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争论

旧日遗神 秘哨 2021 2020.01.13 22:00

  吹笛人仿佛一团没有重量的雾气,从树上翻身下来,赤着脚踩在苔藓上,直起身来垂着眼打量着眼前的闯入者。

  身上挂着的白袍用金线绣着些奇怪的简易字符,金线若隐若现地随着祂的动作浮现出来,腰间挂着几簇醋栗串起来的腰带,手腕转动,一只藤曼组成的权杖浮现在手中,黑色长发自然披散在身后,带着浓郁的森林气息。

  “你来找我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他平淡的语调没有丝毫起伏,即便是表达嫌弃的意思,也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不满。

  维恩没当回事,之前他也说过,吹笛人并没有自己的情感系统,只是植入了算法的AI而已,系统选择后的趋利避害组成了吹笛人的价值判断,他每次过来带来的都是麻烦事,算法自然将他归入了需要避的害里。

  规则的赋予向来简练,凡是不必要的一概抹去,凡是需要的几倍增加。

  他认识的初代吹笛人可比现在还要冷冰冰的,按照既定程序一板一眼的执行,不懂变通到让人头疼的地步,现在的吹笛人在经过无数次的更新之后好歹还会说点人话听听,也有了相对以往更独立的思想。

  “又不是我想来的,伦敦出事了,巴别塔那边研究的东西,已经超出了规则可以容忍的限度。”维恩道,“你如果......”

  “巴别塔?那是什么地方?”吹笛人打断了维恩问道。

  “一个魔法集会地....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他们要干的事!”差点被带偏的维恩连忙扯回话题,“你的立场也不会允许你袖手旁观,我过来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他们的研究.....很不正常。”

  吹笛人无法接触到外界的讯息,只能依靠规则的自然检测来进行识别,而规则下的漏洞数不胜数,很少会有问题亲自惊动到旧都灵的地界上来。

  各个位面或多或少都会存在一些挑战规则的行为,大多都翻不起浪花,规则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次的事情完全不同,如果不是感知到了将会有大事发生,他也不会来找吹笛人。

  “你现在的位面,是以人类为主体而存在的吧,他们还不简单吗?永恒的渴望只有飞翔和长生而已,多么好解决的问题啊,随便找个理由,宣称自己为神,只要满足一个愿望,这个种族就能消停了,实在不行,我可以帮你做一场神迹,他们应该就更容易相信了吧。”吹笛人无所谓地说道。

  “这次的事情没那么简单,我看见了有关种子的研究,你觉得这还会是低级欲望的指示吗?你必须得去了。”维恩面色凝重。

  “你是说他们想.....?不可能,那样的一个位面,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种子的情报,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即便是高等位面也几百年没有出过这种事了,这简直毫无逻辑。”吹笛人道。

  “问题就在这里,我不知道他们在谋划些什么,只有那份无意当中透露出的报告,那群人真的疯了,还有人找上我来恳求见你。”维恩苦笑,他到那个位面就是为了清空思绪当缩头乌龟,结果却中了头彩,已经几百年没有出过问题的领域,他一来就出事了。

  “我还是不相信,怎么可能。”吹笛人依旧是不予承认的态度,这种事件发生的概率本就只有亿万分之一,怎么可能就在这样一个低等位面出现呢?

  “你看过这个就知道了。”维恩抛给吹笛人一个东西,红光从空中一闪而过,朝吹笛人的方向飞去。

  以太托举住了空中掉落的物件,内里盛放着粘稠红色液体的玻璃石,正是他当初在喀斯特钟塔发现的东西,“我检查过了,是真货,你可以自己打开看看啊。”

  从以太那结果之后就开始皱眉的吹笛人面色更难看了,即便是祂这样泰山崩面不改色的“机器人”也

  “不行,他们必须快点解决了,我不能允许,有人挑战规则的权威......”

  “那你是决定要出去了?离开旧都灵?去人间。”维恩问道,如果能得到肯定回答就再好不过了,有了吹笛人的局面无疑是锦上添花,巴别塔再搅和进几股势力也不需要担心了。

  “我去人间?凡人也配亲自与我会面。”吹笛人带有上位者的矜贵,并非傲慢,而是当人类面对蚂蚁时的同等心态,不是瞧不起,而是压根没有考虑过地位平等的问题。

  说到这里,吹笛人斜了一眼站在维恩身后的女孩,“刚才我就发现了,你怎么还带了外人来?旧都灵是谁都可以说来就来的吗?”

  “事出有因,我回头再和你解释,你现在先告诉我你到底去不去。”

  “我可不.....”吹笛人这才看清了另一个不速之客的面容,他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瞳孔紧缩,“你的眼睛.....”

  卡玛的瞳色不似常人,即便是在英吉利的土地上,也很难见到一个金银双色眼睛的人,冰冷水银里的黄金翻滚,眼角向下的下垂眼看着有天然自带的惆怅委屈。

  “噢~”吹笛人露出一个暧昧的微笑:“你们这一对可真是有意思,难怪之前的记忆里,你看着可没有现在这么讨人厌,原来是......”

  “够了!”维恩打断了吹笛人的回忆,“闭嘴!”

  “有求于人,态度还这么蛮横。”吹笛人手中的权杖挽了个花“怎么,不是她?”

  “和她没关系。”维恩咬牙切齿地说道,面色黑色可以滴出墨汁。

  不知道二人在打什么哑谜,卡玛小心翼翼地扯了扯维恩的衣角,回头他才看见少女纠结的小表情,他看向吹笛人:“你到底让不让我进去。”

  “好吧。”吹笛人收起了那副像是看好戏的样子,权杖一挥,拨开的气浪吹散了迷雾。

  迷雾散开,密林中出现了一个类似木屋的建筑,年头已久,木制的屋顶和周围的密林融为一体。

  “进来吧。”吹笛人又是一挥衣袖,大门随之缓缓打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