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泰晤士河

旧日遗神 秘哨 2129 2019.12.24 20:00

  空中的太阳离钟塔的上方还有不小的距离,时针才刚刚越过4的位置,教授那令人昏昏欲睡的学术报告巧妙地安排在讲座在晚上八点,还有整整四个小时留给他们消磨。

  “要不去街上走走?”维恩提议道,“那边有家小餐馆还不错,装修时髦,味道也还过得去。”

  “好啊。”她点头应允,披上叠放在一旁的柔软披肩,像一簇雪花落在肩头。

  也是这一刻,维恩才察觉到,眼前这个温柔的少女从不拒绝他的要求,而他居然今天才发现这一点。早在卡玛第一天来的时候,她对他的关心可就远超旁人,特殊的差别对待叠加在一起,天底下最正直的圣人也会心怀旖旎。

  维恩心里嘲笑自己的飘飘然,别想当然的以为自己是特殊的,又不免心怀侥幸,万一她就是如此呢,十六岁的少女,是沾着露珠的花苞,将开而未开的风情,而他,只是个外表年轻,灵魂垂垂老矣的过客,这样的故事,可是不会有人买单的。

  空气中流淌着的除了来自的湿气,还有久不散去的暧昧气息,栖息在裸露的肌肤之上,蒸腾着散发余温,晚秋的伦敦恍然如同尼罗河的盛夏,潮湿粘连的空气弥漫在伦敦的街头巷尾。

  卡玛没有异议,维恩凭着以前瞎溜达的记忆,绞尽脑汁想了几个小女孩可能会感兴趣的地方。

  两人顺着中央大道一路往市中心走,沿途商贩吆喝叫卖着,推销着自家的产品,放眼望去,尽是琳琅满目。

  “来来来客人,试一试我们这一季新到的礼服吧,古典优雅,可是今年的流行款,可受贵族小姐欢迎了,您绝对适合。“

  ”美丽的小姐,请看看这朵水晶花,这可是东方工匠打造的稀罕货,我家独一份,也只有小姐您才配的上。”

  “瞧瞧这块宝石,这夺目的光辉,绝对不是烂大街的便宜货,打磨成首饰,一定能为小姐你增色不少,要不要考虑一下?”

  维恩不堪其扰,也确实见识了一把什么叫差别待遇,以往他一个人来转悠的时候,可从来没见过这群商贩这么热络,难道是他看上去就像个买不起东西的穷鬼吗?

  卡玛身上确实自带一种特别的贵族大小姐气质,换句话来说,看着就像是有钱人家出来的,能花钱又好骗。

  女孩现在正一个一个有礼貌地拒绝掉那些推销的商贩,商贩看她态度温和,反而变本加厉地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嘈杂声充斥四周,即便是这样,卡玛也没有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语气温和耐心,连微笑的弧度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维恩眼看着周围的空隙越来越小,乘着事态还在掌控范围之内,赶快拉着卡玛跑路,好不容易才甩掉这群过于热情的商贩。

  狼狈的逃到空闲地带,维恩才能仔细看看所到之处,这里是伦敦城的最高点,背后依靠着维多利亚号,能从这里俯瞰伦敦城的全貌,袅袅炊烟在城市边缘处升起,夕阳之下,连恶臭的泰晤士河也镀上柔美的滤镜。

  卖花女提着一篮馥郁馨香的花朵,姹紫嫣红的,恬淡清雅的,都挤在一个浅色的藤条编篮里,招摇着美,维恩挑了一束郁金香出来,上面系着比白色略深的丝带,带着一个小巧的蝴蝶结,维恩递给卖花女两颗铜子,握着花束走向卡玛。

  卡玛接过嫩黄的郁金香,凑近细闻,“谢谢你,维恩先生,我很喜欢。”

  她脸上的是单纯的稚子的笑容,由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组成的,只有独角兽偏爱的纯洁少女才会拥有的笑容,如乍暖春风消融寒冰。

  聚在一起的商贩高声叫卖,远处渡口轮船拉长的的汽笛声,街头跑着玩耍的孩子,熟人之间的相互问候,街角的酒馆里正有人掀开帘子出来,跟着的还有一句老板娘豪迈大气的招徕,这些都在脑海中逐渐远去,喧嚣的静谧。

