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明光镇邪符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490 2019.11.30 12:00

  “这小子有一手……”

  魁梧青年绷着脸,眼神阴鸷:“陈云鸿、温良,你们两个都不是对手,给我退下。”

  陈云鸿和那马脸青年温良退到一旁,捂着手上的痛楚,哀嚎不止,眼中对姜宁射出了怨恨的神光。

  魁梧青年交叉双臂,阴沉着脸走来,浑身散发出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场。

  姜宁脸上一苦,道:“我是说真的,你们别再演了行么?”

  “你小子装蒜,吃我一拳——”

  魁梧青年勃然作怒,一拳猛地挥向姜宁脑门。

  速度奇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但怪异的是,姜宁却觉得这只飞来的拳头速度奇慢,简直就像是老年人打太极拳一般。

  轻轻一缩头,就躲过了那只拳头。

  他又没有放慢时间的能力,难道说,是因为他的反应速度远比对方要快,所以才会产生这种落差感?

  未及深思,魁梧青年又是一拳挥出,拳风呼呼,气浪咆哮,一拳又一拳砸来。

  姜宁轻轻松松避开对方所有拳击,心不跳,气不喘,胜似闲庭信步。反倒是这魁梧青年拳拳落空,恼怒尤甚,疯狂似暴虎扑击,每一击都是直冲要害。

  “臭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魁梧青年眼球暴凸,面色红涨,显然已是怒火攻心。

  他本来就是一个练家子,在镇长府上担任护院武师已有几年,自然是心高气傲,不服于人。眼下他接连攻出几十手,却连姜宁的一片衣裳都摸不到,传出去他还有何脸面可言?

  姜宁看到对方这不搏命誓不罢休的模样,自己也是被吓到了,连忙摆摆手道:“兄弟,你冷静一下!咱们有话好好说……”

  “说你嘛了个巴子!”魁梧青年雷霆大怒,一身古铜色肌肉如蟒蛇活了过来,拳脚化作一阵疾风骤雨,飞向姜宁。

  姜宁频频避让,对方拳脚力道沉重无匹,飞腿落在游廊围栏上,栏杆“啪喇!”粉碎成一地的木屑碎片;拳头落在游廊的支撑木柱上,一声脆响,上面也凹下一只硕大的拳坑。

  如果给他拳脚落在身上,怕是骨骼都被击碎了吧?

  闪躲中,姜宁依然试图劝阻:“兄弟,你冷静下来,咱们都冷静下来,好好说话……”

  魁梧青年不再多言,面红耳赤继续进攻,每一拳、每一脚都充满了腾腾杀机,似乎不将姜宁置于死地,他是无论如何不肯罢休。

  不知怎地,姜宁心底陡然爆发出一股子无名火气,怒道:“你已经攻了我一百多下了,你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你吃我一拳如何?”

  魁梧青年虎躯一震,浑身霸气散发:“找死——!”右腿飞起,犹如抡起的大棒,势若千钧地击向眼前这少年。

  姜宁身体笔直地杵在地上,右臂直拳平平无奇地摆出,迎向魁梧青年的鞋底。

  “嘭!!”

  在拳头和鞋底的接触面上,产生强烈的气流爆鸣。

  姜宁杵在原地,不动如山。

  魁梧青年却蜷缩成一团人体炮弹,轰然暴射而出,接着是“轰隆!”“砰!”“哗啦啦!”三阵声响。

  “轰隆!”是游廊屋顶被击穿的声音,“砰!”是人体砸落在庭院中的声音,“哗啦啦!”则是瓦片沿着游廊窟窿掉落的声音。

  在旁围观的陈云鸿、马脸温良,还有先前被揍得满地找牙的陆弥有,全都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切。

  有那么一瞬间,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死寂。

  别说他们,就是始作俑者的少年,也仿佛从又一场梦游中清醒过来,望着自己的拳头愕然不已,口中喃喃道:“方才发生了什么,我的拳头这是出了什么毛病?”

  “噗——!”

