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夜访白教堂

旧日遗神 秘哨 2315 2020.01.06 10:00

  教堂尖锐的拱顶直冲云霄,阴影中高耸的天使雕像虔诚地望着上帝的方向,树叶与树叶的交错发出一阵阵庞然缓慢的沙沙声,间或有丝丝寒风从墙的缝隙里吹过,穿过房屋间的缝隙,摩擦出“呜...呜...”的惨和声,吹起落地尘土,飘荡在半空中,空气中是冰冷和腐朽的味道。

  风冷冷地刮着,死死的刻着人的脸,似乎想要把人的皮给割下来。

  “啊啊啊,魔党的气息,真是讨厌,”捏着鼻子,奥古斯丁仿佛是闻到了和泰晤士河同等级别的臭味,连连抱怨今天可真是倒了血霉。

  “密党和魔党的恩怨还挺深。”维恩感慨,他以前认识的魔党也不多,但那些个血族提起密党的同胞时,也是人人嫌恶的表情。

  “不然你以为呢,我们又不是在父亲面前争宠的小孩,密党和魔党中间可是隔着血海深仇,那群被欲望支配的野兽....呵,没救了。”

  吸血鬼的正统血缘诞生自该隐的十三个孩子所建立的十三个氏族后代。到中世纪,吸血鬼的后代壮大,其成一方霸主,并不断咬伤人类,建立庞大的旁支血缘,来壮大吸血鬼家族。

  而后,吸血鬼的狩猎活动越发猖獗,引起了教会的注意,吸血鬼骑士应运而生,大战一触即发,持续数年的战争之后,双方损失惨重,吸血鬼不得不退居山野老林之中修生养息。

  大战之后,吸血鬼家族残存的吸血鬼已为数不多了,快接近濒临绝境的地步了,而旁支血缘的也少的可怜,可见这场大战的规模之大。吸血鬼长老为挽救整个家族,十三个氏族召开了十三氏族结盟。

  在会议上,有七个氏族结盟成为密党,四个结为中立党,馀下两个结为魔党。密党主张以“避世、领权、后裔、责任、客尊、杀亲”六道戒律为宗旨也就是主张“避世”政策,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隐匿在人类社会中,与人类共同生活。而魔党则认为人类是低等动物,需要用暴力、战争来统治他们,并且无视密党的六道戒律。

  观念的不可调和让魔党和密党的分歧逐渐加大,最后成了天堑鸿沟。

  “你之前在巴别塔的时候,我就从来没去找过你,知道为什么吗?”奥古斯丁白了维恩一眼,吐槽道:“巴别塔里的魔党太多了,那个味道实在是,我怕我去了和人打起来。”

  也对,关于歧视毫无法力的普通物种而言,魔党和巴别塔如出一辙,难怪巴别塔里的血族大多出身魔党。

  看来教堂的不明能量的问题算是解决了,但是,关于教堂和血族的兼容问题,维恩还是完全搞不懂,完好的教堂会对血族产生天然的排斥能量,从他们进入教堂的一瞬间,血族的能量就会以不断递增的速度遭到消弱,直到他们再也无法维持人形化作蝙蝠为止。

  再者,也没有那个愣头青的血族会进教堂呆着,教堂是上帝使徒的供奉地点,血族可是因为被上帝遗弃的造物,而且,让血族元气大伤的战争就是教会打响的,见到传教士,血族可不会心慈手软。

  “魔党也能居住在教堂里吗?你们不是会,嗯………”维恩问了出来。

  “不,这里没有除我以外的血族留存的能量波动,那个教堂里面,可能只是存放的有密党的信物,但也不应该啊,那种程度的话,味道也不该这么浓才对。”说到最后,连奥古斯丁自己也迷惑起来,紧锁眉头盯着白教堂的方向出神。

  “那就还是要进去了?你能行吗?”维恩拍拍奥古斯丁的肩膀,“我一个人去也可以,本来只为了判断教堂有没有异常而已。”

  “没问题,完好无损的教堂才会对血族有伤害,既然这里已经被破坏了,也就称不上是完好无损的教堂了,我可以钻规则的空子,况且这个地方这么偏僻,应该也拿不出圣水来,那就不会有事的。”奥古斯丁表示一切稳妥。

  这flag还真是立到飞起,维恩默默吐槽,但既然奥古斯丁信誓旦旦的表示过了,他也不多提。

  四下悄无声响,这个点出没的,只有神经病和杀人狂了,维恩带着吸血鬼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教堂里。

  青石和大理石砌成的哥特式建筑,第一眼看见的,是圣母怀抱着圣子的壁画,她的表情宁静而柔和。前面竖立着玛丽亚的雕像,前面还摆着一个圆形的高大托盘。

  光明,圣洁,干净纯粹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这可能吗?

  光下必有影。

  无论什么地方,都不可能只有光或暗一种属性存在,即便是教堂这样的地方,也会有因为赎罪时宣泄的情感而遗留下的暗面,这里,干净的过头了。

  这只能是人为故意操纵的结果,为了隐藏过于浓郁的真相,而营造出来的,虚幻的假象,在无月之夜下都被击溃的粉碎。

  教堂里在隐藏着什么?

  “二位晚上好,深夜造访教堂,可是为了赎罪而来。”

  大门猛地关上,维恩良好的夜视能力能看见一个男人站在门口,一手背在身后,似乎握着什么东西。

  该死!他什么时候出现的?维恩心底暗骂一声。

  男人的嘴角勾起,他笑了,笑声回荡在空旷的教堂内部,充满恶意和疯狂的眼神转瞬即逝,让人怀疑自己的眼睛产生了错觉。

  圣母玛丽亚的雕像注视着一切,她垂着眼,双手祈祷,悲悯天人的关爱人间。

  “神父?“随着男人的靠近,维恩才认了出来,这不就是上次给他指路的那个人吗?

  “是你,年轻人,我还记得你,你这次前来又是为了什么?”神父上半身微微前倾,打量着这个年轻人。

  “呃........我是陪他来的!他来赎罪的!”维恩眼珠一转,瞟到了身旁站着一脸状况外的奥古斯丁,马上就毫不犹豫地把人推进了火坑。

  奥古斯丁的表情就跟吞下了一只苍蝇一样,企图用眼神杀死维恩。

  你搞错没有,你让我一个吸血鬼在教堂和一个牧师赎罪!有你这么坑朋友的吗?

  你先忍忍,我需要你吸引他的注意力,坚持一下,回去我给你再拿一点行吧。

  维恩回以鼓励的眼神,朝他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毫无心理负担的把人推到了小黑屋的前面,“他等不及要说了,神父,他的罪孽可不少,能说上一个晚上呢。”

  神父不明状况的眨眨眼睛,掏出了小黑屋的钥匙,“进来吧,年轻人。”

  奥古斯丁抽抽嘴角,右手在背后朝维恩比了一个中指,认命地跟着神父进了小黑屋。

  好兄弟,我会记住你的。维恩目送吸血鬼进去,看着神父合上了小黑屋的门,确定他们不会出来后,维恩在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教堂大厅里找起了线索。

  感谢无月之夜的盖亚本源,很快,维恩就感受到了不同的磁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