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七宗罪

旧日遗神 秘哨 2109 2020.01.24 23:00

  奥尔要带他去的地方不远,穿过办公楼就能到,为了保证探员的工作效率,这些尸体的放置地点就在苏格兰场后街的某个小黑屋里,冬天还好,夏天的味道嘛,懂得自然懂。

  不过在伦敦本事的大环境下,好像也不是那么突兀。

  门是坚硬的金属门,连在墙体上,不留一点缝隙,没有窗,没有通风口,最大程度限制了外界对内的影响。

  “这就是那三具尸体了。”奥尔打开了锁着的大门,门后静静地躺着三具尸体,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宽大的木床上。

  尸体的上面都盖着薄薄的一层白布,也算是为他们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冰冷的停尸房,鼻翼间都是干燥的冷空气,因为天气寒冷,停尸房的位置更是偏僻,尸体的面容还维持在生前收到袭击的最后一刻。

  维恩撩开了其中一具尸体上的布,其下躺着的人仿佛还未死去,只要眨眼的功夫,他就能重新站起来。

  但毕竟已经过去了半天的时间,尸体的温度下降,表皮泛青,掀开眼皮,眼眶内的球体也已经变得浑浊,四肢失去弹力,手指一戳,凹陷下去的肌肤半天也弹不回来,颜色也不见变浅,斑驳的尸斑除了脸上遍布在身体的每个角落。

  维恩收回了手,顺手在白布上擦了擦:“这尸体的僵硬程度,不像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啊?法医呢?他们有什么报告?我怎么没看见他们。”

  “他们出去休息了,你看看时间,该是喝下午茶的时候。”奥尔耸耸肩,掩上了门扉,防止外面的空气进来,毫不在意地回答了维恩的问题。

  他打开了另外几个灯,走到了维恩附近看着尸体,等着维恩透露自己了解到的讯息。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我就不需要喝下午茶吗?你就这样把我拉过来?”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你就没这习惯,到底是不是大英帝国的儿女?连下午茶都不喝。”

  “..........”我还真不是啊谢谢,维恩内心默默吐槽道。

  “别说这个了,有什么发现没有?”

  “哪能那么快,你好歹给我多点时间啊。”

  看来报告是没有了,只能靠自己解决。

  他带上了手套,顺着尸体的伤口往下观察,胸腔上刻着的巨大创口看上去是有刀刃进入身体后扭转造成的,脂肪的白色和血肉的红色混在一起,还沾染了伦敦空气中特有的灰雾。

  他凑近了看,明明离尸体如此的近,哪怕是没有腐烂,也还有血腥生肉的味道,但鼻腔里面的依旧是冰冷的干燥空气。

  维恩感到一阵奇怪。

  尸体的外套已经被法医剪开了,全身一览无余,他在腹部上瞥见了一道奇怪的红痕,他凑近了仔细一看,是一个简单的单词“GREED”。

  鲜红的字母飞舞在肚皮上那一块白嫩的皮肤上,边缘的弯角处理得当,但以文字的角度评价,写下的人至少有相当程度的文学造诣。

  “这是什么?纹身?”维恩直觉不妙,连忙撩开了剩下两具尸体上裹着的白布,他们的肚子上果然也有着同样的单词。

  “不是纹身吧?”奥尔提出了质疑,这种单词怎么会有人选择纹在自己的身上,“谁会纹这种东西,再怎么也该是些“快乐”之类的?”

  “你的审美还挺别致的。”维恩露出一个假笑,但没有否定的意思,奥尔说的确实在理。

  维多利亚时期是金钱至上,资本至上的时代,但是任何人都不愿意承认,愿意维持表面的“优雅”,男人的指腹柔软,指甲缝隙也很干净,一看就是家境优渥,对于这些就更看重了。

  而且看着些字母边缘的痕迹新鲜,应该是死后才被刻下的,凶手下手很重,连血痂都没有结上。

  GREED.

  贪婪。

  这个单词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一个熟悉的名词---七宗罪。

  七宗罪,人类的原罪,人类的恶行。

  但丁在《神曲》里根据恶行的严重性顺序排列七宗罪,其次序为:

  好色:不合法礼的**,例如通奸。

  暴食;浪费食物,或是过度放纵食欲、酗酒或屯积过量的食物。

  贪婪:希望占有比所需更多为之贪婪。

  懒惰:懒惰及浪费时间。

  愤怒:源自憎恨而起的不适当邪恶感觉。

  嫉妒:因对方所拥有的资产比自己丰富而心怀怨怒。

  傲慢:期望他人注视自己或过度爱好自己。

  在神学的观念下,从亚当夏娃吃下苹果,开启了智慧,离开伊甸园,人便有了善恶是非,便有了原罪。

  尸体上出现的这个刻痕,凶手肯定就不是单单为了满足自己的杀戮欲望而进行的猎杀,一个晚上三场凶杀案,三个被宣告死亡的人,同样的杀人手法,维恩检查过创口,干净利落,一看就是出自行家之手。

  难道是........

  维恩想起了那个地下室里面的人造人,那些面容相似的人造怪物在培养基里等待着被唤醒,教会制造的杰克复制品,为了洗刷他们认为的罪,为了实现他们“崇高的理想”。

  妓女,昨天死去的犯了贪婪之罪的三个男人,都是他们眼中被神遗弃之人。

  神父的原话如此:“等这一批成熟之后,他们将会更加完美。”

  完美,按照他们的意思,怕是杀人会更加顺手吧!

  可不是吗?一个晚上,三起命案,同一个辖区,按这个速度,要不了多久,死伤的人数就已经瞒不住了。

  科学院不是接手了白教堂地下的事吗?怎么还会让这些东西跑出来?

  当时他想借奥尔的关系混进去看个究竟,却没想到伦敦科学院快了一步,不知道从哪听到的消息,那么短的时间就把白教堂给封锁了,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怎么能让那些压根就没被启动的东西跑出来?

  除非........

  人就是他们自己主动放出来的。

  科学院到底在这扮演的什么角色,教授又知道什么?

  这已经不是十八世纪初期的年代,神学在科学院的统治地位早就结束了。

  就算是渗透进去的旧日余孽所撮成的,那也必然和教会逃不了干系。

  如果这件事和教会有关的话,失踪的神父也该出现了,他可是现在的最大嫌疑人。

  只要能露出一点马脚,他就能顺着找到背后的人。

  神父啊神父。

  你跑不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