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慈安和尚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562 2019.11.26 12:00

  这一整夜,姜宁都没睡好。

  天刚一亮,房门上就传来“砰砰砰!”的拍门声。

  这么急躁的拍门声,可不像是他“父母”的作风啊,莫非是家里来了客人?

  姜宁披衣穿鞋下榻,前去拉开了房门,迎面是一名他不认识的年轻官差,而姜全、牛月兰忐忑地侯立一旁。

  年轻官差面无表情:“姜宁是吧,请你立即跟我走一趟!”

  姜宁听得脸上一懵,“不,不是,这位官差大哥,我看着像是犯事的人么?”

  “镇上所有年满十六岁的青年,这次全都被召集了。放心吧,不止你一个。”年轻官差翻开花名册,找到姜宁的名字,在后面划了一笔。

  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规矩了?姜宁心头一阵纳闷。

  就算强制征兵,那通常也是战况非常惨烈、现役兵员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吧?

  想到这里,他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道说,昨晚夜巡组真的……

  年轻官差抬起脸,还是面无表情:“行了,跟我走吧。”

  姜全、牛月兰似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都面带悲伤、恋恋不舍地望着姜宁。

  牛月兰叮嘱道:“小宁,去了镇守司,你一切都要听从大人们的安排!”

  姜全则眼巴巴望着儿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木讷得像块石头。

  然后,姜宁就被官差莫名其妙带出了家门,连早饭都顾不上吃了。

  走到大街上,他才发现有好几个同龄人在等着,也都是住在西香镇上的青年,其中几个看着还有点面熟。

  “姜宁,没想到你也在啊?”

  一名三角眼的少年朝他走来,眼睛滴溜溜转着,给人十分机灵的感觉。

  姜宁挠了挠头,一段记忆慢慢浮起,才想起这人叫作陆弥有,是和他前身玩得很好的死党。

  似乎就在不到十天前,他们出于好奇心理,结伴一同溜到镇外的荒郊野岭去玩,也就在那一天,“姜宁”接触到了那朵诡异的异灵之花……

  “姜宁~~~”

  “来我这~~~”

  耳畔又出现了诡异的声音。

  姜宁哈哈一笑,将幻听甩到一边,主动上前拍了拍陆弥有的肩膀:“陆猴儿,几天不见,你到底躲哪儿去了?”

  陆弥有面带愧色地低下了头:“姜宁,其实……在那件事上,我对不住你,所以这几天我一直躲在家里,不敢去找你。”

  姜宁拍拍胸脯,不以为意地笑道:“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么?”

  当时姜宁靠近那朵花,一来有自己好奇的成分,二来也确实受到陆弥有的怂恿;但原来的“姜宁”已经死了,现在的姜宁只能装作没事,否则一旦暴露自己穿越客的身份,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年轻官差清点完了人数,高声喊道:“所有人听着,今天是慈安大人回来的日子。所有人都跟我前去西香镇南郊迎接慈安大人,然后再去镇守司报道!”

  姜宁、陆弥有这些人跟着年轻官差往南边走去。

  去往镇子南郊的路上,他们还看到了更多的同龄人,都由一名镇守司的官差带队,看样子也是要一同前往镇子南郊。

  姜宁粗略估摸了一下,加他们这队在内,大概一共是三五十人,年龄大概全在十六以上、二十以下。

  这几乎是西香镇上七成的青年人了。

  最终,他们这些人全都来到了西香镇的南郊。

  不少人都面色阴郁,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姜宁身边的陆弥有也不例外。

  陆弥有眼底深埋焦虑,低声问:“姜宁,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被带出家门吗?”

  姜宁忐忑瞧了一眼前边的官差,小声道:“镇守司可能缺人手了吧……”

  陆弥有脸上褶出深一条、浅一条的褶皱,摆出一张苦瓜脸道:“听说昨晚有十分厉害的凶煞横行于镇子,夜巡组人员伤亡惨重,所以才会强征我们……我可不想死在夜巡组……”话还没说完,声音已带了一丝丝哭腔。

  也许是受到陆弥有的感染,邻近几个比较胆小的青年竟也“呜呜呜”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什么!”

