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点灯弟子之剑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 装的挺像啊

点灯弟子之剑心 初·十三 2124 2019.04.16 16:53

  楚子剑把这间屋子弄得很诡异。这里原本就很陈旧,再加上赵老爷子放在这里的东西看上去都很古朴。靠在墙边的丹炉,架子上摆着的药罐药瓶,还有不知是猴年马月放在这里连楚子剑也不认识的东西。

  楚子剑只要把灯光弄得晦暗一点,再将那个小小的窗户遮挡一下,任谁也看不出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什么年代。

  所以,那人被楚子剑弄醒后,还以为自己只是换了个地方,不在那个地窖里了。

  “算了,你别吃了,生产日期有点怪,说不定是假货------”

  假货?我看你吃的挺香啊。那人舔舔嘴唇,咽下一口唾沫。

  楚子剑吃的更香了,还吧唧嘴------

  智障,绝对是智障。那人停止运功,瞅了瞅这个房间。当他看到丹炉和一只长方形的木箱时,他觉得这里十有八九就是胡一巴的老窝。

  “小兄弟,你是哪里人?”那人轻声问道。

  “------你想我是哪里人?”嘴里吃着巧克力的楚子剑含糊不清的说道。这东西是好吃,自己以前可很少吃到。这么大一块,可以过过瘾了。

  那人看着楚子剑的吃相,觉得自己碰到的是个奇葩。没办法,谁叫人家智商欠缺呢。于是,那人试探着问道:“我想你是------青城人,可以吗?”那人从楚子剑的口音里听到点老乡的味道。

  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但愿这个智障能念点老乡之情,把自己放了。

  “不可以,俺是北方人。”

  那人瞅着楚子剑沾着巧克力的嘴角,心说你他么的还真是智障啊。

  “青城?这里就是青城啊。”楚子剑又说道。

  那人赶紧问道:“这里是青城什么地方?”

  楚子剑抬头看看屋顶,又打量打量四周,说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是智障。”后面那四个字说的很轻。

  再轻楚子剑也听到了,他把没吃完的半块巧克力装进口袋,眼睛在屋子里扫来扫去,最后,把房门后一根铁钎子拿了起来------

  那人一见到楚子剑抄起铁钎子,心说不好,恐怕这货要犯病。于是继续运行真气,准备护体------

  虽说双臂被反绑着,可他功力未失,抵挡一根铁钎子对他的攻击还是没问题的。

  可他不知道的是,拿着铁钎子的是楚子剑。说实在的,楚子剑有点恼火。自己问了这人一个问题,人家不但没说,还顺带着问了自己几个问题。看来,自己的审问手段还是太弱啊,需要加点力度才行。

  楚子剑看着铁钎子的一端,然后试着在那人身上捅了两下------

  那人看到铁钎子捅来的时候,心脏骤然紧缩。可他发现铁钎子只是在自己身上不疼不痒像是挠了两下后,心里顿时放松了。他觉得面前这个少年面目和善,心------也不是很黑,可能就是缺点心眼。

  “疼吗?”楚子剑问道。

  那人一脸懵逼,说道:“我------应该疼吗?”

  楚子剑笑了笑,在旁边摆着的一块青石上开始磨那支铁钎稍细的那端------

  哧、哧、哧、哧-----

  楚子剑磨得十分认真,大有一股铁杵磨成针的劲头。

  那人搞不清楚楚子剑这是要干什么,便依靠在墙上看着他把那根铁钎磨得“噌蹭”的直冒火星。看了一会,他明白了,楚子剑要把铁钎磨成一根铁刺------

  只是,他要拿铁刺做什么?

  没一会,楚子剑就把铁钎磨得白光森森,锐利无比。运功护体,这下我看你还怎么运功。楚子剑早已发现那人在暗暗运功了。在不知道此人的功力前,他并不想出手,害怕再出现意外。这个人和瘟狗不一样,一旦失手,可能会有大麻烦。

  自己原本想感知他的想法信息,可这人好像脑子里是一片空白,什么想法也没有似的。楚子剑碰到过感知不到想法信息的人,比如陆风、楚子佩、安琦等等,他们要么是一汪湖水般的蓝色画面,要么是白雪大地。可像这个人一样什么也没有的却是第一次遇到。所以,楚子剑觉得吧,此人有神功护体。

  欲破神功,非锐器阻断经络。自己那本书上是这么说的,就是不知道此人的神功是不是书中所说的神功。

  书上说的对不对,试试便知。一个伟人不是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么。

  “------脐中气穴,又为三百八十四宫之主。”楚子剑一边说,一边将铁钎对准那人的腹部。

  尼玛,不是智障啊!那人瞬间便明白眼前这少年不但不是智障,还是一名修行者。《玉清诀》可不是人人会背的。

  “慢点,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人大声喊道。

  “姓名。”楚子剑盯着他,脸色阴冷的问道。

  那人想了想,可能是觉得告诉对方姓名也无关大节吧,便沉声说道:“谭虎。”

  “什么?”楚子剑失声喊道。

  他根本就不相信眼前这人就是把自己逼上龙山的一龙一虎中的虎。不会是重名吧?这个名字很普通,重名的可能性很大。

  “谭虎?貌似谭龙好听一点。”楚子剑问话的时候,故意晃了晃手中的铁钎。

  那人眼瞅着离自己腹部只有十来厘米的锐利尖头,心想这货是不是缺心眼啊?别人叫什么你管的着吗。想归想,谭虎还是低声说道:“谭龙是我哥。”

  楚子剑吸了一口气,心里想着不会是还有一个没有穿越回来吧?当初自己能穿越过去,追着自己不放的这兄弟俩也能穿过去啊。

  谭龙在哪里,楚子剑倒是不在乎,只要他不在这里便好。他只是想知道眼前这人是不是三胖子两个哥哥中的一个。

  谭龙,五品中级,谭虎,五品初级。一个五品初级就这样被自己绑在这里了吗?楚子剑想了想,觉得不太对头,赶紧一拉谭虎的胳膊------

  谭虎不防备,况且楚子剑拉他胳膊的劲道也很大,所以,谭虎的一只胳膊被楚子剑拉到了眼前------

  谭虎见事已败露,便以掌变拳,朝着楚子剑面门打来------

  楚子剑见势不好,手中的铁钎悠然上翻,直刺谭虎的手腕,同时一歪头,躲避着眼前那只拳头。谭虎不敢硬接,便收拳躲过铁刺,这时候,他藏在身后的左手猛然出手,再次朝楚子剑的面门打去------

  楚子剑身形后移,瞬间便把双方的距离拉开------

  “装的挺像啊!”楚子剑冷冷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