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灰雾

旧日遗神 秘哨 2252 2020.01.03 20:40

  离开贵妇的府邸,维恩一个人在伦敦的街头溜达,路过一家小小的杂货铺,想了想,进去买了包糖,准备带回去给某个小姑娘。

  吹笛人啊,维恩头疼地揉揉酸痛的胳膊,早知道当时就不出来了,在塔里呆着也好好的,哪会摊上这么多事。

  维恩顺着中央大街一路往西,时间不早了,他也该回去了,听了夫人的一堆负能量宣泄,他现在的能量波动也不好受。

  走着走着,他就发现不对了,脚下的路不知为何变得特别的漫长,以往的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离开了街道才对,现在却还是在原地打转,刚才买过糖果的杂货铺依旧在他的右手边不远处,他压根就没有离开过中央大街。

  维恩的眼睛眯了起来,不知何时开始,行人的交谈,商贩的招徕都跨进了另一个时空,街上的行人慢慢地消失了,只余下他一个人在街头徘徊,灰雾从四周的小巷里涌出来,两米开外的位置就已经看不清了,周围的街道熟悉而又陌生,带着一层朦胧的纱雾,看不真切的扭曲了本来的样子。

  维恩撇撇嘴,拐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里。

  “出来吧。”

  没人应答,仿佛只是他的错觉。

  维恩从来都不认为他会产生错觉,错觉源自于错误的心理暗示,而像他这样通过自然感知而进行判断的人而言,错觉会存在就是一种谬误。

  “好吧,那就别怪我了。”维恩冷笑一声,猛地朝背后的角落里扔出了一把外形似蛇小刀,带着破空之势向灰雾的中心袭去。

  周围的灰雾朝着一个方向涌去,扭曲的空气旋转着把灰雾变成龙卷风,裹在了小刀带过去的攻势之上,化解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

  “又是你?”一击不中,维恩一招手,飞出去的小刀受到了召唤,漂浮在空中迅速地回到他的手中,他咬牙切齿地念出来者的身份,“韦尔斯。”

  灰雾中浮现的男人身材高大,一双冰冷红眼睛锁定了眼前的人,潜伏在暗处的毒蛇伺机而动。

  “我说过,下次见面就是敌人了。”他脚尖离地,悬浮在地面上方一点的距离,冷冷的说道,“我这次本不是为你而来,但你既然自己出现在这里,也怨不得我下狠手了。”

  “是吗?韦尔斯,漫长的时间是不是已经让你的脑子不灵光了,要不要先把里面的水倒干净再说话?那天晚上,我只是不想暴露而已,你还真以为我怕了你?”维恩漫不经心地挽了一个花刀,刀刃闪过一丝寒芒。

  “.........别开玩笑了,你知道你现在不可能打得过我的。”韦尔斯抬起手,灰色的浓雾汇聚成球状的物体悬浮在他的掌心之上,其中之意不言而表。

  “再见了,朋友。”他一挥手,那灰雾凝聚的圆球直接朝维恩砸了过来。

  “看来你是选择了最坏的一个决定了。”维恩冷笑一声,也不躲避,任由那来势汹汹的雾气迎面冲来,只听得咚的一声巨响,维恩面前炸开了一股浓烟,等烟散去,他毫发无伤的站在原地,拍拍衣服上压根就不存在的灰尘。

  四周的灰雾受到震动,在他的背后凝聚成一个人高的黑影,可能是眼睛的地方发着诡异的银白色光,他打了个响指,雾气凝聚的怪物直接朝韦尔斯扑了过去。

  怪兽挥舞着巨大的爪子向前刺去,腾空而起,经过的地面也被带着掀起沙石漫天飞舞。

  “!”韦尔斯有些狼狈的避开这一击,“怎么可能,你为什么还能使用......行刑者不可能会放过的......你怎么是这个特例?”

  他之前站着的地方已经看不出原样了,破碎的地板下露出土壤和埋在其中的蒸汽管道,韦尔斯的额角滑过一丝冷汗,这不知名的怪物力量不容小觑,还没等他松口气,那怪物带着不死不休的气势继续冲了过来。

  “我为什么还能使用魔法是吗?”看着和怪兽周旋的韦尔斯,维恩心情大好,“我和你们的魔法来源本就不是同一种,巴别塔不过是从自然中窃取财富而已,而我生来就拥有这些,巴别塔凭什么能夺得走本就属于我的东西,这还真是拙劣透顶的笑话。”

  “韦尔斯,我已经想通了,既然你们巴别塔死拽着不放,我又何必当那个守规矩的人呢?”维恩耸耸肩,“说起来,还真得感谢你们巴别塔,如果不是你们,我也找不回那些记忆,从这一点来讲,你们做的不错。”

  从雾中创造的怪兽没有灵魂,不会疲倦,只会执行维恩一开始下达的攻击指令,在彻底将敌人摧毁之前,它是不会停下来的。在连续不间断的密集攻击之下,韦尔斯已经开始体力不支了,躲避动作也逐渐慢了下来,气喘吁吁地勉强抵抗着怪物的威胁,全然没有了刚出场时的优雅。

  看够戏的维恩觉得也算差不多了,又是一个清脆的响指,上一秒还是张牙舞爪的怪兽,下一秒嘭的化作灰雾,与周围的雾气融合在一起,如果不是地板上的爪痕和碎掉的石块,没有人会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

  “韦尔斯,这是我的原则,我不会杀了你,但你也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来抵我放过你的决定。”

  “......你想要什么?”

  “现在你来回答我的问题,你出现在这里做什么?”

  “巴别塔和教会的合作,我作为代表来的伦敦。”几番权衡之下,韦尔斯还是选择了如实吐露,不过是隐藏了一部分内容而已。

  “巴别塔也能屈尊和他们看不起的对象合作,还真是稀奇。”

  “.........”

  “巴别塔和教会合作,为了什么?”

  “灰雾计划,我只能说这么多了,维恩,我也有我的原则,我不会背叛巴别塔。”

  “好吧,我很快就会知道的,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我之前在追查的那个失踪者吧,别否认,你们安插的眼线我还是知道的,巴别塔是否和这件事有关?吹笛人可不是一个凡人会知道的。”

  “巴别塔不会允许我们做出这种事情,我们和他的失踪没有关系。”

  维恩紧紧地顶着韦尔斯的面部表情,想要从中看出些许撒谎的端倪,可惜的是,韦尔斯没说谎,那男人是怎么能接触到邪神的?现在的怀疑对象,就只有全能会和黄金黎明两个了,范围倒是不大。

  “我放过你这一次,你也回去和那群不知所谓的老不死讲清楚,我可不想再无缘无故的冒出来和你抱着一样目的的人。”维恩把刚才不小心落在地上的糖果包装袋捡起来,仔细看看,嗯,没破,满意地把袋子重新揣进怀里。

  “你走吧,别来烦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