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莎乐美

旧日遗神 秘哨 2070 2019.12.21 20:00

  阁楼上显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阴影中黑雾弥漫,一个女人逐渐凝聚成实形出现在两人面前,她穿者抹胸长裙,胸前覆盖着黑色的幔莎,丝线拼织出奇诡的图案,夜莺停留在她精致的锁骨上歌唱。

  “hello,my little girl~”女人冷艳的脸上挂着暧昧不清的笑容,性感红唇开合,“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卡玛。”

  在说到女孩名字的时候,女人甜腻的语气仿佛这是一颗包裹着爱意的蜜糖,“韦尔斯向我提起过你,我们两个可是都很喜欢你呢~”

  看着卡玛茫然无辜的神色,女人才想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噢,抱歉,我的错,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莎乐美,可爱的小女孩。”

  噢,莎乐美心想,百闻不如一见,这个小女孩和韦尔斯描述的还真是一模一样,连她都不忍心下手了——开玩笑的,越是美丽,摧毁的悲剧就越是完美。

  她神经质地用舌头舔了下嘴角,毒蛇吐着信子,思考着眼前猎物的美味程度。

  夸张华丽的咏叹调和韦尔斯那个神经病如出一辙,这种本该出现在歌剧中的优美曲调应用在实际生活中的时候,就不那么优美了,维恩只想捂住耳朵来抵御这魔音灌耳。

  有的女人表面看着挺好看的,一开口说话,人们就只会觉得这女人要是是个哑巴就好了。

  莎乐美。

  四福音书中的故事,律王娶了他兄弟的妻子希罗底,这违背了摩西律法。约翰是位义人,他品性正直圣洁,对次事大加批评和指责。这引起了当王后的希罗底的不满和厌恶,她让希律王将其捉拿并关押起来。但是希律敬畏约翰是位义人,受人民爱戴,不敢杀他。

  后来在希律王生日宴会上,希罗底的女儿莎乐美出来献舞,希律王很高兴,宣誓给莎乐美任何她想要的东西。莎乐美因母亲的挑唆,向希律索要约翰的人头,希律虽不情愿却因为宣誓而不得不杀掉约翰,把他的头送给莎乐美。

  这样的一个女疯子之名,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女人,会选其作为自己的化名,这么看来,她还真是和韦尔斯天生一对,两个以他人痛苦为乐的疯子。

  “维恩,好久不见,我听说韦尔斯去找你了?他没有给你添麻烦吧?”莎乐美像是这才留意到维恩也在这里一样,亲密的朝维恩打招呼,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任何芥蒂一般。

  “你听说?不是你送他过来的吗”维恩挤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他们可没熟到这个地步。

  不妙,维恩心想,这两个疯子都对卡玛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兴趣,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两个热衷于收集美丽藏品的怪物,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还是想办法把卡玛送走吧,开膛手杰克的案子必须尽快结束了,只有她走了,没了后顾之忧,他才能尽快从这件事中脱身,他可做不到像他们一样把周边的所有事物当作可以利用的道具。

  说句不好听的,虽说不是她的错,但是自打她来了之后,他身边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可能就是天生的气场不合吧。

  “人家可不记得有这种事。”莎乐美是打定主意装傻了,露出假惺惺的笑容,眼神中还暗含着“你怎么能这么想”的责怪意味。

  “你们两个到底在干嘛?先是韦尔斯,再是你。”维恩不能让这场对话走偏,强行扳回到正题上,“我已经和他们断绝了关系,老死不相往来,何必又来烦我。”

  “甜心,没有人能离开巴别塔,从来没有。”女人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语气里带着冰碴子,说完这话,她又恢复了那个暧昧的表情,“老师原谅了你,别人可不会,维恩,享受你最后的假期吧~”

  “人家可不会想甜心一样那么心软呢~我看上你的眼珠子好久了~它会是人家的下一个完美收藏品,我会准备好福尔马林等你的。”

  “那你就来试试。”维恩咬牙切齿地呛声道。

  汉尼拔喜欢吃人肉,而莎乐美则是有收集人体器官的恐怖爱好,当时他还在“巴别塔”的时候,这个女人就是臭名昭著会对新生下手的恐怖学姐,也只有韦尔斯那个男人能和这种疯女人结合,一丘之貉。

  把卡玛脸上的惊恐尽收眼底,莎乐美脸上露出一抹快乐到极致的红晕,她享受人类的恐惧,以此为食,人类对于自己身体的完整程度总有莫名的执着,当着他的面活体解剖,就能感受到人类最大的恐惧,这可是狩猎中最让人享受的高级美味。

  为了安抚心爱的小羊羔,在最美味的时候猎捕享用,莎乐美只能按捺下冲动,继续唱歌似的说到:“别担心,亲爱的,人家可舍不得那么对你的~你身上的味道那么好闻,能量波长也那么契合,让你活着才是最好的选择~”

  放完狠话,莎乐美就准备动身离开了,离开前,莎乐美勾过卡玛的小脸,在侧面留下一个鲜红完整的唇印,卡玛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愣成呆头鹅。

  看着自己印下的证明,莎乐美骄傲地一撩头发,向女孩抛了一个媚眼,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莎乐美踩上生锈的铁栅栏,从阁楼上一跃而下,还不忘做出演员谢幕前的飞吻。

  “!”卡玛发出一声惊呼,双手捂住了无意识张大的嘴巴。

  莎乐美绣着金线的华丽嫣红裙摆,蓬勃着宛如跳动的心脏,鸦羽一般的长发在空中飘荡,她嘴唇微动,比出一个口型,像是说了什么。

  “……“

  坠落在半空的女人,化作盘旋的群鸦,聒噪的渡鸦叫声响彻天际,朝四面八方散去,消失在阁楼的下方。

  “维恩先生!她........她........”卡玛惊得说不出话来,眼前发生的一幕超过了她以往的全部认知,女孩不得不以剧烈起伏的深呼吸来平息情绪。

  “我知道,卡玛。”维恩疲惫地蹲在地上,仰头看着一脸震惊的卡玛,“我知道。”

  他知道莎乐美的本事,自然也不会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他只是拼出了莎乐美的口型——

  巴别塔,神之门。

  多么荒谬可笑,希伯来语中,”巴别“还还有变乱之意。

  或许从一开始,这个被诅咒的名字,就预示了一切故事的终结欸,必将以灾难结束,打开的潘多拉魔盒,到底是合不上的灾难。

  维恩头疼地躺在地上,压力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几乎要将他压垮,躲了这么久,还是没躲过他们的眼线,想到这,维恩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那就让他看看,如今的巴别塔,还有什么能耐。

  失去一切,再无退路,他不会逃避了。

  “维恩先生,你还好吗?”卡玛似乎是看出了维恩的情绪变化,脸上全是紧张担忧的表现。

  “我很好,走吧,卡玛,我们要回家了。”维恩头也不回朝楼下走去。

  大脑里翻江倒海的仇恨和愤怒,人的情绪机制为了保护人体,在单一情绪到达极致时,呈现出的都是冷漠和无动于衷。

  卡玛担忧的望着维恩下楼的背影,在原地踌躇一会,擦掉脸上的口红印,跟上了维恩远去的步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