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尸体

旧日遗神 秘哨 2121 2020.01.02 10:00

  屋漏偏逢连夜雨,不光是开膛手杰克莫名其妙暴毙狱中这一件怪事,连维恩追查的报社老板失踪一案也另生事端。

  连着几日的阴雨,伦敦总算是出了一天太阳,温暖的阳光和煦的洒下人间,驱散了伦敦的灰雾,街上的行人也变得多了起来,人们阵线口,一派熙熙攘攘的繁华景象。

  卡玛的脚伤好到足以支撑她下地行走了,趁着难得晴日,维恩出门调查之前那个报社老板失踪的事,距离上门委托已经过了几天,维恩对男人下落追查依旧是一无所获,贵妇已经发了好几次脾气,再来一次,维恩也要受不了了。

  他已经走到了泰晤士河附近,打算去之前的钟塔附近碰碰运气,说不定能碰见上次遗漏的线索。去钟塔最近的一条路,只需要通过泰晤士河附近的一条石阶,拐过前面的街角就能到了。

  打定了注意,他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捂住口鼻,屏住呼吸,想要快点通过这段让人不好受的距离,但一群不知从何时聚集在码头处的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打捞泰晤士河里飘散垃圾的水手似乎捞起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人们聚拢在一起,难掩脸上的惊恐和好奇,小姐用手帕挡在鼻子前,抓住旁边绅士的胳膊,先生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猎奇。

  那是一具腐烂多日的尸体,青紫的面部像是起死回生的丧尸,双手攥紧成拳头,被水泡到泛白透明的表皮,皮下脂肪层里能看见游动的蛆虫,他的脖颈处被人割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伤口处还有被噬咬的痕迹。

  人人脸上泛着不自然的潮红,无人知晓的尸体成为了他们未来几天的谈资,他们会在餐桌上向家人讲起,在办公室和同事提起,在酒馆咖啡馆向陌生人传播。

  多么恐怖啊,一个死人,出现在泰晤士河里,有谁知道他是谁吗?

  天啊,发生这种事,孩子可要怎么办?他们会被吓坏的!

  一个星期之后,这群人又会将一切抛诸脑后,消息的新鲜时间比维多利亚时期爱情的保鲜期还要短。

  这个霍乱诞生的“死亡之河”,出产了死亡的具现。

  可惜了,维恩想着,又是“珍贵生命”的逝去.......与他无关就是了,随意扫了几眼,他就准备继续赶路了。

  “请各位退开,闲杂人等不得靠近。”一个年轻的警探过来驱赶着人群,他身后跟着得到消息后姗姗来迟的苏格兰场。

  年轻人没什么气势,还是看见了后面跟着的一大群警探之后,这些人才不情不愿地空出一点位置让他们进去。

  “维恩?你怎么在这?”随行而来的还有奥尔,伸手和维恩打招呼。

  “路过。”维恩言简意赅,“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奥尔一把抓住准备离开的维恩,“帮我看看再走吧。”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做白工?”

  “可能因为我们是朋友?”奥尔耸肩,把维恩推进了人群疏散后的码头甲板上,“走走走,先来帮帮我。”

  “......这是什么味道.....唔.....呕——”鼻子察觉到一样,飞快地朝大脑传递着警报,维恩暗道不好,连忙捂住鼻子,可惜晚了一步。

  脂肪蛋白质腐烂的味道,还有纯不天然多家污染的泰晤士原汁原味河水叠加在一起,打出的一副王炸牌,已经不是令人作呕的地步了,不如说,只是令人作呕的气味在这东西的衬托之下,都可以被称之为芳香。

  “这还真是......”奥尔捏着鼻子,声音听上去有些变形,“呕——”

  维恩的小技巧也派不上用场,这种穿透力极强堪比生化危机的气味炸弹袭击让他搓手不及,满脑子只剩下了“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在这?”

  一旁的年轻探员递过来一张手帕,“两位,请用我的吧。”

  “呕——你是.....新来的?”维恩看着这张生面孔,苏格兰场可从来没有一个红头发的。

  “是的!维恩先生,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是个了不起的人!你和奥尔先生都是我的榜样!”年轻人情绪激动,他仿佛一点不受这恶臭的影响,慷慨激昂的发表《论我为什么崇拜你们及苏格兰场经典案件选》的演说,态度之诚恳让人难以招架。

  “.......你先冷静一下,呕——”维恩满腹吐槽不知从何说起,“要不......你还是先把尸体检查了来再说吧.......”

  “是!维恩先生!”年轻人欢天喜地地离开了,趁着他走了,维恩扭过头和身旁的奥尔交谈了几句。

  “新招的探员?”

  “对。”

  “年轻人有前途,这都没事。”

  “能成大事。”

  两人对视一眼,为这位能面不改色的年轻人竖起了大拇指。

  “维恩先生,你看,我找到了这个!”刚离开不久的警探折返回来,手上的白色手帕里躺着一块银色雕花的怀表,做工精致,纹着复杂的图案。怀表上可能残存的不明液体已经被擦得干干净净,但出于心理原因,维恩还是一点都不想接触这个东西。

  年轻人可能还不知道他的习惯,维恩盯着递到自己面前的证物,他接受不了这个。长时间的沉默让尴尬在周围发酵,年轻人举着的手也开始微微颤抖,看不下去的奥尔开口解围了,可怜的年轻警探才松了一口气,皆大欢喜的结局。

  “你看,这上面有刻字。”奥尔接过了怀表,常年的警探接受能力总归是好一点,已经从刚才的恶臭袭击里缓过神来,当然主要还是尸体已经被搬走了。

  尸体被人从泰晤士河里打捞出来,接连多日的河水胀泡,已经变得惨不忍睹,只有衣服内侧的怀表上刻着的名字,和几处没被损坏的身体特征,能依稀辨认出死者的身份。

  “怀特·奥利弗,伊丽莎白所赠。”奥尔念出了怀表上的刻字,“怀特·奥利弗?这该是死者的身份吧,你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吗?”

  “我可能知道,但我希望我不知道,我也希望我知道的是我不知道的。”维恩机械地念叨着。

  “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懂?”

  不会这么巧吧,维恩听见这个名字就觉得大事不妙,这死者的身份呼之欲出,就是那贵妇人失踪的倒霉丈夫。

  维恩一阵头疼,怎么和那位贵妇开口,又成了新的难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