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黑夜里的尖叫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109 2019.11.25 17:00

  没走几步,突然一物从天而降。

  “啪!”一声,掉落在地。

  姜宁顿住脚步,定睛望去,好像是一条动物残肢?

  他俯下身去,拿起近距离观察,原来是一条家猫的后腿,皮毛爪子俱在,就是拿在手中干瘪瘪的没有一丝重量;他揉了揉,一层皮毛包裹着骨骼,脆薄如纸;嗅了嗅,还有新鲜的腥气。

  “小花——小花——小花你在哪里啊?”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名年轻女子的呐喊。

  姜宁吓了一跳,立即将那截猫腿藏到腋下。一眨眼工夫,一名荆钗布裙的少妇就跑到了他的面前,神色焦灼万分地注视他。

  “少年,你可看到了我家的小花?”

  姜宁右臂紧紧夹在腋下,问道:“你家小花是什么?”

  少妇忙不迭解释道:“就是一只小猫,小花猫!”

  姜宁左手搔了搔头发,“呃……没,没有。”

  少妇面露失望之色,接着走过姜宁身边,继续放声呼唤起来。

  须臾间一名精壮男子飞快跑来,去追那少妇,口中大声道:“娘子天快黑了,别找了,先回家——”但那女子不依不饶,继续沿街呼唤。

  等到这对年轻夫妻走远了,姜宁才从腋下拿出那条猫腿。

  看那少妇模样,那只小花猫分明消失不久。

  这条干瘪没有血肉的猫腿,会不会就是小花猫的一部分?

  如果是的话,这么短的时间内……

  满腹疑窦的姜宁转过头去,那个算命摊子、青衣道人已经不知所踪,柳条上的红丝签尤在随风徐徐摆动。

  又抬头看向头顶,只见柳树苍老的枝干垂下千万条柳枝,于微风中袅袅而舞,像是全都活过来了一般,纷纷拂向他,伸向他,宛如千千万万只纤细温柔的小手……

  见鬼了,见鬼了!

  此时此刻,姜宁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跑!

  姜宁丢掉猫腿,一溜烟跑回家中,“砰!”猛地关上大门,又挂上了三道门闩。

  方才的事情着实诡异,还好他溜得快,否则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就在他挂上门闩没多久,外面大街上,镇守司官差已经挑着灯笼开始清肃街道,吆喝各家紧闭门户的声音此起彼伏。

  天色很快黑了下来,客厅窗外,一轮上弦月悬挂在灰蒙蒙的天幕中。

  姜全过来将客厅窗户关上,牢牢锁上插销,口中不忘叮嘱:“离十五越来越近了,以后几天更要早些关门关窗。”

  姜宁不禁纳闷:这十五又怎么了?

  他努力思索了一番,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

  姜全提醒道:“小宁,你娘已经做好饭菜了,快去吃饭吧。”

  姜宁“噢”了声,终止了思考,随父亲走进了厨房。

  牛月兰已经做好了一家三口的晚饭。桌上摆着一碟胡麻饼、一碟炒野菜,还有一碗鸡蛋羹。她盛上三碗米饭,放到桌上。

  她说道:“来,都来吃饭吧。”

  姜宁跟着父亲落座,捧碗下筷。这些菜式虽然简单,但牛月兰厨艺不错,吃起来每一道都香甜可口。

  牛月兰一边给姜宁夹菜,一边关心道:“小宁啊,青雪大人给的那本书,你看得怎么样了?”

  姜宁愣了一下,才笑道:“青雪大人给的那本《养气诀》,正好是对症下药啊!我之前被煞气缠身,连杨秀才都断定我活不了几日。但我按《养气诀》上记载修炼,现在侵入体内的煞气已被逼出了大半……”

  牛月兰惊喜不已:“那岂不是说,小宁你只要再多练几天,以后就没有任何事了?”

  姜宁点点头。

  姜全、牛月兰激动无比,还以为儿子劫后重生,争先恐后给儿子夹菜。

  姜宁却暗自苦笑了一声。他之所以撒谎,完全是不想让二老担心自己。

  于他而言,那本《养气诀》就是一本儒门的基础读物,对救他的命起不了任何作用;在那个青雪看来,这《养气诀》肯定只是一本垃圾,所以才会大方丢给他吧?

  就在昨天,他耳边只是零星出现几声幻听。

  但今天完全不下几十次,接下来的五天,只会越来越厉害。

  想到这里,姜宁实在没了胃口,又匆匆扒了几口饭,就回到自己屋内,打算继续按照日间杨秀才传授的儒宗炼气术,炼化体内的浩然之气。

  关上房门,又在桌上点亮一盏油灯,正要上床打坐。

  “笃笃笃,笃笃笃!”

  忽然有人敲打他的窗户。

  “是我,镇守司、周驰。”

  姜宁这才放下警惕,走到窗前,将窗户拉开一尺宽的缝。

  外面暗沉沉的夜色中,一名高瘦官差挑着灯笼站在窗前,他身后四名同伴也分别挑着一盏灯笼,于黑夜中散发出明黄色的光圈。

  姜宁问道:“周大哥是你,怎么不见邢大哥?”

  周驰道:“今天晚上分组巡夜,他巡逻别的路线去了。”

  “噢。”

  周驰严肃道:“邢大特地让我过来代为传话:‘姜宁你是家中独苗,以后千万别再惹祸了,知道么?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爹娘怎么办?’”

  姜宁皱皱眉:“就这两句话?”

  “就这两句。”周驰道,“姜宁,你好自为之吧,我去巡夜了。把窗子关上吧。”说着就掉头离去。

  姜宁若有所思,关上了窗户。

  就在这时,一道尖叫划破了西香镇的夜空。

  这声尖叫来得极其突然,在这个万籁俱静的时刻响起,叫声显得异常锋利,犹如剃刀在人的耳膜上重重划了一刀!

  姜宁条件反射跳了起来,浑身寒毛倒竖!

  一窗之外,周驰的夜巡组也慌慌张张交流起来:

  “周……周……周头儿,好像是邢大那边出事了。”

  “周头儿您……您快做主吧,我们怎……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都是自己兄弟,马上去增援——!”

  临走之前,周驰又朝着姜宁卧室吩咐:“姜宁,你记住了,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情,都绝对不要打开窗户!”

  接着,一阵杂沓的脚步声飞快跑去。窗外安静下来。

  但没到一盏茶工夫,更多的惊叫远远传来,接着短暂响起一片搏斗的声音,甚至还有火焰的爆燃声、雷电的轰击声。

  然而没到十个弹指的工夫,整个西香镇又恢复死寂。

  过了一盏茶、一炷香、一个时辰,外面还是一潭死水,再也没有兴起一丝水花。

  姜宁惊魂未定:外面发、发生了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