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种子

旧日遗神 秘哨 2068 2020.01.14 15:10

  宇宙诞生之初,规则先行,它创造定律,衡量法则,没有意识而有意识。

  宇宙的能量守恒不变,而宇宙中诞生的位面何止万千,不患寡而患不均,可位面的能量分布本就充满了不公平,种子就是位面的能量场,是位面的核心。先天优劣程度决定了位面的的培育,有的生来既是天子骄子,而有的位面则是光照不到的地方,从一开始,差距就已经埋下。

  位面本源的能量直接决定了魔法师所能到达的极限。

  他们掌控的法力并非自己体内拥有,而是依靠的自然元素,说穿了,就是依靠位面种子的能量,但一个魔法师所能汲取的始终有限,在高位面,离法则更近的人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打起了本源的主意。

  而被夺走过多能源的种子一旦失衡,整个位面就极易坍塌萎缩,最后消失,但从位面夺取了本源的魔法师则因为掌握了一部分本源,可以随心所欲地离开位面,几百年前,也有人打过种子的主意,他成功了,他曾经在过的位面分崩离析,强大的文明毁于一旦。

  而那个人至今下落不明,规则依旧追查不到,是唯一的污点。

  “现在你总算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维恩毫无形象地靠在椅子上,细长鲜红玻璃石夹在指节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在木桌上。

  当初在喀斯特钟塔发现的残存有二,他手上拿着的是同时找到的另一个,放在眼前,能看见里面的液体缓慢流动。

  吹笛人握着自己手里的那块仔细端详着,好半天才接话:“我知道了。”

  “现在怎么说?巴别塔和教会合谋还不知道想做点什么,还有召唤邪神.......规则怎么一直没有动静?都到了这种地步,它还是不愿意动手?什么时候规则有这么仁慈过。”

  “..........规则有自己的逻辑,不容旁人置喙。”沉默良久,吹笛人才回答道。

  “难道我们就要等着?等到几百年前的那种事再出现一次?”维恩完全无法理解这种绥靖政策,“就一定要等到他们完全掌握规则才肯下手是吗?”

  “有的时候,这是必须的选择。”吹笛人回答道,“他们研究也并没有问题,虽然不知道是从哪得到的资料,但是只是皮毛的研究而已。”吹笛人捏了捏手里握着的玻璃石,“这种程度不过是入门级别的,你太小题大作了/”

  “有人为此死去!这已经破坏了规则!你不记得吗?不以生命为代价的原则,难道只是一句玩笑话?”维恩吼道。

  “宇宙中,千万个位面,每分每秒死去的人就和天上的星星一样多,是献祭,还是自取灭亡,有什么区别?”吹笛人看着窗户的方向,密林终不见天日,只有月亮高悬在空中。

  “我以为你变了,从初代到现在,你的系统更新至少替换了十几次。”维恩失望的遥遥头,“但说到底,你还是吹笛人,始终无法拥有情感,这本就是你的特征,我居然还报以幻想.......是我自讨苦吃。”

  “我不明白,我只是需要执行规则而已,情感会影响判断,维恩,你对于你现在所在的位面过于执着,并非好兆头,是发生了什么?....算了,我应该也不会理解。你应该像我一样,不该对这些低等报以过多的情感,这只会影响你,规则需要的不是人格化的理想,而是神。”吹笛人回答道,毫无波动的平淡语调。

  “我可不想成你这副死人像!”看着吹笛人淡漠似水的样子维恩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直接上手收拾这个机器人。

  眼看气氛变得僵硬,坐在一旁都能从空气中读出微妙的卡玛连忙打圆场:“维恩先生,这位,嗯,吹笛人先生?我不知道怎么称呼.....就先这样吧。”

  “他也没有恶意的,只是稍微保守和稳妥一些吧,维恩先生,你消消气,要不先喝口水?”

  看着眼前拘谨小心的女孩,维恩无奈地叹了口气,服软道:“这哪里来的水,吹笛人可不懂待客之道,有不需要从外界摄入能量,不饮不食才是常态。”

  “有啊。”吹笛人突然插话,站起来走向了橱柜的方向,打开柜门,拿出了一套茶具和配套的茶叶,又不知道从哪变出的热水,泡了壶红茶递过来。

  维恩趁机瞥了眼橱柜,里面盛放着的东西就和每个英吉利中产阶级家的橱柜一样,糖,茶叶......他震惊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些东西?”

  刚进来的时候他就觉得奇怪了,吹笛人从来没有过住屋的概念,之前过来的时候,他还不得不将就坐在密林里面,现在本以为有个小木屋,吹笛人居然还有这些东西?祂又不吃不喝,存着这些干什么?

  “有需要自然会出现。”吹笛人淡淡地回答道,并不过多解释。

  泡好了茶,维恩看着眼前瓷杯里的琥珀色液体,半天下不去嘴。

  不会有毒吧?这真的能喝吗?还是和外面的景象一样的幻象?脑中盘旋着诸多疑问,端着茶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吹笛人无所谓维恩的纠结,自己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后放下,祂的行为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维恩盯着眼前的茶杯,咬咬牙,几乎是以一种壮士断腕的心态送到了嘴边,温热的茶水几乎触碰到了嘴唇,“bang——”,突如其来的声响炸裂在耳边。猝不及防的茶水下灌呛得他直咳嗽,卡玛连忙过来拍拍维恩的背,帮着他缓气。

  头顶上传来巨大的声响,似乎是重物坠落在地上的声音,又是劈里啪啦叮当作响的细碎声音,很有小女生发脾气时摔东西的动静感,随之是一段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清脆响声,从头顶天花板的一段到另一端,描绘着主人的行走轨迹。

  一个女孩从楼梯上快步走了下来,脸上全是骄横的表情,语气带着十二万分的不耐烦:“我都说了!我讨厌这个!”

  她谁?维恩一边咳嗽一边想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