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噩耗

旧日遗神 秘哨 2243 2020.01.15 22:10

  维恩大脑转动,提出的方案一个接着一个,否决的方案也一个接着一个,不是可行度太低,就是风险太大,他可不想为了这种事把自己折进去。

  烦躁地讲手里的几张稿纸揉作一团,向后随手一抛,纸球砸在窗上又反弹回来,正好砸在他的背上,维恩泄气地趴在桌上,左手手指微屈,敲击着木制的桌面。

  那天吹笛人提起的事到底还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他离开了超凡的起源地,就是为了疗伤才出来的,一开始,他也没有想到那个人的离世会对他.......不提也罢。

  离开了那里之后,没了持续的魔法本源维持,他确实开始遗忘,记忆如沙砾在指尖流逝,刻骨的,铭心的,都变成朦胧的,模糊的,似乎失去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再后来,他彻底忘记了这些过去的故事,流转在一个又一个的位面,如果不是这次的位面里还有人能掌握魔法的秘辛,那些熟悉的元素冲破了障碍,他只会在历经百年之后前往下一个位面,浑浑噩噩度过一生。

  卡玛和她也确实太像了。

  时间过得越是久,他才发现自己越是放不下,连过去的逼问手段,他都舍不得使出来。

  吹笛人也告诉他,他完全可以自己动手解决的,吹笛人愿意暂时赋予他一部分权能,也就不用离开旧都灵了。

  他只是提了完全不相干的回答:“人类永恒的愿望其一就是飞翔,可如果人类要真的能长出翅膀,他的胸腔就会因为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而撕裂,拥有翅膀和人类的躯体本身就是伪命题。”

  “我现在也是一样的情况,不过是作茧自缚。”

  他现在的身体始终是肉体凡胎,想要施展出以前的力量,是不可能的实现的,规则的限制并不是开玩笑。就算强行施展出来,他的身体也会因为承受不住输出的能量而爆炸,连带着周围的人一块遭殃。

  想要强力的能量?可以。

  除非他现在的生命立刻结束,再让灵魂回到他原本的身体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之前离开的时候脑子就开始不好使,根本就不记得之前的肉体放哪去了,回去谈何容易。

  “怎么了,维恩先生,心情不好吗?”清脆的铃铛声响起,女孩关切的话语从背后传来,她手上还提着几个小巧的袋子,鼓鼓囊囊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难怪早上起来一直见不到她人影,维恩摸摸下巴,这个关头她出去做什么,想着他也直接问了出来:“你去哪了?”

  “稍微出去了一下,买点东西。”卡玛回答道,扬了扬手里的袋子,示意他今天自己的购物成果,又问道:“时间不早了,维恩先生,要不我先帮你把午饭准备了?”

  “嗯,去吧。”维恩点点头,他也确实有几分饿了,早上早就习惯了卡玛的提醒,今天人不在,他就只喝了半杯咖啡,早就撑不住了。

  卡玛很快端出了午餐,煎肉排,豌豆苗,土豆泥,还有奶油蘑菇浓汤。

  餐桌上,维恩沉默的喝着眼前的汤,不时抬头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女孩,视线刺得卡玛坐立不安,吃饭的动作也慢了下来,而维恩压根没注意到女孩的不对劲,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维恩先生,我今天在外面听说了好几个消息,你有兴趣知道吗?”半响,卡玛主动开口缓和气氛,她有些承受不住维恩的视线。

  “你说吧。”

  “第一个,曼德斯百货商城失窃了,连带着周围的几家珠宝商都丢了东西,这几天上街的巡警变多了不少。”

  “这个我知道,奥尔和我讲了。”

  “噢,这样的话,还有一个,白教堂塌了,嗯....这个不太好......”卡玛秀眉锁在一起,咬了咬下唇,洁白的皓齿咬在柔软的嘴唇上,衬得那一点嫣红更加的红润。

  “还有呢?”看不下去的维恩接话道,他今天的态度确实有些奇怪了,还是正常点吧。

  “啊,还有.....还有那位夫人,就是之前来委托调查她丈夫失踪的那一位。”看着维恩还算感兴趣的表情,卡玛连忙接上,她还不知道那男人已经死去的消息,“她好像出事了。”

  “嗯?她怎么了?”维恩挑眉。

  “只是路过的时候看见的,苏格兰场的警探去了一大批,都聚在她的府邸门口,真的是来了不少人,人太多了,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些什么。”

  “你怎么知道她住哪的?”维恩突然发现这奇怪的一点。

  “之前维恩先生你不在的时候,她上门来催过好几次,都是我接待的。”卡玛笑着回答道。

  “是吗?”

  “对呀,”似乎没有听出维恩话中的深意,卡玛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之后我就回来了。”

  前面的消息早就从奥尔那里得知了,维恩对这些也没兴趣,倒是后面那个消息更有意思些。苏格兰场居然派了这么多人去一个贵族的府邸,这些贵族能做什么引来苏格兰场?家里死个仆人那些人都不会去看一眼,只有主子出事.......

  只有主子出事。

  难道,维恩脑海闪过一道光,该不会是她还有没告诉他的消息......啧,这下麻烦了。

  想到这里,维恩坐不住了,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抓过挂在门边的外套夺门而出。只留下一句“把门关了,今日不接待。”

  话音刚落,维恩已经消失在了外面的大街上,绝尘而去。

  卡玛看着维恩远去的背影,偏过头,把桌上的残羹剩宴收拾干净,碟子洗过后收拾进柜子里,才慢腾腾地走向大门的方向。

  隔着门上清透的一小块菱形玻璃窗,她看见了站在柳树下的女人,面纱遮住了女人的脸,可惜中东风情的装束一眼就能认出是谁。

  “进来吧,他走了,时间还长。”卡玛笑着打开了门,女人唯唯诺诺在门口踌躇,犹豫着是否要踏进大门。

  看着女人的样子,她面色一冷:“我讨厌说第二次。”

  女人被吓得一个激灵,连忙点头哈腰地走了进来,卡玛回头看了一眼,街上的行人很少,大部分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低头匆匆赶路,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小段插曲的发生。

  很好。

  卡玛翻过了关门的招牌,拉上了百叶帘,外界再也窥探不了内部分毫。

  “现在,我该和你算算帐了,玛姬娜。”

  女人的脸上面露惊恐,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看着眼前少女步步逼近,身体叫嚣着逃离,本能面对恐惧的第一反应,她只能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来让大脑冷静。

  她颤抖着声线,逼迫自己直视眼前让人恐惧的少女:

  “是,阿莎。”

  她恭敬地回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