  周围的一切被缩小到极致,眼前的人被放大到极致,眼里看见的,耳朵听见的,脑子里想的,只有美人如花隔云端,哪怕下一秒即使世界末日,这一刻也是天国亦难寻。

  太阳金色的光倒影在海平面上,染出波光粼粼的黄金海,风吹浪层绵密,卡玛眺望着天际尽头的船帆,风扬起她的裙摆,“维恩先生,海的那边会有什么。”

  “是海非海,古老的国家,古老的文明。”维恩在心底默默说道,回不去的异乡。

  “维恩先生,”卡玛撑在栏杆上,细嗅怀里的那束郁金香,花朵挡住了她眼底那些难以琢磨的情绪“你一直都像现在这样吗?作为一名私家侦探?没有尝试过别的?”

  “没有,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平凡不起眼,小小的私家侦探。”维恩耸肩撇嘴回答道。

  “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是被哪个词语逗到,她笑得花枝乱颤,“维恩先生,你可真会开玩笑。”

  “well,你呢?小淑女,你之前又是如何?”维恩几步追上女孩前进的步伐,他也对她之前的生活很是好奇。

  “我啊,只是个再寻常不过的伦敦少女,街角的野花是不会有人在意的。”她将一缕被风吹乱的发丝撩到耳后。

  “寻常人家的女孩可不会有这样一张国色天香的脸,如果是花,你也开在女王的温室里最珍贵的那朵。”

  维恩确实没有开玩笑,高超的厨艺,完美的礼仪,还有超出平常的识字率,她可以读完一整本书,还是莎士比亚剧集的古英文版,这在19世纪的伦敦可不常见,这些都不是平民可以拥有的资本,卡玛不可能就像她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

  谜一样的少女,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

  “我很擅长模仿,也很擅长学习新的知识。”卡玛避开了维恩的问题。

  “再说了,维恩,我们见过很多面,只是你已经忘记了而已。”她的语气里带着久远的怀念,“当时的你可不是现在这样的。”

  早在十五年前,早在那个摧毁人欲和希望的地方,我们就认识了,或者,只是我知道你而已。卡玛试图从眼前的青年身上找到过去的影子,他的变化还真是太大了,离开那里,就这么让他开心吗?

  “像你这样的小姐,我怎么会忘呢。”维恩反驳道,光是卡玛的脸就已经足够让人过目不忘,她身上独特的气质更是让人难以忘怀。

  “要欺骗世人,必须装出和世人同样的神气;让您的眼睛里、您的手上、您的舌尖随处流露着欢迎;让人家瞧您像一朵纯洁的花,可在花瓣底下却有一条毒蛇潜伏。”卡玛背起书中的句子。

  “莎士比亚的《麦克白》,懦弱的野心家,浮出水面的欲望败在扭曲的人性之下,何其可悲”维恩回答道,“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只是对麦克白夫人的选择感同身受而已,她渴求魔鬼将自己的懦弱抹去,甘愿为邪恶驱使,何其疯狂又美丽的爱情。”她一脸向往,“疯狂又美丽。”

  维恩挑眉,只觉得这个莫名挑起的话题带有危险感,那个帮麦克白登上皇位的残忍计划最早的煽动者有什么可值得向往的,现在的小女孩想的东西还真是越来越难以理解了,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天下女人的奇异脑回路相通。

  “维恩先生,时间不早了,你之前说的还算数吗?”卡玛指着遥远的钟塔。

  两人一番闲谈的功夫,时间飞逝,钟塔上的的指针也转动了两圈。

  维恩轻笑,“那家店就在附近,转过街角就能到了。”

  说罢,维恩绅士地向少女探出手,“我有这个护送你的荣幸吗?”

  卡玛挽上维恩的胳膊,“走吧,维恩先生,我等不及要去看教授的讲座了。”

  “哈哈哈,那你肯定会失望的,教授的讲座全是学术性的论文,一点笑话都没有,你肯定会无聊死的。”

  “这可说不准呢~万一我比我看上去的要聪明点呢~”卡玛玩笑似的锤了维恩一拳,“可还真是过分。”

  “那我向你道歉,美丽的小姐。”

  两人一路嬉笑着离开了街道,夕阳的余辉把影子拉得很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