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风雨之夜·怀疑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895 2019.12.02 17:00

  灯火穿过窗纱,透射雨幕,桔黄如雾。

  姜宁撑开雨伞,越过庭院中那双插裂青石板的竹筷,往楼上走去。

  “噔,噔,噔,噔……”

  步子落在阶梯上,发出有节奏的声音,恰如此刻姜宁的心跳。

  实话说,他是真的不愿干这种事情……

  楼不高,来到二层之上,这里是客栈最上等的雅间,平时极少有人落宿。在姜宁三步开外,那两扇雕花木门紧紧锁闭。

  正在他收敛气息,思索着怎么进去时,房内却先传来一道冰冷的问语:

  “外面是什么人?”

  声音如同断冰斩雪,充满警惕、清冷的意味。

  姜宁壮起胆子,不卑不亢道:“姑娘,本店例行更换贴符,你房间临街的那扇窗户还没有贴上。麻烦开下门。”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那声音清冷如雪,带给人阵阵寒意,“你到底是什么人?”

  姜宁被这清冷语气逼得急了,傲然道:“一个你不需要了解的人!”

  真特么解气啊,不是每个人都是舔狗的。

  不过话说回来,他说话这么牛逼哄哄的,到底那姑娘会不会怒急攻心,柳眉倒竖,又飞出一双足以穿碑裂石的筷子,或是一把夺命匕首什么的?

  等下一旦察觉不对,立刻转身跑路,毕竟大丈夫能屈能伸,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出于意料的是,里面那位姑娘没有发火,也没有飞出什么要命的玩意,只是淡淡地道:“既是如此,你还是赶紧走吧,勿要扰我清修。”

  姜宁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酝酿了一番,接着道:“本镇夜间凶险,多有恶灵滋扰,姑娘房间是整个客栈唯一缺口。希望姑娘不要图一己清修,而将客栈所有人性命置于不顾!”

  房间内寂静了片刻。“那你推门进来便是。”

  这就成了?

  姜宁有些恍惚地上前,去推那两扇雕花木门。门内并没有挂上门闩,“吱——”一声就打开了。

  姜宁正反手掩上房门,只听那清冷的女音道:“你进我房间,勿要乱动乱看,做完你的事马上离开。”

  她的声音清冷幽远,像是空谷飘落的薄雪。

  姜宁又顶了回去:“这房间又空又冷,我对里面的一切东西都不感兴趣,更不想动什么,更不想看什么。”

  “……?”

  那位姑娘没再说话,整个房间又陷入了寂静。窗外,大雨刷刷如鞭,黑夜中时不时有雷电照彻雨幕。

  话虽然是那么说,但姜宁既已走进了房间,自然而然也就将这房间看光了七成。

  这个雅间是苍澜客栈最大的客房之一,前面部分铺着织锦地毯,陈列着八仙桌、太师椅,上面摆放着一套花瓷茶具;左近摆着一张古朴书案,上面有笔、墨、纸、砚、镇纸、笔洗、笔山等文房用具,临窗处另设一方梳妆台。

  此时那方梳妆台上横放着一方七弦古琴,乌黑古朴,圆润内敛,不知道是由什么上等好木制成。上面七根琴弦在灯火下莹莹有光,如丝如玉,似乎蕴含着一股不俗的灵力。

  右首起卧处,两道布帘已经拉上,自然是看不到那位女子。

  姜宁也不便多待,匆匆给南面窗户贴上符纸,就离开了房间。

  走到楼下,阿福几人立刻凑上来。

  “姜宁,快说说里面怎么样?”

  “你是怎么说服那位姑娘让你进去的?”

  “诶,那姑娘有没有生气啊?”

  姜宁一把将阿福他们推开,冷冷抱怨了声:“无聊。”

  现在他对这些丝毫不感兴趣,只是心中充满了疑问。

  这个陌生女子,和客堂里那四个神秘风尘客,究竟有何联系,他们为何都会于此时来到西香镇?他们有什么目的?

  “阿福、阿远,你们几个快去客堂招待客人吧。”刘掌柜走到了近前。

  阿福、阿远几人不敢再闲着,立即往客栈大堂赶去。

  刘掌柜看到姜宁若有所思,问道:“姜宁,你怎么了?”

  姜宁看向刘掌柜,说道:“刘掌柜,听说这几天镇上来了不少陌生人……”

  刘掌柜点点头:“是不少。本店来了几位,镇上另一家悦来客栈也住进来了好几位。你这是想到了什么?”

  “我怀疑他们会对镇子不利!”

