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地下室

旧日遗神 秘哨 2221 2020.01.07 10:00

  地下空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穿过用作祭祀用的广场,维恩停在了一扇上锁的门前。

  空间已经到了尽头,至于到底是进去还是不进去,维恩这会儿有些迟疑了,要知道他现在可处于魔法失灵的状态,万一门后有什么突发状态,他可不一定能应付的过来,即便是能解决,闹出的动静也一定不小,如果传到上面去,他的秘密潜入不就打了水漂?

  但要就让他这么打道回府,他也不甘心,现在是最完美的时机,无月之夜的能量能发挥到极致,也就这么一个晚上,像他这样从盖亚处直接得到魔力的幸运儿能完全操纵自己的力量,这也算是一个限制条件或者说保护机制,强大的力量,永远无法全部发挥出来。

  维恩低头看看时间,要不了多久,天就该亮了,夜晚就要结束了,错过这一个无月之夜,还得再等上一个月的时间。

  看着眼前的门,维恩脑内天人交战,不断在进与不进的选择中来回摇摆,最终还是在规则的潜藏威胁下,他跑出来可不是为了这么快就被规则找上门来的。

  拿定了注意,维恩开始思考怎么打开眼前的门。

  这扇门出现在这里的时间少说也有几十年了,与现在流行的洛可可,巴别塔风格格格不入,倒可能早在教堂之前,这处地下暗室就存在了,门倒是做的很是精致,是会被历史文物收藏家一眼相中的类型。

  门上雕刻着鸢尾花和夜莺,还有不少圆形的装饰物,几个结成一小串装点在花鸟之间,用不同的古语言写着不明意义的话,排列整齐的列在门的边缘上,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灰色蛛网挂在雕花的缝隙之间,上面还沾着厚重的灰尘,但小小的瑕疵无关整体的美丽。

  再精巧的设计也敌不过时间的磨损,门上像是蒙着一层阴影,暗淡的色泽早已没有了几个世纪前的绚丽,锁孔的位置倒是被磨得发亮,看上去最近常有人通过,冰冷的金属色泽闪烁着,平添一股寒意。

  维恩凑近了看那一点狭小的缝隙,漆黑不透光,也无法揣测门后的东西。

  说起来,刚才就一直存在感极强的壁画,维恩的视线挪到了门周围的石壁上,已经干涸的连续几副壁画,以浓烈色彩和精妙工笔描绘了一个贵族少女生前的故事,只是不是一个完美的故事罢了。

  享受着荣华富贵的少女,在某个特定的时间节点被送到了一座神殿之中,在神殿中度过一段时间后,焚香沐浴,接受洗礼,斋戒三天。

  接着女孩离开神殿,在民众的簇拥下,被一群无面信徒带到一片祭坛上,和这个房间的构造有八九分的相似。

  台下的信徒朝少女摆出狂热的崇拜姿势,女孩在祭坛的中央起舞,接受众人的崇拜。

  故事的最后,女孩扭曲着躺在祭坛上,头颅被盛放在精美的盘子里,几个长老模样的信徒,举着刀叉准备分食。

  维恩厌恶的别过头去,供奉邪神的人不是精神失常,就是在前往精神失常的路上,但邪神的信徒始终前赴后继,趋之若鹜,狂热的教徒膜拜伪神,也算是一种常态了。

  这里妥妥的邪教祭祀场没跑了,维恩下了定义,可惜花季年华的少女,这壁画的内容是真实的内容的话,多少无辜的少女就因为浅薄的理由被夺走生命,死后也得不到安息,他可是知道一些深渊邪神,最喜欢的就是以折磨其他物种的灵魂取乐,天下乌鸦一般黑。

  无论维恩怎么义愤填膺,都没有意义,他也救不了她们,他连自己都救不了,这又是题外话了,收拾好莫名被感染的情绪,现在问题的重点还在一点上——没了魔力,他靠什么开门?

  看来只能用老办法了,在伦敦隐藏身份当一个私家侦探,总是会遇到些非正常情况需要用非正常手段的时候,他很快就无师自通地掌握了不少下九流的行当,比如最简单的铁丝撬锁。

  幸好他今天没有因为,还是穿的平时的外套,兜里翻翻,嘿,有了,维恩很快摸出了一根手指长的细长铁丝,微微扭折几下,他小心翼翼地把铁丝顺着锁孔的位置送进去,按理来说,这种几个世纪前的东西,还是很好打开的。

  但事情的发展走向似乎和他想的不一样,左扭右扭折腾了半天,这门就是不给面子,倒给维恩整出一身汗,他可没忘自己现在能在这做细微操作全靠某个吸血鬼在上面和神父赎罪给他争取时间。

  忘了自己坑人入伙的维恩将奥古斯丁的被迫受罪划归于有觉悟有思想的吸血鬼为了人民利益而牺牲的种类,颠倒黑白,高,实在是高。

  不管维恩怎么努力,那锁就是纹丝不动的呆在门上,始终没有他想要的

  “请用。”可能是实在看不下去,身后有人递过来了一把挂着细绳的金色钥匙,钥匙的上半部分还是十字架的形状。

  “谢谢。”维恩接过钥匙,自然而然地插钥匙,转动钥匙,开锁,开门,拔出钥匙,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不对,这里哪来的人?????

  意识到不对的维恩猛地回头,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正站在他身后,双手合十交至胸前,“又见面了,维恩先生。”

  “愿主保佑他的孩子。”

  “哈......哈.....”维恩尬笑两声,“好巧啊神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走着走着就到这里了,你说巧不巧......哈.....哈......”

  太烂了,这种蹩脚的借口,别说是神父,连维恩自己都难以相信。

  神父微笑着走上前,看不出来到底有没有相信维恩随口胡扯的鬼话。他眉眼含笑,行走的姿势也并非豪放,却莫名有种不怒自威的威严感。随着神父的步步逼近,维恩咽了口口水,有些紧张。

  他的左手向腰后侧的地方探去,摸到了熟悉的坚硬刀柄,这把似蛇小刀伴随他的时间长到他都记不清的时间,也是他在无法使用魔法时的最后屏障,维恩握紧了手中的利器,冷下声,语带威胁:“神父,你还有什么事吗?”

  啧,奥古斯丁那边怎么回事,现在都还没有动静,居然被这种圣水都没有的神父,还真是奇耻大辱,等出去了,他一定要好好嘲笑他一顿,说不定过个几十年,还可以视心情把这事拖出来鞭尸。

  面对维恩的威胁,只是一个区区普通人的神父却不为所动,他嘴唇轻启,圣职人员的语调却带着类似恶魔的诱惑玩味。

  “你不想知道门后有什么吗?”

  神父这么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