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十年寿命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318 2019.11.29 12:00

  黑罐中,黑气源源外泻,渐渐凝聚出一个恶魔的上身。

  石室中乌烟瘴气,四壁灯火摇摇欲坠。

  姜宁眼角余光可以瞥见,这黑气凝成的恶魔正紧贴在他头颅上方,竭力地张嘴做出吮吸的动作。他的颅内阵阵恶寒,头皮都快要炸了!

  石室中回荡着极其沙哑的低语,就像沙子贴着玻璃摩擦般刺耳。

  他完全听不懂它在说什么!

  但他浑身都充斥着一股难以名状的冰冷,就连血液也要冻僵了一般,四肢百骸竟然抽不出一丝力气去反抗,而他的灵魂也隐隐有一种将要出窍离去的恶心感。

  百般不适感全都聚集在他身上,让他只能感受到头皮的发麻、颅内的恶寒、四肢的冰冷,以及灵魂将要离体的恶心。他的意志长城寸寸崩溃,竟然连反抗的念头都生不出来。

  “你~的~身体……是~我的……!”

  鬼爪掐住少年,恶魔继续低语,空洞的眼眶中渐渐射出猩红的光芒。

  夺舍,一定是夺舍。

  不!我不能死,我今天不能死!

  谁也不能夺走我的性命,我要好好地活着。

  强烈的求生欲望,如一粒火种落在姜宁心中,迅速燃烧开来!

  “风……”

  “无~谓~的~挣扎……!”

  恶魔发出低沉的狞笑,两只苍老枯槁的黑手死死掐住少年的脖子,眼眶中的光芒愈来愈明亮,将整间石室映照得猩红如血池。

  “……刀!”

  姜宁费了半天劲,才将第二个字念出。

  刹那之间,石室中罡风暴涨,无形刀意漫天漫地涌至。

  恶魔惨叫一声,原来那柄风刀正戳进它的颅内。虽然它完全由黑气凝聚而成,却痛得发出一道野狼般凄厉的嗥叫。

  下一瞬间,有如长鲸吸水,充斥石室的黑气全都倒吸进黑罐中。几乎就是一瞬间的工夫,石室中恢复了清静,四壁灯火又恢复了原先的亮度,像什么也没发生一般。

  风刀在空中消散。

  姜宁获得解脱,像泄了气的皮球,身体一下子瘫软下来。

  真特么凶险!

  差点没死在这里。

  姜宁揉了揉脖子上的勒痛处,这时忽然摸到右侧脖根处一道大约一寸长的伤口,伤口很浅,没有出血,但泛着一股烈火烧灼般的痛楚。

  只是他并没有看到,伤口上的一线黑气,如虫蚁般钻进了他的血肉……脖颈上那种烧灼感很快消失不见。

  这时他又站起身来,回头打量石桌上那只黑罐,警惕地倒退了一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里凶险无比,绝对不能久留!

  想到这里,姜宁立刻冲到石门处,捏起拳头对着石门一阵捶打。

  这石门足有一尺多厚,如果以他之前的力量,就算再怎么使劲拍打,也拍不出什么动静。但现在他已将不少浩然之气炼化为自身真气,只要稍稍运气,虽然不至于锤烂这石门,要拍出一些砰砰声响却也不难。

  “咔咔咔——”

  石门再次打开。

  青雪饶有兴趣地打量他。“浑小子,你想清楚法宝藏在哪了?”

  姜宁苦着脸道:“青雪大人,我真的没有法宝啊。”

  “耍我?继续在石室里待着吧。”

  “别别别!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姜宁赶紧用身体堵住了正要关闭的石门。

  里面这个石室,真的不是人待的地方啊!

  之前他对那个“尿壶”解手过很多次,里面那个怪物肯定对他恨之入骨,再继续待下去,那是真的要出人命的啊——虽然他根本不明白,这个黑罐头怎么突然就有了问题。

  青雪放开手臂,面无表情:“出来吧。”

  姜宁从石门缝里走出,暗自松了一口气,终于摆脱了这间恐怖的石室!

  “被唤魂花盯上之人,往往活不过七日。更何况,你只是第三天就被它侵入梦境。数数看,还有四天就是你的大限之日了。”

  青雪静静看着他。“所以,我劝你还是趁早将那件凶险法器交出来,或许不光能解救你自己,更能让全镇的百姓避免被你殃及。”

  “哎唷——”姜宁哀叹一声,“青雪大人,我是说真的,我除了身上这条命以外,真的没有什么法宝啊!”

  青雪陡然变脸,厉色严词:“既然如此,那就拿你的命来做交换!”左手抓住姜宁衣领,御气疾行,风驰电掣,直把姜宁吓得哇哇乱叫。

  “砰!!”

  又一间密室大门被撞开,姜宁被这道姑一把丢到了石床上。

  “把你上衣脱了!”道姑面若冰霜,冷冷地命令道。

  啥?

  姜宁怔了一下,这道姑到底想干嘛啊。

  就凭她是上司,他是下属,她就敢以上压下了?

  姜宁强颜挤出一个老实人的笑容:“这……这石床又冷又硬,还……还是不脱了吧?”

  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浑小子,胡思乱想,吃我一记拂尘——”青雪气得急火攻心,眼中冒火,右手拂尘猛地挥出,漫天白丝乱舞而出,发出“咻咻咻!”的破空声响。

  姜宁一个鲤鱼翻身。拂尘丝抽在石床上,发出一道沉闷声响。

  好险!如果真被抽中了这一下,估计皮开肉绽是跑不了了。

  “躲?让你躲!”

  青雪恼怒更甚,收回拂尘,左手屈指一弹,一道白光射到拂尘柄上。下一刻,拂尘银丝见风就长,瞬间笼罩了整间密室。

  一缕缕银丝宛如有了生命,争先恐后地飞向姜宁,似尖针利刺般勾穿他的上衣。

  “啪!!”一声,姜宁的上衣被撕裂成漫天飞舞的碎布。

  姜宁也急了:“喂,你到底想干什么?”

  青雪面色冷峻:“浑小子,想活命就别废话!”

  “你什么意思?”

  “用你十年寿命,换我一颗‘正心丹’,你换不换?”

  “十年寿命,你开什么玩笑?”

  青雪道:“小子,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自己也见识过唤魂花的厉害,如果不出意外,四天后就是你的大限之日。如果你四天后就死了,你今后的寿元将变得毫无意义。”

  姜宁知道她所言不虚,只是对这桩交易仍然存疑。“那你这‘正心丹’又是什么玩意?能值得上我的十年寿命?”

  “这‘正心丹’由数十种药材炼制而成,有固本培元、驱邪正心之用。四天后你再服下,或许对唤魂花的催魂夺命有克制之效,又或许没有一点用处。”

  青雪自衣袖中摸出一只青瓷小瓶。法诀一引,青瓷小瓶自发飞到半空,瓶塞自行拔下,一颗墨绿色的小药丸滴溜溜滚出,悬浮于石室半空。

  姜宁想了想,蹙额道:“连你都不确定它是否有疗效,拿我的十年寿命跟你交换,我岂不是亏大发了?”

  青雪冷哼一声,冷冷道:“你招惹了唤魂花,自己要死也就罢了,还可能牵连到全镇百姓的性命。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也许也是唯一的办法了,你到底换不换?”

  姜宁冥思了良久,终于还是做出了这个艰难的抉择。

  “好,我用十年寿命,跟你交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