  魁梧青年喷出一口鲜血,颤巍巍地指着少年,切齿道:“姓……姓姜的小子,我魏元霸跟……跟……跟你没完!”一口气好不容易说完,立即昏死过去。

  陈云鸿、温良两人慢慢低下了头,像过街老鼠般悄悄溜向魁梧青年……

  姜宁目光射出,喝道:“喂,你们两个——”

  陈云鸿、温良两人猛地一震,身子哆哆嗦嗦,像是在北风中瑟瑟发抖的寒号鸟!

  两人徐徐抬起又惊又怕的目光,望着少年,就像是面对一尊对他们有生杀予夺权力的大杀神一般,连气都不敢喘一口。

  结果,少年只是摆摆手,淡然道:“那个,你们还是赶紧给他找个大夫看看吧。”

  “是是是,是是是!”

  陈云鸿、温良唯唯诺诺,不敢多嘴,生怕惹得这尊杀神突然改变主意,赶紧一左一右搀起昏厥在地的魏元霸,拖着他快速消失在姜宁的视线中。

  姜宁站在原地,心绪起伏。

  难道说,他才按照杨秀才传授的儒宗炼气术修炼没多久,就能产生如此恐怖的威力了么?

  虽然心中有此疑惑,但仍不敢十分确定,毕竟他炼气时日尚浅,缺少那种“台下十年功”的积淀。说不准这次只是误打误撞,下次就发挥不出这么大威力了。

  再者,其实方才争斗中,他本来也可以尝试召出风刀、霜剑,但前面几次都是他在性命攸关时召来对付凶煞;方才被魏元霸三人围住时,就没有产生像对付凶煞那么强烈的念头。

  而且,这两个家伙杀伤力巨大,他也怕自己控制不好,闹出人命怎么办?

  这种东西,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别乱用的好一点。

  “姜宁,姜宁啊——”

  这时,陆弥有磕磕碰碰地走向他,一副鼻青脸肿的模样,又是惊讶、又是羡慕地翘起大拇指,“你、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姜宁没好气地揪住后者衣领,板着脸道:“陆猴儿,你老实说,你是不是乱动了别人的东西,所以别人才揍你?”

  这个陆弥有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人虽然长得精明如猴,但也有猴子那般喜欢偷偷摸摸的坏习惯。这些姜宁都是一清二楚的。

  陆弥有觍着脸道:“没,没错。”

  姜宁攒起眉头,不悦道:“你竟然真的动了别人东西?”

  “……这是什么宝贝?”

  突然又生出一丝好奇——虽然陆弥有这个爱好见不得人,但被他盯上的东西往往都不是俗物!

  “一枚明光镇邪符。”陆弥有从衣袖里摸出一块黄色玉符。

  这块玉符一寸宽、两寸长,由某种黄玉磨制而成,玉色莹润滑腻,符面上刻有云篆大字,朱光内敛,给人一种浩然肃正之感。

  一看就是非凡之物。

  “你怎么弄来的?”

  “这东西也是魏元霸三个从镇守司秘宝库偷出来的,我也只是顺手牵羊而已,却不小心失了手。”

  “你知道它的用处?”

  “我从魏元霸他们口中听说——这是县里的文宗夫子亲手开光的镇邪玉符,里面封藏着一股强大的浩然正气,可以保人自由出入黑夜而不受邪煞侵害。”

  陆弥有心疼地望着玉符,“本来我是想顺走,自己留着玩的。但方才你救了我一命,我也无以报答,就把它送给你吧。”说罢就将玉符交到姜宁手中。

  姜宁接过玉符,却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

  如果魏元霸他们是偷窃一传手,陆弥有就是二传手,那他不就是这起盗窃案的主谋了?

  “陆猕猴,你故意把这块烫手山芋丢给我,你小子就没安什么好心!欠揍——”

  “它是你的啦!这么好的宝贝,你千万不要丢给我,我可受用不起!”

  姜宁挥手抓去,陆弥有却像猿猴般灵活避开。

  “陆猕猴,你给老子站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