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秘辛

旧日遗神 秘哨 2226 2019.12.27 20:00

  维恩膛目结舌地看着教授指着的方向,几秒之后,还是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尽管刚刚已经见识过各种千奇百怪的门的形状,眼前这一扇无疑是最奇怪的,如果说别的好歹还在“门”的概念之下,只是呈现形式不同而已,这一扇,就已经完全超出了“门”的概念。

  眼前这个,特么完全就是一道光束啊,这种东西也能叫门吗?除了晃眼睛之外还有别的用处吗?维恩心底呐喊道,他眼睛都快被这强光晃瞎了!谁想出来的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设计!

  光束的左边挂着一块雕花黄铜画板,铁丝扭成的荆棘藤蔓包裹着这一块小小的黄铜板,仔细看看,中部的边缘上有细微的缝隙,做成了可活动的构造,上面绘着一个带有浮夸拟人意味的太阳,颇具中世纪壁画的风格。

  教授又拿出了之前开门的那只机械鸟,叩开画板旁的一个小小机关,太阳顺势转化成月亮,光线也暗了下去,也让人稍微好受些了,维恩勉强把挡在眼睛上方的手放下了。

  这东西还真是颇具线代的电源开关的设计啊,维恩盯着那一小块区域,就是外表搞得花里胡哨的,有点故弄玄虚的意思,如果能稍微简化一点就更好了,这个时代还真是这样,总爱在机械外表上面下功夫。

  “好了,现在可以进去了,动作快一点,这个可维持不了多久。”看着还在外面观察开关的维恩,教授连忙催促道,时间不等人,地堡内都被设计成两次连续开启的时间不能低于一小时,每次开启的能容人通过的时间也只有十来秒的时间,无论外界使用各种手段,门都不会打开,本意是从物理意义上限制每次进入的人数。

  看着光束又有加强的趋势,维恩只能两步并作三步快速通过光束,从光束下通过的短短几秒,意识像是瞬间被抽离躯体,思维的运转也慢了下来,浑身都不自在。

  门后的空气是冷冰冰的味道,没有人的气息,深居地堡最深层的房间,存放着海量的神秘学书籍,一眼扫过去,《波波尔·乌》《预言》《鲁拜集》《乃哈马迪文集》,连早已失传的《死灵之书》都有,这里称得上是每个神秘学家、女巫术士的梦想了。

  角落顺着摆开的玻璃罩里放着伏尼契手稿,不知道是真是假,这本最早诞生于15世纪的手稿,几百年过去,破译家们除了根据书中的文字整理出一张字母表外毫无建树,一本全是炼金术和宇宙论条文的复杂医药书。

  “我看看……你要的东西……啊,找到了,在这呢。”教授对着那一堆排列整齐的书柜仔细辨别着编码,终于在夹角的角落里找到了维恩需要的那几份资料,上面全是厚重的灰尘,还挂着银白色的蛛丝。

  “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不能做笔记,不能摄影,不能带离。”教授拍掉封面上的污浊,不厌其烦地再次叮嘱道,“也不能告诉任何人……”

  “知道,知道,教授,你就放心吧,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维恩打断了教授的絮絮叨叨,接过教授手中的一沓资料,书也不重,他直接站在原地翻看起来。

  再说了,房间里也没有可以让他坐的地方,唯一一个椅子,看着像是奢华版的铁王座,应该是属于收藏品的范畴,他可不敢试着坐在上面。

  前几页和他预期设想的差不多,卢恩,那群人的目的还真是显而易见,天下宝物尽归王库所有,无论是否拥有主人,巴别塔都不允许凡人玷污“属于他们的东西”,了不起的强盗逻辑,也是巴别塔一贯的显示做份,没什么好奇怪的。

  “这个是……“越往后看,维恩越感到微妙的违和感,直到维多利亚女王的画像出现在其中一页的纸上。

  再后面或许还有更加惊世骇俗的发展,可惜他已经无从知晓,尾页被人撕去了一角,残破的轮廓能看出当时的人有多么心急。

  “怎么了?“教授问道,靠近过来想看个究竟。

  “啊……没什么,有一页看不太清楚.......不过没关系,这个也不太重要。“维恩连忙翻过带着女王画像的一页粉饰太平。

  “需要我帮忙吗?“教授好心提议道。

  “不用了,谢谢你,教授,我的疑问已经得到解决了。“维恩将手中的几本资料叠放在一起。

  教授应该没有见过这份资料的内容,不然按照他的立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给维恩看这个的,有关他所侍奉的皇族秘辛,也难怪会立下这么多规矩,如果维恩手中握着的这份资料流传出去,明天就是大英帝国日落。

  “确定解决了?你看着可不想是解答了困惑多日问题的样子,倒不如说更迷惑了,我那群学生每次听我解答留下的作业时,就是你这个表情,简直一模一样。“

  “嗯,算是吧。“

  之前的问题算是解决了,现在新问题可大了好吗?

  维恩只能苦笑,他的猜想是没错,但也只是猜中了一部分,即便是被撕去了一部分的尾页,也能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巴别塔之外,还有第三人或者说第三方。

  这种东西可不是现在的他能抗衡的,多方势力的牵扯,还是只为了传说中的“遗迹”,永生不死的诱惑之下,王权富贵,声名地位,都比不上它的魅力来得大,连世俗权力的最高持有者都不能免俗。

  永生不死,到底是恩典,还是诅咒?

  死后的世界是虚无的,未知的,是人类无法企及的诸神领域,活着的人无从知晓死亡的滋味,死去的人知晓却也无法开口,人类对于未知的恐惧会折射在一切事物之上,他们畏惧死亡,即使畏惧未知的真理,畏惧常规之外。

  傲慢又自大的人类,无知又懦弱的人类,矛盾的种群。

  维恩叹气摇头,还真是不给人留个安生,他还想早点退休安享晚年,巴别塔还给他捅出一堆篓子,这下退休是不可能退休的了,这辈子都不可能退休的了,还真是感激他们为了他的下岗再就业付出的一片苦心啊!

  脑海中又浮现出一张熟悉的面容,金色的兽类竖瞳,让人蛋疼的似笑非笑,奇怪的彩绘遍布他的全身,说老实话,他的审美可让人不敢恭维,一言以蔽之,辣眼睛,但他在这方面的经验,可比维恩多得多。

  那个生有双翼的人是这么告诉他的:“及时止损。”

  及时止损。

  真是说的容易,要是他能轻易做到他所说的,现在还会陷在这摊泥潭里面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