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姜宁,要不你去吧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045 2019.12.02 12:00

  姜宁跟阿福走进账房。

  刘掌柜正在“滴滴哒哒”打着算盘算账。

  阿福上前道:“刘掌柜,您在镇守司订的那批符箓已经到了。”

  “到了?”刘掌柜放下算盘,扭着颈项瞧了过来,“这不是姜家的小宁么?”

  姜宁以前也在苍澜客栈打过端茶倒水的短工,刘掌柜自然是认得他的。

  “刘掌柜,这些符箓是青雪大人差我送来的。”姜宁将装满符箓的布袋提到桌前,交到刘掌柜手中。

  刘掌柜稍微看了眼布袋中的符箓,指指外边道:“大概还有一个半时辰,天就要黑了。小宁啊,我这店里人手不足,要不你来充个数,跟我店里的伙计一起张贴符箓?我给你结半天的工钱。”

  姜宁有些为难:“我还得赶在天黑前回镇守司吧……”

  “小宁,要不我给你结一天的工钱。”刘掌柜道,“镇守司那边,我自会跟青雪大人他们解释,没问题的。你晚上回不去也没关系,我给你安排住处。”

  这刘掌柜向来是出了名的宅心仁厚。

  他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姜宁也不好再拒绝。

  再说了,平日里西香镇少有外地人造访,如今光是这苍澜客栈,就一下子住进了好几个来历不明的人。

  而且,三天后就是月圆之夜。这些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疑点实在是有点多。

  留下来给刘掌柜当个帮手,说不定也能趁此时机,打探打探这些人的名堂。这些只是电光石火间的念头。

  “刘掌柜,那我就留下来打个帮手吧。”姜宁道。

  刘掌柜点点头,道:“行,那就让阿福带你们去贴符纸吧。阿福已经贴过好几次了,他有经验。如果你们有什么事情呢,再来叫我吧。”又将装有符箓的布袋交到姜宁手中,继续敲起了桌面的算盘。

  二人出了账房。

  天色愈显晦暗,沉沉欲雨。

  “以往天晴的时候,起码还有一个半时辰才会天黑。但看这个天色,只怕不到一个时辰就会提前天黑了。”

  阿福望着天空道。“姜宁,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才行了!”

  每到阴雨天气,天黑时间都会提前,黑夜里的恶灵凶煞自然也会提前出来,到镇子中游荡。这是西香镇人世世代代的常识。

  客栈里一共有五个伙计,加上姜宁一共是六人。

  他们将符箓分了开来,分别张贴于客栈的各处门窗、木柱、墙壁等处。偌大的客栈整体看上去,就像是打了许许多多的补丁。

  若在外人看来,不光样子难看,还显得格外阴森诡异。不过西香镇家家户户都是如此,他们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

  姜宁、阿福二人在客栈大门前刷符纸时,忽然有一大群市井闲汉朝客栈走来,约有二三十人,一个个都是粗人鄙相,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正派之气。

  阿福见状当头拦住这些人去路,喊道:“哎哎哎!天都快黑了,客栈也快打烊了,如果您这几位不是来住店的话,还是请回吧。”

  一名络腮胡汉子道:“我们不住店,来这里喝酒不行?”

  阿福劝解道:“我说几位,客栈夜间不开张啊!”

  “不行!”络腮胡汉子撸起袖子,横瞪着眼,浑身一股流氓气,“今天晚上,不管你们这破店愿不愿招待我们,我们都不走了,就要在这里喝酒,喝个通宵达旦,不醉不归!”

  旁边一名高瘦个打趣道:“应该说——咱们若是一直见不到那位天仙一般绝美的姑娘,就绝不罢休吧?”

  身后二三十名闲汉嘻嘻哈哈笑了起来,接着便你推我搡涌进了苍澜客栈,阿福连拦都拦不住。

  “喂——本店夜间不待客啊——!”阿福追了上去。

  确实都是些无赖泼皮。

  姜宁放下手中的活,对这群人的背影摇了摇头。

  天色阴沉沉,宛如墨染千里。

  凉风呼啸,卷荡起街面上的尘埃。不一会儿,天上就下起了黄豆大的雨珠。一场罕见的大雨,降临在久旱多时的西香镇。

  雷隐隐,雾蒙蒙,千家灯火明。

  姜宁收工,一把关上了客栈的大门。

  客栈大堂里面闹哄哄的一片。阿福飞快去报告刘掌柜后,刘掌柜也没有撵客,破例招待这些打算在此通宵的不速之客。

  几十条好汉都在不厌其烦地听杨秀才吹嘘那位姑娘如何美丽,如何如何风华绝代,如何如何惑国倾城。

  姜宁感到有些无聊,便朝通向后边庭院的里门走去。

  这时他注意到,角落里那四名风尘客的目光又悄悄在他身上打量。

  姜宁只装作没看见,径直穿过客堂。来到后边庭院时,却见阿福这几名伙计愁眉苦脸,一筹莫展的样子。

  “阿福,你们怎么了?”他问道。

  阿福苦脸道:“整个客栈,该贴上符纸的地方全都贴上了,就只有一个地方没贴了。”

  姜宁皱眉道:“‘那位姑娘’房间中面朝大街的那扇窗户?”

  “没错。”阿福点点头,“大清早的时候,那扇窗户上的旧符纸已经全被撕了下来。现在那扇窗户是整个客栈唯一的缺口!那位姑娘有危险不说,万一……万一整个客栈也……”

  姜宁道:“不是还有刘掌柜的女儿刘芊芊吗?”

  一名伙计道:“她需要回去照顾卧病在床的姥姥,所以刚刚已经赶在大雨之前回家了。”

  阿福惴惴不安。“现在问题是,根本没……没人敢越过那双筷子,更……更别说还要去敲开那位姑娘的房门,到她房间窗户上去贴符纸了。”

  众人沉默了片刻。

  这里黑夜的恐怖毋庸置疑,他们谁都不愿意让客栈留下这样一道缺口,给黑夜中的东西以可乘之机,让自己的生命暴露在威胁之下。

  “怎么办,到底谁去啊?”几名伙计面面相觑。

  阿福提议道:“姜宁,要不然你去吧?”说着就将一叠符纸塞到姜宁手中。

  “对啊,姜宁,就你了!你去那姑娘房里贴符纸吧。”几名伙计添油加醋,顺手又把姜宁往前推了一把。

  姜宁忍不住在心底开骂:“这世道究竟还有没有王法了,为什么老实人总是被人欺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