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冤魂不散

旧日遗神 秘哨 2047 2020.01.12 14:00

  揣着从苏格兰场那借来的一份卷宗,维恩拖着疲惫地身体在街上走着,维多利亚街离事务所不远,但他已经一步路都不想走了,昨晚事情实在是过于消耗人的精力,脑海中一直绷着的弦一放松,他整个人都提不起力气。

  身随心动,维恩招手叫住了路过的马车,抛给车夫地址后径直钻进了舒适的车厢里,两耳不闻窗外事。

  闭上眼睛,半梦半醒,灵肉仿佛分离,一个在原地苦苦守候,另一个向下垂坠,最终肉体拖拽不住精神体的下坠,随着意识逐渐飘忽,他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潮湿阴郁的房间。

  千百根明灭的蜡烛,层层围绕着,燃烧着,袅袅上升的烟云不曾散去。

  扑朔的影子在烛光的扭曲歪斜下映在石壁上。

  女人旋转,舞蹈。

  她跳着一支来自远古神圣的舞曲。

  神圣不可侵犯,却又处处透着邪典诡谲。

  女人全身的关节灵活得象一条蛇,可以自由地扭动,若非亲眼所见,维恩很难想象人类的肢体能扭曲到这种奇异的地步,像是失去了骨头,只留下皮囊包着肉。

  维恩能感觉到自己在做梦,轻飘飘的大脑,轻飘飘的四肢,和看不真切的朦胧四周。

  旋转着,舞蹈着,鲜血从女人的眼睛流出,耳朵,鼻孔,皮肤表层也开始渗出细微的血丝,汇聚成流,滴答滴答,溅落在她舞蹈的脚下。

  维恩这才发现,女人脚踩的是一个遍布沟壑的祭坛,她体内涌出的鲜血,逐渐填平地上凹陷的花纹,盛满了这个诡异的容器。

  “赞美吾神,光与此灭,请您宽恕我们。”

  维恩被耳边突如其来的嘶哑声音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是一个干瘪老头,头发已经掉的没剩几根,空洞的眼眶里一片漆黑。他身上披着兽皮外套,散发出腥臭的腐朽味道,胸前兽牙串成的项链上带着太阳的挂坠。

  他身旁还跪着不少和他打扮相似的人,但能从外表上看出低老人一等,地上跪着的狂热信徒朝疯狂舞蹈中的女人做出崇拜的姿势,献上自己的忠诚和信仰。

  “赞美吾神,光与此生,请您宽恕我们。”

  干瘪老头一步步地向祭坛迈进,缓慢而又坚定。

  “赞美吾神,光与此现,荣光再现,请您宽恕我们,庇护您的信徒吧。”

  起先,只是细如蚊蝇的呢喃,随着女人舞蹈渐入癫狂,老人的声音逐渐拔高,身后跪着的一众信徒也加入了进来,直到——

  “啪。“

  女人倒在地上,断线的木偶失去了操纵者的控制,舞蹈戛然而止。

  她倒下的一瞬间,老人正好踏进祭坛的核心,女人扭曲着匍匐在老人脚下,撕裂的肌肤开出妖艳堕落的花。

  老人站在祭坛的中央,高举着双手指向穹顶,口中发出类似野兽的低沉呼喊,随后,他转过头来面对着信徒,不对,维恩能感觉到,老人在看着他的方向,嘴巴一张一合,比起刚才细如蚊蝇也清晰可闻的话语,现在老人说的每一个字都无法传递到维恩的耳朵里。

  “……………“

  他在说什么?

  维恩努力地尝试着听懂老人晦涩的呢喃。

  “………她…………阿莎……“

  老者的嘴唇不断蠕动,嘶哑着想要告诉他什么。

  “……终焉到来,她将借助外物,重新降临……“

  什么?

  维恩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正准备细想时,一个的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响。

  “先生?先生?醒醒!”

  背后传来的巨大吸力,让梦中的他意识开始涣散,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他还能看见老人空洞的眼眶里隐隐透着的诡异。

  迷蒙地睁开眼,是车夫叫醒了他,“伦敦塔桥到了。”

  车夫的脸上带着焦虑,这个客人半天叫不醒就算了,身体冰凉,呼吸也听不见,他差点就以为自己的马车要出事了,差点找来巡逻的警卫,幸好只是虚惊一场,车夫埋怨地看着这个吓人的客人,故意把车费报的高了一点。

  从梦中惊醒,维恩精神有些恍惚,脚步虚浮地下了马车,递给车夫酬劳小费后还没反应得过来,在大街上愣了半天。

  刚才的梦是一点也记不起来了,他晃晃脑袋,努力回想未果,放弃了对一个白日梦的探索。

  推开门走进事务所,坐在柜台后的卡玛连忙起身迎接:“维恩先生,欢迎回来,有你的客人。”

  “我的客人?”维恩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位访客,“来找我委托的?留口信了吗?最近我比较忙,委托还得压一段时间。”

  他捏了捏有些酸痛的胳膊,刚才马车上倒头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躺的姿势也不注意,呆了十几分钟,肩膀手臂这一块仿佛不是自己的,肌肉的酸楚从神经传递到大脑,整个手臂都提不起劲。

  “他还没有离开,说是必须等你回来。”卡玛回答道,声线微微颤抖。

  没离开?维恩看着眼前事务所狭小的一亩三分地,大厅里只有他和卡玛两个人,这个房间地构造就让人没法藏,卡玛也不可能让一个男人呆在二楼的私人房间里,那个所谓的必须等他回来的客人在哪呢?

  除非来者并非人类,他闭上了眼,打算感知周围的能量场,能量场并非完全相同,但有的之间差别可以说是肉眼难分,为了得到更加精准的数据,眼耳鼻舌任选一,封闭感官后的效果会得到明显加强。

  就在他准备这么做的时候,卡玛从柜台后走了出来,绕过他去橱窗的位置放下百叶帘,房间的光线瞬间暗了下来,宛如逢魔时刻的黄昏。

  一个身影从阴影中浮现,上半身还是好好的人形,下面就是扭曲的烟雾状,漂浮在空中,双眼无神,脖子上带着狰狞的巨大伤口,些微的光线从百叶帘没有完全遮住的缝隙透出,几束微光打在他身上,被光照到的地方变得透明,一条杠接着一条杠横在身上,像是建模时出现的bug。

  正是那死去多日的报社老板。

  “维恩先生,求你救我。”他咧开了嘴,牙齿暗黄一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