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火山讲座

旧日遗神 秘哨 2135 2019.12.25 20:00

  “火山喷发,是一种奇特的地理现象,古罗马时期,人们将其称为火神武尔卡发怒,也由此得名,由于岩浆中含大量挥发分,加之上覆岩层的围压,使这些挥发分溶解在岩浆中无法溢出,当岩浆上升靠近地表时,压力减小,挥发分急剧被释放出来,于是形成火山喷发......”

  “火山喷发之中蕴含地球热能的巨大能量,可惜我们依然没有办法掌握这些能量的利用方法,假以时日,这会为蒸汽的发展,提供全新的动力......”

  教授的讲座还真是一点没变,维恩听的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不是他不学无术,实在是这知识它不进脑子啊,教授研究的东西和他的兴趣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全是枯燥的数据,枯燥的结构。

  现在想想,当初他到底是怎么和教授搭上关系的,难道这就是别样的缘分吗?

  “之前,我们位于火山口的实验室,在多次的数据勘探后,得到了结论......”教授拖长的语调回荡在大厅内,对于维恩来说简直是最好的安眠曲,就像是上辈子他读书的时候,和那个讲思想品德的老头催眠效果一模一样。

  讲座位于伦敦科学院的会堂,来的都是些对于学术一往情深的学者大咖,维恩只能耐着性子装出一副“你说的有道理,我也这么觉得”的样子,免得周围的人频频侧目,刚才没憋住的哈欠都已经惹得他邻座的老学究不满,带着朽木不可雕也的刺眼目光注视着他。

  维恩环顾四周,不是些头发花白的老学究,就是一脸死板的学术人,一点年轻的活力朝气都没有,维恩从来没有这么怀念过一个人,要是卡玛还在这就好了。

  卡玛不在他的身边,女孩被教授的人提前安置到休息室去了,这些学者见不得女人和他们一块学习,他们连贵族家的小姐进入学校都不愿意,更何况是卡玛这样的平民之女?

  伦敦科学院里,连助手都是清一色的男性,维恩就搞不懂了,红袖添香的情趣有什么不好的,非要弄几个男的在旁边,也不愧是大英帝国干的出来的事儿。

  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为避免多生无谓事端,维恩只能向时代妥协,卡玛很能理解他的意思,也没有提出任何疑问,乖乖的跟着教授派来接他们的助手走了,还搞得维恩心里有些小愧疚,频频张望女孩远去的背影。

  讲座上,教授正讲到兴处,声音也忍不住拔高了几个音节,他指着桌上摆放的粘土模具,右手举着一根试管,里面是透明无色的液体“五盎司的水,一盎司硫酸,火山内部沸腾着的炙热的岩浆,”

  他又从一旁的小盒里用镊子夹出一小块浅灰色的金属物,“最后在加入三分之四盎司的粒状锌,地幔处堆积的汹涌岩浆.......”

  BOOM————

  话音刚落,讲台上的火山模型内部迅速发生化学反应,喷涌而出的沸腾液体将桌面变得狼藉一片,顺着桌面蜿蜒留下的液体顺着房间的低矮处流淌开巨大的一片,前排的观众还糟了不小的罪。

  “这就是火山爆发的过程模拟,我们可以看见,在这一瞬间爆发的巨大能量......”

  教授后面讲了什么,就不是神游天外的维恩知道的了,等他回过神来,讲座已经快要结束了。

  “感谢诸位来访。”教授做出谢幕,大厅内的人群纷纷起立鼓掌,维恩也跟着站起来,浑水摸鱼似的拍几下,人群就熙熙攘攘地散开了,留下几个对教授的研究还有点兴趣的人,围在他身边高谈阔论地探讨着。

  维恩重新坐回椅子上,等着教授那边的激情学术讨论完结。

  遥遥地注意到维恩,教授和身边的人说了一句“失陪了”,就往维恩的方向走了过去。

  “怎么样?”教授刚做完演讲,反响不错,心情自然也坏不到哪去。

  “获益匪浅。”维恩昧着良心说道,除了最后那一副火山喷发的场景,教授说的别的东西,他已经连一个字都记不清了,真真是左耳进右耳出,知识进脑子做半日观光又走了。

  教授没看出维恩的心虚,兴致勃勃地开口道,“对吧,我和你说,如果能开采火山的能源,将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尤其是......”

  眼看着教授还想给他开个小灶,再和他来一场学术探讨,维恩连忙开口打断教授即将到来的长篇大论,再来一回他就要交代在这了,他怀疑自己有知识不耐症,摄入过多知识,就会产生生强烈的生理不适感。

  教授讲的中途,他看了好几次时间,就一个火山喷发的描述,教授就快讲了半个钟头,再让他随心发挥,这还得了?!

  维恩只能极快地截断教授的讲话,“教授,时间不早了,下次,下次一定,我去科学院找你,我们再单独聊这个,我们现在能不能先把正事做了来再说?”

  他委婉的提起之前说道的几份资料,“教授?你还记得吧?”

  “噢,对。”教授一拍脑门,“差点忘了,真是年纪大了,跟我过来吧。”

  教授领着维恩出了会堂的大门,天色已晚,学生都已离开了校园,林荫小道上树影婆娑,鸟鸣悦耳,很是浪漫,但在一个年过古稀和一个年轻人之前,就丝毫没有浪漫的荷尔蒙可言了。

  “我要再提醒你一次,不能做笔记,不能摄影,不能外带。”教授一脸严肃的交代道地堡的规矩。

  维恩连连点头应答,本来也只是为了印证他心头的猜想,这些苛刻的条件对他也没什么影响,答应的很是爽快。

  “到了,”教授将维恩带到了一扇外表有些许破旧的小门前,这里是伦敦科学院的深处,人迹罕至,杂草都快抵达人膝盖的高度,

  他不敢小瞧这只为掩人耳目的外表,地堡里的放着的东西,他也在教授喝到醉醺醺的时候套出来过一些,知道后,他就决定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里,也绝不能让教授知道他了解过这些东西。

  “这里就是地堡,离开之后,你不能向任何人提起自己曾经到过这里,听说过这里,看过里面的东西。”

  “我以我的生命起誓,教授,我不会向外人提起我曾经到过这里,听说过这里,看过里面的东西。”维恩郑重其事地发誓。

  教授满意地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一只机械鸟样的道具,轻叩鸟背,机械鸟发出一段嘈杂的声音,机械齿轮收到讯息,嘎吱转动下,侧面露出了一个新的机关,上面有点类似于现代的密码锁和摇号电话的结合体,教授转动了上面的几个突起,机关发出了一声轻微“哒的声响。

  门,应声开启,地堡打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