧室中鼾声如雷。陆弥有那厮趴在床上,双臂紧紧搂着一条棉被,嘴角的口水已经流了一尺长。

  姜宁翻身下床,一时忘记了穿鞋,循着琴音徐徐寻去。

  “吱——”推门而出,穿过回廊小院。

  一脚踩去,凉水漫至脚踝,凉得他微微一怔。

  原来前方是一方清池。月夜之下,但见一群五彩斑斓的锦鲤穿梭于睡莲间,搅碎水面,波光粼粼;一只青蛙破水而出,飞到一片荷叶上,震得水珠飞溅。

  月色之下,流萤如火,缭乱人眼。

  清池中央,是一座翠柳掩映的湖心亭,层层白纱雾幔之中,一名白裙女子的身影若隐若现。

  纤手弄琴音,似江山清风游,悠远旷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