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笔记

旧日遗神 秘哨 2073 2020.01.01 20:00

  连绵不断的雨一场接着一场,潮湿,阴郁,深入骨髓的寒意穿透了伦敦的每一扇门扉。

  灰暗的天空笼罩在伦敦的上方,从黎明起,黄昏和夜晚就未曾离开,莫名的压抑从四面八方袭来,街上的行人也少的可怜,没有几个人愿意在这种天气外出。

  维恩拉上窗帘,糟糕的天气已经连续几日将他困在了小小的事务所里,当然,也不全是天气的缘故,卡玛受伤卧床,他总不可能压榨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孩吧,店里的事和以前一样,全都是他一个人操心,堂堂的私家侦探,现在只能干起了保姆的活计。

  况且,就算他现在出去,也只能满伦敦的瞎逛,报社老板的线索终止于“黄金”派出来的女性占卜师,而她的口中也问不出更多有效的信息了。

  夏日的时候,树林间满是蝉鸣,随眼望去也能搜寻一二,而现在,步入深秋后的时节,满城穿行也找不到一只蝉蜕。

  黄金黎明在沉寂几年之后的复出似乎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很快销声匿迹,别说是看不见蝉的影子,连蝉声也听不见些微。

  维恩有些心烦意乱,纵使他从地堡锁着的资料里证实了自己的猜想,黄金背后想要做的事情也已经有了眉目,但那也得建立在他们有所行动之上,现在线索链也断了,他还真是寸步难行。

  烦躁地拨乱头发,他泄愤似的呼出一口浊气,顶着一头新鲜出炉的爆炸头,顺势重重地把手拍在桌上。

  “嘶——”触电般的猛地缩回手,维恩看着手心上那一点被硌出的红印,像是被密封叮过的针刺感,掀开桌上杂乱无章的稿纸,最下面的是静静躺在桌面上的笔记本,上面那颗镶嵌着的宝石一看就是罪魁祸首。

  这本笔记.......维恩想起来了,之前好不容易才从一个来自远东的行商手里拿到的,一个在他看来已经半只脚踏入这隐秘领域的人所留下的手抄本,虽然大多是不明所以的呓语,但总是还有点干货在的。

  眼下也没有别的事可以做了,他抓过笔记本,翻到之前书签夹住的位置继续翻阅起来,笔记的原主人也是他所知的唯一一个研究灵能媒介的人。

  按照在他之后的人的分类,魔法可以大致分为四种:接触魔法/传染性魔法(Contiguous Magick),代替魔法/人偶魔法(Imitative Magick),灵性治疗(Spiritual Healing),能量治疗(Energy Medicine)。

  灵能媒介是人偶魔法的分支,术士将自己从隐秘中获得的能量连接入他们独属的无生命体媒介之中,借此以操纵物质形态。

  但在整个仪式过程中有必须要注意的一点,媒介的无生命机制要求术士所选用的媒介必须内在无灵魂,如果媒介本身寄生或先天具有灵魂,往往会导致不好的后果,术士可能不仅无法控制自己的造物,反而可能会被媒介吞噬。

  至于行商把书交给他的时候特意提起的诅咒,那个留着八字胡的商人挤眉弄眼:“这本书里面可是有不详的征兆,之前的卖家可是......”

  诅咒吗?维恩将手中的笔记翻来覆去的检阅了好几次,也只在扉页上看见了一句图坦卡蒙式的话语“凡扰乱了祂的安眠,死神将张开翅膀降临在他的头上。”这种似是而非的东西在他看来是司空见惯,早就不足为奇了。

  手抄本的特性之一,越往后面,随着记录者的耐心消失,字迹也就变得越来越潦草,他努力地辨认这鬼画符,眼睛眯成一条缝,妄图让这些快要飞出笔记范围的字符对焦。

  “维恩!我和你说个大事!”不请自来的奥尔猛地推开了房门,木制的大门在墙上剧烈的一撞又反弹回去,震下来不少碎屑。

  “我想你误会了门垫上的“welcome”.....算了,你进来吧,放过我可怜的大门,我还不想莫名其妙地多一笔开支。”维恩头疼地捏捏眉心,招手让奥尔进来。

  “你早就该换一个门了。”奥尔拍上门把手的位置,“你看,这都松成这样了。”

  门把手摇摇欲坠,本该固定用的螺丝已经少了三个,全靠最后一个的毅力支撑才没有散架。

  “我用的挺好的,你要和我说什么?”维恩合上笔记本,把桌上的东西堆在一起,尽数扫进了柜台后面的抽屉里。

  “嗯,怎么说呢?你还记得开膛手杰克的案子吧?”

  “你是说那件你招呼也不和我打一声就让卡玛去当诱饵的事吗?我当然记得。”

  “哈哈......”奥尔尬笑两声,“其实也不该这么说.....”

  “那就是害我担惊受怕大半个晚上,然后找你的时候发现她在你家还受伤的事?我也记得。”

  “我们还是说案子吧!”奥尔截住了维恩继续扎小刀子的行为,“杰克案善后的事。”

  苏格兰场的办案规则,在抓住凶手之后,先要确认凶手的真实身份,之后才能对于他所犯的罪行量刑裁决。

  “但是他不同,”说到这里,奥尔搓了搓手臂,“我们翻遍了伦敦的人口记录,包括临时登记的来访者,都没有符合他特征的人,没有任何记录,他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那就是偷渡客。”维恩眼皮也不抬一下,“伦敦市里的黑户还少吗,你去看看下水道里的流浪汉,从出生到死去,他们都是比尘埃还低贱的边缘人,从谁知道他们存在过?”

  “这个真的不一样。”奥尔摇摇头,否认了维恩的猜想,他至少受过专业的训练,况且对于边缘人而言只有激情杀人,你看看东城区死的那几个妓女,哪一个不是目标明确,手法利落,这怎么可能是无计划的激情杀人做的到?”

  “好吧,那苏格兰场继续追查不就好了,只要人还活着,总能用拷问从他的嘴里撬出点信息的,还是说苏格兰场下不了狠手,这还真是稀奇,之前玛丽·安娜的案子.....”

  “维恩!”奥尔提高了声音,打断了维恩继续往下说的意图,“.......问题就出在这,他死了。”

  “无声无息地死在牢里,就这样停止了呼吸,法医只能得出是突发心脏病的原因。”

  “杰克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