  一名官差走来,神情狠厉。

  “男子汉、大丈夫,守镇护民,这是荣耀,也是职责!不许哭!”

  陆弥有这几人这才抹抹眼泪,停止了哭声。

  姜宁虽然不至于哭,但内心也是拔凉拔凉的。

  他又不是不知道这里黑夜的恐怖,而夜巡组就是一帮带着刀剑、挑着灯笼去黑夜里巡逻的人。

  他们要去直面黑夜中无处不在的杀机,而黑夜里的东西无时无刻不想将他们生吞活剥……

  今天如此盛大的场面,姜宁既没有看到夜巡组总指挥邢大,也没有看到周驰,心头更是泛着阵阵恶寒。

  “慈安大人回来了,慈安大人回来了——!”就在这时,有官差大声喊了起来。

  所有人都抻长脖子,往南边望去。

  黄尘古道,西风扬沙。

  三僧一驴款款而来。

  驴是老驴,驮着两个沉甸甸的大鞍袋,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经文还是什么器物。

  僧是一老二小。小的是两个十三四岁的小沙弥,唇红齿白,身着灰色僧衣;老的是个年逾五旬的老僧,披着烈火袈裟,肥头垂耳,脸上一团和气,宛如一尊笑面佛。

  后面还跟着一只羽毛胜雪的仙鹤,一对长足在古道上迈着优雅的步子,亦步亦趋跟着一驴三僧。

  它身上萦绕着一层淡淡流光,看起来仙气盎然。

  仔细看去,这仙鹤尖长的喙中竟叼着一封拆开的书信。

  “还不快见过慈安大人?”一名官差高声道。

  慈安和尚却笑着摆摆手:“免了免了,都免了。老衲一介出家人而已,不是什么大人。”接着走到路边,顺手将一个半大男童抱起,哈哈笑道:“小楚楠,好久不见,你又长高了!”

  那男童只有五六岁,一被老和尚抱起,立即哭了起来:“慈安师傅,听说我大哥也要加入夜巡组了,我……我好怕我哥哥也没了……”

  旁边的楚姓青年下不来台,挑眉道:“楚楠你胡说什么呢!”

  姜宁忽然想起,这个青年叫作楚枫,和弟弟楚楠都是镇长家的公子。

  小楚楠带着哭腔道:“大哥,人家都说夜巡组很危险,要是你没了,以……以后谁跟我玩?”

  楚枫露出骄傲和不耐烦的神色:“要玩你自己找泥巴、找蚂蚁玩去,我没空整天陪你玩那些幼稚的玩意儿!”

  小楚楠哭得更厉害了,眼泪鼻涕稀里哗啦流出来。

  慈安和尚抱着男童边摇晃,边笑道:“小楚楠,你大哥他天资聪颖,文武双全,绝对不会出事的。你要玩的话,我给你一个新玩具,怎么样?”

  小楚楠这才擦擦眼泪,睁开好奇的大眼睛:“什么玩具?”

  慈安和尚朝地上的仙鹤招手道:“起!”

  仙鹤“噗噗噗!”展翅飞到他的右臂上,他左手将仙鹤叼的书信取走塞进僧衣里,一把抓住仙鹤修长的脖颈。

  那只仙鹤挣扎几下,发出几道鹤唳,然后便迅速缩小成一只小小的纸仙鹤,躺在慈安和尚的掌心。

  “怎么样,这个玩具好不好玩?”

  “哇呜——?!”小楚楠面露惊喜,眼角泪痕未干。

  慈安和尚一将纸仙鹤抛到空中,又化作了一只羽毛雪白的仙鹤,“噗噗噗”飞着宛如活仙禽;一将仙鹤招来,捏住脖子,仙鹤又化为了纸鹤。

  “我把它送给你,好不好?”

  小楚楠双手抓着纸仙鹤,如获至宝,破涕为笑。

  场上几十名镇上青年无不流露出艳羡之色。这虽然不是一只真仙鹤,但肯定是施有无上妙术的宝物,价值不菲。

  姜宁的目光不自觉地搜寻到青雪道姑。

   果然,她的脸色比墨汁还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