  姜宁说出了自己的直觉。刘掌柜为人端庄持重,和姜宁一家算是比较亲近的,告诉他也不妨。

  刘掌柜一双沧桑双眼微微睁大,似乎和他想法同出一辙。接着,他叹了口气:“西香镇自古穷乡僻野,夜间更有恶灵滋扰。多年以来,少有外乡人到访。这阵子一下子来了这许多人……想想看,又会是为了什么呢?”

  姜宁道:“所以,刘掌柜,我想去探探那四个风尘客的底细。”

  他天生是有点怂,有些胆小,但面对这种有可能波及全镇的事情,终归还是迸发出一些胆气。

  虽然吧,他并没有夜巡组“守护全镇百姓、守护人族气运”那么高的责任感,但“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要是西香镇真出了事,他一家人也跑不了。

  刘掌柜思索片刻,道:“好,我来做安排。今天下午是阿福招待他们,我看他们一时半会还不会离开客堂,多半还会点些酒菜,等下就把阿福换成你吧。”

  姜宁颔首:“好。”

  ……

  镇守司,地下密室。

  石门隆隆开启,三个和尚的身影出现在密室之外。

  “善明,善空,你们替师傅把守在石门外,切勿让任何人打扰。”

  两名小沙弥齐声道:“是,师父。”

  “等等——”老和尚进去之前,再次提醒,“也包括那个青雪道姑,明白了吗?”

  两名小沙弥乖巧地道:“明白了,师父!”

  老和尚走进了密室,石门在他身后隆隆合上。

  石室中,灯火通明。

  一名披着黑色斗篷、裹着风帽的老妪端坐在石凳上等着他;风帽罩下的阴影漆黑如同深渊,将老妪的面目吞没;一只苍老如枯枝的右手,正像抚摸自己亲生骨肉一般,温柔地抚摸其怀中一只黑罐头。

  黑罐口中,正有一丝丝黑烟冒起。

  老妪风帽口对着升起的黑烟,似乎正在陶醉地嗅吸。

  “嗯~~~慈安和尚,你这次带回了什么宝物啊?”她不抬头,依然在享受那股黑烟。

  慈安赶紧将布袋放到地上,对老妪行了个佛礼,脸上流露出谄媚的笑容:“老前辈,此次老衲下乡巡查各村,又从愚民手中搜罗到了好几件宝物。这次必能让老前辈心满意足!”

  他的笑容甜得像是抹上了蜂蜜。

  “嗯~~~”老妪又陶醉地吸了一口黑罐冒出的黑烟,慢悠悠地道,“算起来,你已经跟我达成了几十笔交易。慈安你可知道,西香镇这一带的地里为何会埋藏着这么多东西?”

  慈安和尚拨动掌间的念珠,含笑道:“大概是,多年以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激战吧。各路修行界人士鏖战于此,人死道灭,其生前赖以称雄的法器也散落各地,沧海桑田,星移斗转,便渐渐埋藏于地下。”

  “多年以后,这些修行法器重见天日,然而得到他们的,不是我们这般识货之人,却是那些耕土种地的山野愚民。”

  老妪轻笑道:“这些山野愚民,有多愚?”

  慈安和尚讪笑道:“不敢多言,只怕惹得前辈作呕。”

  “还好。”老妪淡淡地道,“我手中这只黑罐,曾经就是一名无知少年的尿壶。”

  慈安吃惊道:“竟有此事?”

  老妪发出一阵沙哑的笑声:“看看人家青雪,比你更会搜罗宝物!”

  “算了吧,哈哈!”慈安失笑道,“她做人做事过于功利,目的性太强,不易得民心。她在前辈面前交出的宝物,只怕不及老衲三分之一吧。”

  老妪淡然道:“千钱不如一金。”

  慈安哈哈大笑起来:“这个青雪道姑究竟从镇民处搜刮到什么宝贝,竟然能得到前辈如此青睐?倒是激起了老衲莫大的好奇之心!”

  “好奇?可以,你过来看看吧。”

  慈安笑着走上前去。

  “这个黑罐很普通啊!”

  “你凑近一点。”

  “感觉还是没什么特别之处。”

  “再凑近一点。”

  慈安和尚凑到黑罐前,突然罐中喷射出一团黑气,一双黑手死死掐住他的脖颈!

  整间石室乌烟瘴气,黑气凝成一个恶魔的上身,漆黑的眼洞射出猩红的血芒;它贴到慈安光秃秃的脑袋上,张嘴做出吮吸的动作。

  “这……是……什……么?”老和尚又惊又怒,如被跗骨之蛆缠住,疯狂挣扎,快要窒息。

  石室中回荡着黑袍老妪一阵得意至极的磔磔怪笑,像是乌鸦的嘎嘎乱叫,又仿佛刀剑利刃彼此摩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