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冤魂

旧日遗神 秘哨 2058 2020.01.02 20:00

  一道闪电划破了密布的云,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黑暗之中,一群没有脸的人逐渐向她靠拢,他们围成一个狭小的圆圈,将她困在中间,他们伸出了苍白的双手,手臂上带着暗红的血线,呢喃着,向她靠近——

  “不要过来!!!!!!!!!”

  女人尖叫着从噩梦中惊醒。

  她慌乱的摸上自己的脸,是梦,是梦!哈哈,刚才只是梦而已。

  还没等松口气,她发出了发出了更加凄厉的尖叫——床头伫立着一个人高的阴影,又一道白光点亮天际,一瞬的光明也让女人看清了黑影的真实身份——她失踪的丈夫。

  男人身上带着潮湿的气息,若有若无的散发着不可名状的气味,浑身上下都在滴着水,啪嗒啪嗒滴落在地毯上,很快染湿了脚边的那一块位置。

  “你!.....你要吓死我吗?”女人先是松了一口气,又对男人恶语相向起来,“怎么?和你那个小情人过不下去了?又想起我来了?我告诉你,晚了!居然还有脸回来,没用的废物!”

  男人只是沉默地低着头,如果仔细看还能发现他身体细微颤抖的幅度和那因恐惧而放大的瞳孔,他已经几天没有休息了,连续几日的担惊受怕已经摧毁了他身体本该有的运行机能,眼睛下面挂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

  “夫人,出什么事了吗?”卧室门处响起了敲门声,听到尖叫的侍者前来查看女主人的情况,隔着门扉小声询问着。

  “没事,退下吧。”女人三言两语打发走了侍者,等侍者离开后,她继续以冰冷的眼光打量着眼前演绎沉默是金的男人,“说话,别当个哑巴。”

  哼,女人没好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每次有问题,他就只会示弱那一套,这次,她可是绝对不会心软了,这男人就只会得寸进尺!

  “他们找到我了,安娜。”男人没有回答女人的问题,哆嗦着跪倒在地上,“他们找到我了.....”

  他本来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可以彻底逃离魔窟,那个人说得对,一旦接触过后,就再也回不了头了。他会死的,他马上就要死了!不,那群人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的,等待着他的,是比死亡更令人绝望的下场。

  想到这,男人痛苦的捂住眼睛,无力地按压着脸部的皮肤,连声音也发不出。

  “哼,你以为就凭你,还能逃出我的掌心?做梦去吧!”女人以为是接下委托的那个私家侦探找到人了,冷哼一声,鄙夷地冷眼旁观,“我告诉你,怀特,你当初娶我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除了我,还有谁会看上你这么一个无父无母的穷鬼,还是个一无所有的报社员工,要不是我,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给人舔鞋子呢!”

  “安娜,你听我说,”即便是遭受到女人这般侮辱,男人也依旧是那副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神经衰弱样子,他攥紧了女人的手,“你一定要记住接下来我说的。”

  只有这个办法了,只有这个办法了,如果这也不能达成,他连死亡的安宁都得不到。

  他瞳孔里一片漆黑,连近在咫尺的女人的身影也倒影不出来,无神的眼睛没有聚焦,只是朝向该望着的地方,皮肤薄到能看清皮下血管里流动的血液。

  “......什么?”被男人的突然举动吓了一大跳,女人脸一红,接着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又挣脱开男人交握的手,头偏向一边不耐烦地说道。

  “离开伦敦,安娜,你一定要按我说的做,去....去.....去旧都灵,去找她,去旧都灵!”

  只有那个人,可以帮他,可以让他解脱!

  “她?我就知道!”女人一听这个疑似出轨对象的角色,火冒三丈地一巴掌扇上男人的脸,本来她的力气也大不到哪去,男人却像是遭受了巨大的袭击一样,像断线的风筝失去托力摔在地上。

  女人迟疑了一瞬,又颐指气使地扬起下巴,等着男人的赔礼道歉,过去的十几年,都是如此,而这次不同——

  男人双眼无神卧倒在地,他口中只不断地重复着“去旧都灵,去旧都灵,去旧都灵......”喋喋不休像是个发条坏掉的学声洋娃娃。

  “去旧都灵找她。”

  忍无可忍的女人尖叫一声,一脚踹上了男人的胸膛,光脚踩在布料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但没想到这一受力,男人的脖颈处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红白的皮肉翻在外面,涌出暗红的血液,伴随着咕噜一声,男人的头颅直接掉了下来,在地板上顺势滚了几圈,最后滚在了女人的脚边,男人失神的眼神在这一刻对焦,已经泛白的瞳孔紧紧地盯住女人的眼睛,嘴巴依旧一张一合。

  “去旧都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人张大了嘴,眼前发生的惊悚一幕激发了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感,头皮发麻,冷汗直流,女人无力地瘫倒在地上,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男人的头颅已经不断地重复着那一句话,直至天已破晓,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房间,地上的身躯、头颅还有浸在地毯里的暗红血迹,都渐渐地化作黑烟,风吹尘埃一般消散在初升的朝阳之下,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早上负责服侍女人的侍者推门而入,带着女人的早餐,一进门,看见的就是昏倒在地毯上的女人,手中的托盘顺着手指滑落在地,发出巨大的声响。

  “夫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感觉到四周一阵嘈杂,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奈何只是徒劳,眼皮上像有千斤重力,费尽全力,也只能撑开一条细缝,身体沉重地像是挂满了铅。

  “去找他,”她说话的声音像是穿越沙漠许久不喝水的旅人,声音沙哑的厉害,如同砂纸摩擦的声音。

  “夫人,你醒了!”,“快快快,夫人醒了,把药拿过来。”几个佣人七嘴八舌地涌了上来,想要将医生准备的药喂给女人。

  “去找他,那个侦探.....维恩......”说完这句话,女人体力不支,又一次昏了过去。

  “夫人——夫人又昏过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