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人体实验

旧日遗神 秘哨 2144 2020.01.07 20:30

  “我不明白神父你的意思。”看着神父笑眯眯的表情,维恩实在是猜不到他心底到底在想着些什么,只能选择装傻充愣。

  “是吗?”神父停下了步步逼近的步伐,停留在原地似笑非笑的看着维恩。

  维恩如芒刺在背,被神父的微妙表情搞得心里一阵发毛,准备使出一招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没错,神父,抱歉打扰了你,我现在要先走了。”维恩试探着往神父身旁的位置走去,才刚迈出去一步路而已。

  “我记得上次你来的时候,也是这么和我说的,迷途的羊羔啊,上帝的孩子,愿主宽恕你的逃避。”神父往右边跨了一步,挡住了维恩的去路。

  “呵呵,神父,你可真幽默,我真得走了,我朋友等着我呢,现在都这么晚了。”维恩忍住窝火,赔着笑,又向另一侧拐了过去。

  “你就真的不好奇吗?”神父重新靠近,转眼间就到了维恩跟前,左手越过他直接将开过锁的门推开,“有的东西,还是用自己的眼睛确定比较好吧,你让你的朋友前来赎罪,不也是为了让你自己能下来吗?”

  “他怎么样了?”说到这里,维恩才想起来上面的那个杳无音讯,就跟突然断网下线一样的奥古斯丁。

  “他?可真是个有活力的年轻人,年少轻狂所犯下的罪孽,总是多到数不清,我说的没错吧,按照他们的年龄算,确实是个年轻人。”神父说道。

  维恩啧了一声,奥古斯丁暴露的也未免太快了一点吧,被一个普通人类这么短的时间识破身份,他这些年怕不是长进,而是力量下滑了不少吧。

  眼看是糊弄不过去了,维恩放弃挣扎,破罐子破摔:“你想干什么,神父?这片区域可不是教堂里面该有的东西,如果你的信徒知道了,恐怕会出事吧?”

  “他们是神的信徒,而非我的。”神父一本正经地纠正道,“有时候,我们也可以通过异教徒来获得最终需要的结果,神会宽恕我们的,只要我们能达成神的意志,主会饶恕我的罪孽。”

  神的意志……维恩无语,这个神父还真是疯的不轻,以至高的第三者意志美化自己的恶劣行径。他就不乐意和这种宗教狂热者打交道,要不是现在力量使不出来,这具身体本身的肌肉记忆又差,他也不至于在这里束手无策地和神父周旋。

  “请进。”神父朝维恩身后大门的方向抬起了手。

  他只能无奈地走在了前面,心底暗骂奥古斯丁这个不靠谱的搭档,啧,等会还得问出来他到底出事没有,维恩回头瞟了一眼神父,光从后面打过来,看不清神父的表情,也无从探知他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但要是说不好奇也是假的,他本来就不甘心真的回去,虽说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要是能找到这次吹笛人事件的切入口,也算是不枉此行了。更何况,刀还在,真要出了什么事,他总不是全无胜算的。

  房间内壁灯接二连三的亮起,微弱的煤气灯光不过杯水车薪,大部分地方还是光线照不亮的位置,不知道为什么挂着的绿色幕帘,把本就不大的房间割据的更加狭窄,和深色的墙壁配在一起,显得房间内更是压抑。

  比起前面的祭祀空间,门后的房间只能说是规矩的大小,略显空旷的摆设,房间里只有一张厚重的木桌,纹理清晰,因岁月久远漫漫剥落的皮层,摸上去有微刺的质感,也许是有人常常伏在案前工作,只有那一块带着一点泛光的包浆。

  “这是......”维恩一眼就看出了桌上的文献资料出处,这个内容,这个字迹......错不了的,教授的杰作,他的思绪在一瞬陷入了混乱,教授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几张没有带走的稿纸上记载着些乱七八糟的公式,还有让人望而生畏的庞大冗杂计算量,他还看见了有关教授上次演讲的几个速记。

  “噢,这个是我们的合作对象留下的,你应该认识他的,大名鼎鼎的教授,识时务的聪明人,我只是和他略微交谈了几次而已,他很快就答应加入了我们的计划——伟大的灰雾计划,为了英吉利,为了人类而存在的计划。”

  灰雾计划?维恩心里琢磨着,这和韦尔斯提供的情报倒是一样的,具体是什么尚且不明,但是巴别塔既然让韦尔斯来接管,肯定不是慈善公益之类的东西就是了。

  “我相信韦尔斯已经告诉过你了吧,你们在中央大街上的动静可不小啊。”神父的脸上凝着莫名其妙的揶揄之意,让人怎么看怎么别扭。

  “你怎么会知道?”维恩大惊,神父的消息也未免太过灵通了一点,他都怀疑这人是不是有千里眼,他和韦尔斯几乎是在另一个独立创造出来的空间里刀光剑影,怎么也不可能让旁人察觉出来。

  “我知道伦敦发生的一切事,维恩先生。”神父谦虚地笑笑,说话的内容却不谦虚,他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往挂着幕帘的位置走了过去。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么多。”知道的越多,死的越早,神父看似落落大方的告诉了他一切好奇的内容,维恩的警惕性逐渐提高,对于他这样同样是保守秘密的人来说,秘密知道的人最好只有自己和无法开口的死人。

  “等你看过这个,你就明白了。”神父露出一丝诡谲的微笑,等维恩再细看他那诡异的笑容,瞬间已收敛无踪,令人难以捉摸。

  “我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我主而已。”

  一边说着,他一边用力扯下了挂着的绿色幕帘,露出的背后藏着的东西,维恩吃惊地瞪大了双眼,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眼睛所看见的。

  排列整齐的培养基,黄铜的管道朝里面运输着半透明的淡蓝色带着荧光的营养液,蒸汽运作时的白气呲呲地朝上冒着,在天花板上留下湿润的痕迹。

  培养基里面静静地沉睡着几个成年男性,宛如复制粘贴出来相同面容和相同身躯,即便是瑕疵也是一模一样,他们的身前没有任何遮蔽的衣物,胸膛前没有呼吸起伏,培养基内也没有供他们呼吸用的管道,死去一般的寂静。

  “这就是,灰雾计划的杰作。”神父骄傲地说道。

  而这些培养基里的人,无一例外,该死的眼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