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同居人

旧日遗神 秘哨 2190 2019.12.17 20:00

  踩着年久失修的楼梯上楼,木板收到外力挤压发出咯吱的响声,精致的楼梯扶手和这破败的环境格格不入,在这种地方,你就能深刻体会到蒸汽时代的先进与衰败并存的感觉。

  维恩小心翼翼地避开边角处翻出来的生锈的铁钉,斑驳的锈迹将铁钉染成红棕色,他可不想得破伤风,这种小小细菌带来的故事可不美妙。

  “就是这里了,玛丽·凯莉的房间。”奥尔停在了某个房间门前,门上挂着一根树枝,垂下几只小巧可爱的黄铜风铃和机械齿轮,强硬和柔弱混杂的美。

  左手边往上的铁闸门被粗壮的锁链捆着,挡住了上去了路。维恩超上面张望了几眼,似乎只是个普通的被废弃的杂物楼层。门边的墙上刻着一个小小的倒三角符号,和周围的污渍融合在一起,维恩默默地记下了这个特殊点。

  “她的同居人应该还在家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奥尔一边敲门一边向维恩解释道。

  “她的男朋友?那不该是最被怀疑的对象吗?”维恩问道。

  “不,是一位年轻的女性,艾达丝·卡特,案发的时候还在酒吧喝酒,有好几个目击者为她作证,她还上台唱了一首歌,酒保也说了她四点过后才离开酒吧。”

  奥尔摇头,苏格兰场一开始也想怀疑过这个女人,但是她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而且也没有动机杀害女人,加上邻居的证词,女人的名字很快就从怀疑名单上被抹去。

  两人几句交谈的功夫,房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粉色睡衣的女人站在门后,右手握着门把手,左手还拿着一只高脚酒杯,里面还残存一点红色的酒渍,看上去她就是奥尔口中的艾达丝。

  “警察?”女人一脸不耐烦开口,“我可没犯事。”

  “Yep,我们想问你几个问题。”奥尔出示了警徽“你的室友玛丽·凯莉的案件。”

  “又来?”艾达丝白眼一翻,态度蛮横,“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我不知道,玛丽·凯莉和我没关系!我们只是住在一起,又不是睡在一起!我怎么会知道她为什么死在卧室?真是死了也不安生!”

  “小姐,请你冷静一点,我们只是想问几个问题而已,miss.”奥尔有些难以招架泼妇似的女人,不断冲维恩打眼色求助。

  这位艾达丝小姐对于室友的悲惨遭遇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满腹怨气,奥尔就这样无辜躺枪了。

  “女士,我们保证,这是最后一次问题了,之后再也不会有警察上门打扰你的正常生活了。”维恩接收到求救信号,连忙出来打圆场。

  提起这个,艾达丝明显感兴趣多了,“你说的是真的?”

  “我向上帝起誓,绝无虚言。”维恩信誓旦旦地发誓。

  狐疑地将两人从头到尾打量一番,艾达丝松开了紧握门把的手:“进来吧。”

  房间里点着木制的熏香,矫饰古典细部配合繁复线板及壁炉,搭配水晶灯饰、蕾丝窗纱、彩花壁纸、精致瓷器和细腻油画,女人的审美体现的淋漓尽致,这可不像是一个贫穷的妓女之家。

  “随便坐吧。”艾达丝一指房内的椅子,自己陷进一张柔软沙发的坐垫上,捡起地上的红酒瓶,自斟自酌,大白天就开始酗酒。

  “玛丽·凯莉生前有没有什么异常行为?”坐下的奥尔开始询问着常规问题,手上握着纸笔,记录着艾达丝的每一个回答。

  “我就知道她最近经常去找一个女巫占卜,每次回来都带着一股难闻的药草味,看见这些熏香没有,我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就是为了盖住她身上那股子臭味。”

  艾达丝擦拭着嘴角滑落的酒水,小嘴一撇,纤细的手指在鼻前扇了扇,向他们展示地上堆积的香薰蜡烛和几盒色彩各异的线香。

  “女巫?”奥尔停下了写字的动作。

  “是的,东城区有名的女巫,名字叫......嗯,卡门,梅洛,还是别的什么,我不记得了,占卜,巫术,水晶球,茶叶那些之类的,我又不去,我怎么知道具体的!”艾达丝有些反感这类例行公事的询问,开始耍起脾气。

  “好的,你继续。”奥尔连忙安抚着女人。

  “她那天下午也去找了那个女巫,回来之后一直坐立不安,我晚上和人有约就没有管她,她男人晚上回来找她,后来听说她们吵架了吧,我也不知道。”

  “打断一下,你为什么没有搬走呢?”维恩插了一句。

  “搬走?”艾达丝像是听见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咯咯地笑了起来。

  “鉴于这里发生了这么恐怖的命案,女士,好多人家的少女都被吓得不敢晚上出门,你还能就住在一起命案发生的房子里,不觉得有些,嗯?”维恩暗示着。

  “那可不包括我,警察先生。”艾达丝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倒上满满一杯,“我为什么要搬出去?出了这事,房东也不上门催房租,我可是免费住在这的,先生,贫穷可比死亡恐怖。”

  “这就是我知道的,我和玛丽不熟,你来几次我也说不出更多了。”许是酒精让艾达丝的欲望得到满足,她甚至好心地提醒了奥尔,让他别白费功夫了。

  奥尔又不死心地问了几个问题,艾达丝确实是一问三不知,连同居人的男友叫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又没和我提起过,我怎么会知道,一天到晚神神叨叨地念上帝,我可不想和她多接触。”艾达丝谈起自己这位室友的语气就像是提起蟑螂,黑死病之类的恶心东西一样,恨不得离得远远的。

  如同刚才在曼德斯百货商场一样,奥尔又碰了一个软钉子,忙碌一天,好歹不算是颗粒无收,他打算回苏格兰场好好调查一下那个售货小姐的底细。

  出了公寓大门,维恩主动向奥尔提起告别,“前两天的委托,那个失踪的报社老板还等着我去找他,回见。”

  “回见。”得到了想要的情报,奥尔也爽快地放人。

  两人在街头分手,背道而行。

  维恩并没有像奥尔以为的那样离开,在街角观察了一会,确定奥尔不会返回后,维恩掉头回了公寓。

  “你怎么又回来了?“艾达丝忍着怒火开口,“不是说好了不会再来找我了吗?!”

  “最后一个小忙,那个女巫住在哪的?”

  看着维恩信誓旦旦地保证,艾达丝犹豫再三,回房间搜出一张小字条,上面写着女巫的地址。

  “布莱斯路三十六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