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能量波动

旧日遗神 秘哨 2184 2020.01.06 20:00

  一旦被创造出来,万事万物都有着自己的独特能量场,也被称作磁场,人类有人类的能量场,吸血鬼有吸血鬼的能量场,只要是规则的造物,都是一视同仁,哪怕是无机体也不例外。

  巫师能透过能量场,解析出事物的本源规律,也就是所谓的真理,解析出的规律能让他们以自己的能量进行模拟,创造出劣质的相似品。当一个巫师使用元素类魔法时,例如冰魔法,他们魔法里使用的冰元素,只是以他们的能量模拟出的类似冰的物质,而非真实的冰。

  唯一可以使用真实本源物质的魔法必须接触该物质的本源,且不能超过本源的限制否则,无限制的创造,只会诞生奇点。

  曾经有巫师不满规则的掌控,既然能量场会限制他们的魔法,那么脱离能量场不就好了,这么想的巫师,最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脱离能量场即使脱离规则,没有人能独立于规则之外存活在世界上,那个疯狂的巫师,现在,可能在某处扭曲的缝隙里生不如死。

  正如世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能量场与每个个体都死独一无二的,正是因为能量场的独特性,外物入侵下产生的缝隙才会那么格格不入的明显,就像是往水里滴进一滴墨水,哪怕搅拌的再均匀,在能分辨的人眼中,也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感谢无月之夜,感谢盖亚,分辨的这一步在现在的他看来是如此的简单。

  圣母玛丽亚悲悯众生的雕像之下碎开的空隙,如此明显的异端摆在了维恩的面前,简直就是在高声呼喊着,“我就是和周围不一样,看我啊,看我啊。”

  这也太容易了,维恩心想,几步走到玛丽亚的面前,雕像下的小石板上刻着一行小小的字——止步于此。

  噢,威胁,维恩满不在乎的眨眨眼,将自己的能量聚成刀刃的形状,毫不留情的顺着缝隙的位置切开,对于能量场不稳的地方,简单的就和切豆腐一样,不少篡改他人能量场的魔术持有者,会在缝隙的位置加上防护咒,一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行为,二是为了让别人不能从他所侵入的位置二次进入。

  但也仅限于此了,只不过是多了一层保鲜膜而已。

  一开始,天然的磁场还有些排斥,正常现象,防御机制总不可能只当个摆设,一块碎石头的能量场都有的东西,教堂怎么可能没有呢?教堂能量场的强度来自于它所辐射的民众信仰力集合的强度,这样的小破教堂,维恩压根就没放在眼里。

  他加大了对外输出的能量运转,如果连这样的小事都搞不定,他面子往哪搁?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上一个魔术持有者所留下的防护咒就已经被连带着缝隙一块切开,撕开保鲜膜,摘掉幻术形成的外表之后,雕像下本来的样子就显露了出来。

  简单的小机关,转动把手就能打开的难度。

  维恩毫不犹豫地直接上手,他当然有记得带手套,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在寂静的午夜教堂显得格外明显,圣母玛丽亚雕像下的地板一沉,而后以缓慢的速度朝两边打开,露出了一条漆黑的通道,不知通向何处。

  暗门开启动静有些大,他停下来听了听小黑屋方向的动静,奥古斯丁还在绞尽脑汁想自己有什么可以胡编乱造拖住神父的赎罪内容,现在他已经讲到了交友不慎的地方了,“我有一个朋友......”

  维恩全然没有自己就是奥古斯丁口中交友不慎实锤的自觉,看着那边还要很久才能结束的样子,他放下了戒心,顺着雕像下的密道一路前进,最后,抵达了密道的重点

  哇欧——这可真是.....有够夸张的。

  看着眼前的景象,连维恩也不免心生感慨。

  谁能想道,教堂的下方,居然还能有这么大的一片空间,空间内似乎是一个广场的形状,四周伫立着一根根雕刻着花纹的石柱,隐隐透露出强大的能量波动。

  高耸的石板立在广场的正中央,石柱像是花瓣一样层层包围着石板,位置摆放很是巧妙,也许从高处观察,能看出什么端倪,可惜四周石壁没有借力往上的空间,光滑平坦。

  那么试着飞起来看看,维恩这么想着,也是这么做的,但不知为何,明明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能量波动,也能继续像以前那样操纵它们,甚至能更轻易,但是,唯独使不出魔法,连一个基本的漂浮术都做不到。

  奇怪的地方,压抑的空间。

  心中涌上一丝不好的预感,维恩决定快点调查完出去,免得多生事端。

  不远处散落着几张石桌,落满灰尘,倒塌的烛台上还挂着没有燃烧殆尽的残烛。

  几本展开的书重叠着摆放在石桌上,表面的字迹早已被时间变得模糊不清,只能看清几个奇怪的字符和图案,就像是触发了侦探游戏勘察线索的环节,维恩选择了上前,刚伸出手,还没来得及碰到书页的表皮,那些书本就像是酥了一样碎成了粉末。

  “咳咳咳咳咳咳……”他被这烟尘一呛,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也没有了看的兴趣,把注意力转移到四周。

  认真观察下周围的摆设,这里似乎还在举行一场祭奠,只是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断了一切,人们只来得及匆匆离开,散落一地的祭祀物品,也能看出当时的慌张匆忙。

  维恩捡起了掉在地上的一根蜡烛,凑近眼前一看,呼之欲出的邪恶气息凝聚在其上,握在手中的感觉总感觉像是捏着一块脂肪,手上传来疑似粘稠的触感,让人恶心到恨不得一把丢开。

  这可不是教会里会放的东西,维恩看着蜡烛挂在外壁上的烛泪,错不了,以人脂做成的蜡烛,是为了召唤邪神而存在的,噢,邪神,吹笛人,巴别塔还是没有放弃那个计划。

  为了不触犯规则,他们找来了教会这个可怜的替罪羊,啧啧啧,不愧是巴别塔,这一手玩的还真是漂亮,能在规则之前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维恩都忍不住为他们鼓掌。

  可惜,维恩随手把蜡烛抛开,如果不是牵扯到吹笛人的事,他也不会管的。巴别塔错就错在让那个男人知晓了吹笛人的存在,报告上来的事,他如果当了甩手掌柜,规则就该来找他麻烦了。

  现在,就来让他看看,巴别塔具体都想做些什么吧。

  哼着小曲,维恩放松地在这个地下空间里溜达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