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诸天 港综:尖沙咀之王,我是黑仔甘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3 是来做鸭的吗?

  “肥辉哥,就是这三条茂利。趁我不觉意偷袭我,然后闯了进来。”

  山鸡提着棒球棍,就要冲下舞池,迎着甘国亮走去。

  自诩在大佬B门下,除了靓仔南就是他最能打的山鸡。

  对于自己被一记放倒,觉得很没面子。尤其是在其他堂主的小弟面前。

  现在,他要找回这个面子。

  “这三个扑街好生面口(没有见过)。我思疑他们是花弗那边派来埋伏妹姐的。”

  甘国亮闻言,直接反驳:“山鸡,你唔好砌得就砌(冤枉)。我早就报了山门。我是倪家的甘地,要急事要找妹姐。”

  “你说是就是了?我还说我是警务处长呢!”说罢,山鸡举起棒球棍,就要对准甘国亮的肩膀劈下。

  扑你个臭嗨,够胆偷袭我。鸡爷我先废你一只手。

  “山鸡!”

  就在这时,那位身材粗壮的眼镜佬,伸手挡在了山鸡面前。

  “妹姐刚刚睡下没多久,唔好搞搞阵。”

  作为钵兰街十三妹的头马,肥辉扭头望了山鸡一眼。

  他打心眼里不大喜欢这個经常口花花,同一班舞女乱来的山鸡。

  只是十三妹碍于大佬B的面子,才收留他在这边代客泊车。

  毕竟慈云山除了盛产童党,是出了名的没油水。

  “肥辉哥,我……”

  山鸡条气不顺,还想撑开肥辉的手臂。

  哪知道无论他有多用力,肥辉依然纹丝不动。

  “你咩你?赶紧带着几件细的出去。”

  肥辉压低声线,便也不再回头。而是走到了甘国亮旁边。

  “伱话你是倪家的人?”

  形势冇人强,甘国亮只好点头道。“冇错。我叫做甘地,是倪家的人。”

  肥辉上下打量了甘国亮一番,又望了望站在他身后的骆天虹和牛仔。

  “我们洪兴同你们倪家,相来没什么交收。”

  “我今次落来钵兰街,实在是有要紧事找妹姐帮手。希望肥辉哥可以行个方便。”甘国亮继续说道。

  肥辉摇了摇头,“我不管你是花弗的马仔,还是倪家的人。现在都想出去。”

  “如果真想见妹姐,就等晚上我们开门营业了再过来。”

  “依家(现在)妹姐睡下才一会,没人做得了主。”

  “既然这样……哎。”甘国亮叹了声,随即低头挽回走。

  “甘地哥。”骆天虹见状,也是一头雾水。虽然已经急到火遮眼,但走到了甘国亮的身后。

  正当他想开口询问之时。

  只见甘国亮一个侧身,三步并做两步跨上了沙发。

  再借由沙发踮脚,奋力一跃,双手把住了二楼的栏杆。

  “你做咩?”

  肥辉见状,直接喊道。

  “拦住佢!”

  十三妹的头马一声令下,现在五六个细佬辈的通通动了起来。

  山鸡更是双眼闪着兴奋的光芒,提溜着棒球棍就往前冲。

  “妹姐,我是倪家的甘地。我有紧要事找你。”

  “妹姐!”

  甘地就这么挂在栏杆上,冲着十三妹休息的卡座大喊。

  我顶你个肺,这个十三妹是泊丸了还是食咗安眠药。这样都叫不醒的?

  还真被甘国亮猜对了!

  干他们这行的,那个不是刀口舔血,天天提心吊胆。就算是洪兴的堂主也一样。

  十三妹本人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加上每日都是捱通宵。

  所以每天凌晨收工后,他都需要吃半粒安眠丸送酒,才能睡上几粒钟。

  “天虹!”

  眼见叫十三妹不行,那些小弟又围了上来。甘国亮急忙喊道。

  其实不等甘国亮开口,骆天虹就已经扑倒了山鸡。连带着牛仔,两个人将山鸡一行四件拦在了沙发前。

  甘国亮双手用力一撑,直接跳上了二楼。可就在此时,肥辉已经跑上楼梯,堵在了他跟前。

  要直接跑到十三妹身边是不得行了。甘国亮眼珠子一转,扭头就跑到正中央的舞台。

  这个位置除了堆放有现场乐队的演出乐器,还有一大堆音响设备。这会还插着电,放着轻声的乡村摇滚。

  约翰·丹佛的【Take Me Home,Country Roads】

  “Countey roads take me home,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ma”

  “All my memories gather round her”

  旋律动听且朗朗上口!

  但是甘国亮可不是为了欣赏音乐才跑来的这舞台。

  甘国亮双手顶住影响,扭头望去,肥辉已经直奔他而来。

  “喂,你做咩嘢!”

  肥辉抬手指道。

  做咩野?甘国亮咬紧牙关,把心一横。把喇叭调到最大后,直接将价值好几皮的音响推倒在地。

  “噫……吱……&*¥%¥#”

  喇叭中,原本悠扬的西部乡村摇滚,变成了刺耳的鸣叫声。

  犹如蝉鸣共振般,刺痛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

  “你死硬了,靓仔!”

  看到摔在地板上,明显已经出现破损的音响设备。肥辉后槽牙都快咬碎了。

  他随手操起桌上的一个厚底烟灰缸,朝甘国亮走了过去。

  咁都唔醒,这种人最适合守义庄了!甘国亮见十三妹所处的卡座,依然毫无动静。不禁吐槽了句。

  看着大步流星朝自己走来的肥辉,那股杀气,隔得老远就迎面而来。

  这个肥辉,手头上估计有过人命!

  甘国亮直截了当,从兜里掏出一捆钞票。“辉哥,我赔钱!”

  哪知道肥辉看都不看一样,直接举起烟灰缸,对准甘国亮的手就要敲下。“太迟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十三妹所处的卡座,总算响起动静。

  “嗯~做咩咁吵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声音犹如小猫般慵懒,又像是懒床的妙龄少女。

  很难想象,这是一位纵横黑道数载的大家姐声线。

  但是不管声音如何,对于此时的甘国亮来说,绝对是有如仙乐!

  “妹姐,我是倪家的人。我要紧要事搵你。”

  “妹姐,我是倪家的人。我要紧要事搵你。”

  甘国亮一个侧身,躲开了迎面而来的烟灰缸。

  不停地朝着卡座喊道。

  “收声啊,扑街!”肥辉一击不中,便直接丢掉烟灰缸。想要扑倒甘国亮。

  “辉仔!”

  就在这个时候,卡座内的十三妹发话了。

  “带那个小子过来吧。”

  “好的,妹姐。”肥辉瞪了甘国亮一眼,“算你命大。”

  “行啦。”肥辉将音响抬起,随后又隔着栏杆,朝楼下大喊。“你们几个蛋散,都收手。”

  他朝舞池望了一眼,山鸡四个马仔,居然在骆天虹两人按得死死的。

  “废柴!”肥辉摇了摇头,这就叫慈云山出身的童党?

  卡座里,甘国亮这才能近距离见到这位江湖传说中的大家姐。

  柳叶眉,桃花眼,小翘鼻和樱桃嘴。

  除去那一头短发和一身男装造型。这个原名苏小小的钵兰街扎fit人,就是个娇俏可人的南方美女。

  “靓仔,你搵我搵得咁急(你找我找得这么急。)”

  “是不是知道我开咗间鸭店,想来面试呀?”

  十三妹揉了揉太阳穴,轻启双唇,笑道。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