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教堂地下

旧日遗神 秘哨 2102 2020.01.15 14:30

  他会查清楚这群人究竟想做些什么——

  话说这么说。

  维恩愁眉苦脸的看着笔记本上那一点少的可怜的线索,扣着手指头冥思苦想,纸上只有寥寥几行字,如果是普通的调查案件,一个上午也该整理出来这么多,却是他一周多来各方调查的结果。

  重新读一遍,全是之前抽丝剥茧得到的细微线索,巴别塔,黄金黎明,教会三方都混了进来,巴别塔和教会是合作关系,与黄金黎明的联系还是之前钟塔时发现的,教会和黄金黎明的关系透露在地窖里的那张纸条上。

  韦尔斯和莎乐美两个人就和人间蒸发一样,半点消息都寻不到,想来他那次的威胁有效,那巴别塔应该暂时不会来找他的麻烦,就是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还有没有留在伦敦,如果还在的话,他们这对始终是个不稳定的炸弹。

  黄金黎明的话,他之前去了占卜店,女巫一直关店歇业,橱窗后的纱幔把店里面遮的严严实实,压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昨天去看,关门的牌面依旧是翻过来的那一面,去四周打听打听,女巫性格孤僻,也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教会的目的暂且定为传教吧,神学没落的时代,想想也是可悲,而且也还不知道是神父的个人行为还是......等找到那个消失神父再说这个。

  说到教会,维恩突然想了起来,按照估计中的伦敦工人工作效率,白教堂的修缮工作也差不多到了尾声,回头想个办法找奥尔打听打听地下的东西。

  就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连续几日都看不见人影的奥尔自己送上门来了,门背后的铃铛叮当作响,奥尔刚进门就开始大倒苦水:“这几天可折腾死我了,出了好几起盗窃案,忙的我都跑不过来。”

  “是吗?出什么事了?”维恩连忙给人倒了杯咖啡。

  “你知道那个伯爵吧,最近交际圈里很受欢迎的那个,女王的新宠。”奥尔坐下喝了口咖啡,开始朝维恩挤眉弄眼。

  “知道,他怎么了?”维恩心说何止知道,我还去了人的聚会。

  “他的府邸失窃了,据说是丢了很值钱的东西,现在大半个苏格兰场都在帮他找他的宝贝,一个多星期了,他也不说说是什么,就只听说可能是什么传家宝之类的?都是道听途说,我也不清楚。”

  “不是说出了好几起吗?除了伯爵的府邸,还有哪有遭罪了?”维恩问道。

  “剩下的就是一些珠宝店了,丢了些还没打磨的原石,这下可捅了大漏子,全是些达官贵人的定制货,交不上去急得跟什么似的,我们现在怀疑是一个盗窃珠宝的团伙作案,整个伦敦都在严密搜查中,苏格兰场最近就忙着弄这个,人手是严重不足啊。”奥尔话锋一转,“怎么样?有空还是来苏格兰场帮个忙。”

  “我就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个长官,他看我可不爽了。”维恩婉拒道。

  “这倒也是,我是真好奇你们怎么能把关系弄得这么僵。”奥尔耸耸肩,也不是真要个答案。

  “那白教堂的事情你们不管了?”维恩一看这和想象的不一样啊,连忙问道。

  “白教堂?你说那个啊,对,我可得和你好好说说,工人从下面挖出了不少稀奇东西,什么玻璃罐,黄铜管道线........”奥尔神秘地说道,“你说奇不奇怪,教堂下面有可能是个废弃的实验室。”

  “那玻璃罐里面的东西呢?”维恩追问。

  “什么东西?”奥尔不明所以。

  “就是,呃.....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容器里面总得装点东西?不是说可能是废弃的实验室吗?那总该有研究的东西没带走的?”维恩解释道。

  奥尔狐疑地看着维恩,半响回答道:“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维恩反问,这都已经挖出来了,里面的东西是死是活他总该有个底,万一开膛手杰克的案子再出几次,估计整个苏格兰场的人都要被革职,虽然他和那群人也不对付,但是也不至于幸灾乐祸隔岸观火。

  “科学院的人接管了,带着女王直接签署的命令。”奥尔耸耸肩,他确实不知道那个教堂后续发生了些什么,工人清理上面倒塌的石板时无意间发现了入口,听到风声赶来的科学院马上就上报了女王,从苏格兰场手中夺走了白教堂的善后权。

  “据说是检测到什么物质泄露,甚至把周围的居民都疏散了,脏活累活全是我们干。”本来有人管这烂摊子,苏格兰场也是乐见其成,这几天找伯爵被盗的宝物,苏格兰场本就人手不够,但是这疏散工作却又偏偏落在了他们头上。

  那周围大多是东城区的原住民,态度蛮横不说,地痞流氓对他们能有什么好脸色,一路都是骂骂咧咧,憋着一肚子火气,搞得去做疏散的人也不好受,回来的时候也是拉着一张臭脸。

  “那边周围的三条街都被封死了,连只苍蝇也放不进去,只有拿到特许证才能进入,我们这些巡街的警探稍微靠近点都会被吆喝走。”奥尔耸耸肩,无奈地表示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想起看守员恶劣态度,他忍不住隔空翻了个白眼。

  奥尔埋怨完,不再说话,憋着气喝咖啡去了。

  维恩心想,科学院接管了白教堂的位置?那他还怎么进去,看管的这么严密,地下埋着的复制体杰克的消息想要传出来就难了,要不试着收买一个,但是直属下的看守员,收买不了反倒给自己惹一身腥,再三权衡,他放弃了这个方案。

  那要不去找教授,同样是科学院的内部人员,拜托他应该能搞到一张通行证,但是,他想起了教堂地下的实验室里那一堆参考用的研究资料,全是教授亲笔,是被人偷走的,还是........他自己主动交出去的?

  那教授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去找他要黄金黎明资料的时候,他是知情还是不知情?

  认识了这么多年,他才发现自己对于教授的了解远不如他自己想的那么多。

  科学院封锁了白教堂,他们是知道些什么?还是不知道?

  奥尔早就起身告辞,只留下维恩一人坐在大厅里苦思冥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