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布拉瓦茨基夫人

旧日遗神 秘哨 2146 2019.12.30 20:00

  “艾伦,这不是待客之道。”布拉瓦茨基夫人指责艾伦,高傲的姿态一览无余。

  “抱歉,夫人,是我的错,我向您赔罪。”艾伦苦笑着抱歉,得到布拉瓦茨基夫人一个冰冷的眼神,即便是殷切的后辈,她也全然不理。

  “夫人,听说您现在搬到伦敦来了是吗?”艾伦询问起她最近的打算。

  “嗯,我应该不会再回德国那边了。”

  “太好了夫人,伦敦欢迎您,我们可都盼望着您的到来呢,你撰写的《除去面纱的艾西斯》,神通学的教材,对于在下来说可是获益匪浅。”

  “是吗?”

  “当然了,夫人,雷姆利亚大陆,亚特兰蒂斯,姆大陆......这些隐秘的世界,就等着像你一样的人为后人解密。”艾伦慷慨激昂地向她表示道。

  “嗯。”布拉瓦茨基夫人不冷不热地回应道,一点也不把眼前的粉丝当回事。

  她随意地和艾伦交谈了几句,突然,她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样,竖起手指示意艾伦闭嘴,艾伦还想再开口,直接被她一个凶恶的眼神逼退。

  艾伦悻悻地退到了一旁,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她自己则是闭上了眼睛,双手的指头叠在一起,掌心却是空了出来,口中像是在哼着一首古老的歌谣,她脖子前挂着的纹章发出微弱的光来,和她发出的声响频率一致地闪烁着。

  维恩默默注视着眼前堪比跳大神的一幕,虽然知道神秘学的仪式,不管是真是假,外边看上去都挺唬人的,但这个也实在是太....那个啥一点了吧。

  半响,布拉瓦茨基夫人猛地睁开了眼,鹰隼似的眼神在眼前站着的几人面前来回转了一圈,停在了维恩身上。

  “你是谁?”她斜着眼看着维恩,仿佛屈尊开口即使他的荣幸。

  “谁?我吗?”维恩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天知道他现在要多懵逼有多懵逼,怎么突然就扯到他身上来了?

  “这儿还有别人吗?就是你。”她不耐烦地说道。

  “呃,维恩,我叫维恩。”他只能先应付这位麻烦的大人物。

  维恩心里默默吐槽道,他确实是很想见识见识这位活在传说中的人物,但没想被她注意到啊,万一这女的是真的掌握了神秘,那他岂不是要暴露完了?这还怎么玩?

  想到这里,维恩挂着十二万分的笑容,“尊敬的布拉瓦茨基夫人,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维恩心里是五味杂陈,那边的布拉瓦茨基夫人也是一脸复杂地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地年轻人,阿卡那会说谎吗?她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会是真的,她年逾半百,才窥见了世界真实下的一隅,而眼前的年轻人,最多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凭什么能得到阿卡那的肯定,她可不相信这世间真有生来即被选中的人。

  “你.....了解神秘学?”她嫌弃地看着眼前的人。

  “略懂皮毛而已,只是知道些门外汉都懂的东西罢了。”维恩谦虚地说道,只盼望眼前的人快点失去对他莫名其妙产生的兴趣,继续和艾伦谈笑风生,或者尬聊也行啊。

  说道艾伦,维恩有点不敢看人,刚才那位爵爷一直热脸贴人冷屁股,现在艾伦想讨好的人转头对他起了兴趣。真希望那位大兄弟别介意,他也不像啊,做人低调怎么就这么难呢?

  “只是略懂?”她一脸狐疑地看着维恩。

  “只是略懂而已。”

  “呵,略懂,年轻人,我向你问一个问题。”阿卡那不会轻易给出这样的指示,她只能顺从它的意志,世人皆以为她触及了根源的可能性,实际上,从来都只有集合体阿卡那才知道根源之下的东西,这个来自高次元的阿卡那,是她在密宗修行时所碰见的。

  即便是阿卡那这一名字,也是她擅自称呼的,无人知晓这个神秘无所见的东西来自何处。

  “不说的话,你说出了我的名字; 而你必须说出来。但若你能用话语说出我的名字, 那将会是个奇迹。”

  布拉瓦茨基夫人紧紧地注视着维恩,她会证明只有她,才会是阿卡那的使徒,而像维恩这样的人,不过是阿卡那打盹的时候,被误放进来的幸运儿。

  “..........”维恩闭口不言。

  这个最早起源于古希腊的谜语,对于魔法之外的普通人来说,答案很简单,只是“沉默”而已,但对于能够掌握神秘的人而言,这道题还有另一个答案。

  “答案呢?”

  “我已经回答了,夫人。”

  “哼,”布拉瓦茨基夫人冷笑一声,“我记得,你的名字是....维恩?感恩吧,我可从来不会记住无关紧要的人,年轻人。”

  她抛下这句话,怒气冲冲地转身离开了。

  “哇欧,维恩,你可真厉害。”一直在一旁观摩地艾伦凑上前来,他刚才旁边看得清楚,布拉瓦茨基夫人对维恩的兴趣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抱歉,艾伦,呃.....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是抱歉,你应该想和布拉瓦茨基夫人多聊一会的吧,我很抱歉把她给气走了。”维恩面露愧疚。

  才不,那个老女人可算是走了,维恩暗松了一口气,这下算是保住秘密了,虽然对不起这位爵爷,但他可是开心的很。

  “她就是这样,伟大的预言家,脾气能好到哪里去呢?”艾伦满不在意地耸耸肩,又喝下了一杯香槟。

  “我对你可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维恩,记住,那你在伦敦永远有我这样一个朋友。”艾伦握住了维恩的手,真挚地说道。

  “呃,谢谢?”不知为何,他只感觉背后莫名其妙地起了鸡皮疙瘩,眼前的艾伦一脸单纯的样子,但他就是感觉哪点不对。

  “和我客气什么,我和你说......”艾伦似乎是还想说点什么,教授开口打断了他,只见那个向来稳重的人,露出现在这样的神色,维恩还是第一次见。

  “维恩,我和你说一件事,你保证听完之后要冷静好吗?”

  “嗯?怎么了?”维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教授怎么突然脸色这么难看,该不会是——他心中涌上了不好的预感。

  “卡玛,失踪了,我让带她去休息的研究员被人从背后袭击,刚才向我汇报这件事,你先冷静,事情还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教授显然是把跟在维恩身边的小女孩当作了他的情人。

  “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