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女巫之死

旧日遗神 秘哨 2241 2020.01.16 22:35

  这是很寻常的一天,女巫重新开业的第一天。

  她手指山还有灼烧和划伤的痕迹,动一下就是钻心的疼,手上的伤口牵扯着她,只敢轻手轻脚的做事。

  一位美丽的贵族小姐在门口停留,她穿着伦敦最新款的华美长裙,带着的帽子也是让她的闺蜜纷纷打听是谁家工匠制作的款式,路过的行人都偷偷打量着这个美丽的女孩。

  她在占卜店的门口来回踌躇着,怀揣着少女心事的贵族小姐几番抬头打量着门上挂着的“占卜”招牌,手刚搭上门上的把手,又触电似地收了回来。

  她眼睛里流露出紧张,手心里全是汉,要不还是回去吧,她这么对自己说,万一占卜的结果不好呢?万一这位大名鼎鼎的占卜师告诉她她的婚姻不会幸福怎么办?

  女孩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可是来的都来了,心底的另一个声音告诉她,就去看看吧。

  她咬咬牙,狠心走了进去。

  “欢迎,小姐,你想问什么?”见到有顾客上门,女巫停下了收拾的动作。

  “我想请你帮我占卜爱情,”少女脸上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面对爱情的羞涩,“我要和他结婚了,伦敦的少女闺房里常有他的话题,但我并不了解他,我没有信心.....”

  十八世纪的贵族少女,婚姻的选择对象早就被家族规定好了,给繁荣的家族锦上添花是她们婚姻的唯一目的,对于丈夫的喜爱,是最末流的考虑因素。

  她对于未婚夫的了解只限于闺蜜间的八卦闲聊和宴会上的远远一瞥,她对未婚夫的家族历史信手拈来,却对于未婚夫本人一问三不知。

  “没关系的,小姐,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女巫的面色苍白,肉体的痛楚让她声音颤抖,却被贵族少女误以为是占卜师的常态。

  “我叫爱丽丝,爱丽丝·冯·伊莎贝拉。”贵族少女回答道,看着眼前神秘的占卜师,她的眼睛透露出一丝崇拜。

  “没问题小姐,水晶球,茶叶,塔罗牌,你希望是?”

  “塔罗牌吧。”

  女巫从柜架里抽出了一个银色的盒子,里面放着已经有些陈旧泛黄的塔罗牌,她将牌取了出来,在桌面上铺好黑布——这被认为是最能吸取能量的颜色。

  “你的问题,小姐。”女巫示意少女说出自己所求。

  “啊,是,我想问我们的婚姻会怎么样。”女孩连忙回答道。

  “好的。”女巫闭上了眼睛,手上熟练地将塔罗牌牌面朝下,逆时针转动几下,随意地从牌堆里依次抽出几张牌放在上面,很快完成了洗牌切牌的步骤。

  “选择。”女巫睁开了眼,眼底隐隐透着光:“按你的第一直觉。”

  “那就,这一张。”女孩的指尖抵上了靠近边缘的一张牌,抽了出来。

  女巫顺势翻开了女孩选择的牌,皇后,正位,预示着圆满的家庭生活。

  “..........你的婚姻会很幸福,你们二人始终不曾分开。”女巫看了眼手里的塔罗牌,念出了她所看见的内容。

  贵族小姐满意地离开了。

  送走了女孩,女巫关上了店门,翻过招牌,回到桌子前收拾散开的塔罗牌,不小心接触到指尖,女巫手一抖,一张塔罗牌掉落在地上,死神在地上与她双目对视,女巫愣了片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塔罗牌。

  一个灰色的身影踏进店门,叮叮当当的风铃声随之响起。

  “不好意思,客人,已经关门了。”女人头也不回地继续手上的动作,“还请您明日再来。”

  来人没有应答。

  女人叹口气,这位客人还真是麻烦,转过身子,“客人,我说……”

  打断女人说话的,是一根带着倒刺的铁钉。

  巨大的铁钉贯穿了女人的腹部,惯性带着强烈的痛苦感,将女人钉在地上。

  女人口中发出阵阵凄厉的宛如动物嘶吼一般的尖叫,麻痹大脑的疼痛顺着皮肤一路往上,女人战栗着,双手摸索着探到腹部,握上了冰冷的金属,想要将钉子拔出来。

  “啊,这可真是让人头疼,万一把人引过来就糟了。”灰袍男人蹲下身,像是爱抚情人一样,抚摸着女人的脸庞,温柔地注视着女人。

  她瞪大双眼,胸脯因为恐惧和疼痛而剧烈起伏着,想要弄明白男人的身份,“你是……谁……”

  眼前的男人有着一张雌雄莫辨的美丽面容,金发碧眼,笑容温和,背后仿佛挂着圣职者特有的神圣光环,眼底是永不解封的寒冰。

  “唔,你不该说的东西太多了,幸好没有占卜到最关键的地方,不然计划可就得泡汤了。”

  “是你!我......是我的错,求求你放过我,我没有告诉她后面的.......求你......”

  “嘘——别吵,你也不想把人引过来吧。”

  “阿莎.....阿莎她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阿莎她.......”

  “只能拜托你,稍稍安静一点了。”灰袍男人笑着说,无视了女人断断续续的质问求饶,右手探进女人口中,一把扯出女人的舌头,手起刀落,地上掉落一块粉色的软肉,断面渗出殷红的鲜血。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她默许的呢?”灰袍男人舔了舔刀口上的血迹,满意地发出赞叹。

  “呜呜呜呜......啊啊.....”失去了舌头的女人只能发出悲鸣呜咽,在听到男人最后一句后,她彻底丧失了求生的意志,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宛如一条死鱼瘫倒在地板上。

  “女士,请让我再找点乐子吧。”灰袍男人右脸溅上几滴暗红的血珠,被他随手拭去。

  他将食指探进口中,血腥味在口中化开,男人脸上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光泽。

  女人的视线被鲜血染红,最后看见的,是一片刺眼的纯白。

  火红的太阳,扭曲着,变成怪物,咆哮着,膨胀到充斥满这个狭小的房间。

  灰袍男人面带微笑的跨出了占卜店的大门,还不忘轻轻合上,翻过玻璃窗上关门的牌子,像是担心吵着里面“安眠“的倒霉女人。

  做完这绅士的举动,灰袍男人双手合十,朝店门鞠了一躬。

  哼着轻快的小曲,灰袍男人拐进了旁边一条隐秘的街道,一抹灰色转瞬即逝,消失在空无一人的小巷里。

  没有人注意到占卜店里不平静的故事,墙上的维多利亚女王的雕像上,停留一只灰色的渡鸦,鲜红的眼睛默默注视着占卜店内发生的一切,在灰袍男人拐进小巷后,渡鸦扇扇翅膀,展翅飞走了。

  苍穹之下,罪恶无所遁形。

  鲜血顺着门板下蔓延出来,蜿蜒着,顺着石板路的缝隙,拼出蛛网的纹样。

  店门外的水沟里爬出来一只老鼠,似乎是被这浓烈的味道吸引,望了望店门,又咻的一下窜不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