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答应

旧日遗神 秘哨 2142 2019.12.22 20:00

  日暮西山,残阳如血。

  两人相顾无言地回到维恩侦探事务所,跟在维恩身旁的卡玛不时抬头看一眼面色铁青的男人,她低着头,垂下的发丝挡住美目惆怅,她似乎怀揣着心事,像是要告诉维恩些什么一样。

  最后,她还是放弃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真相掩没在死寂之中,时间能解开谜底,也或许被永远尘封在角落里。

  维恩大步跨在前面,一言不发地推开大门,木门在墙上狠狠地撞击发出巨大声响,挂着的铃铛也作乱似的剧烈摇晃起来,吵得人心烦意乱,卡玛唯唯诺诺地跟在维恩身后,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生怕惹到了前面怒气冲天的男人,只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维恩的颜色。

  烦躁地拉开座椅,维恩将自己摔进背靠里,陷在座椅里仰头出神,天花板上的煤气灯散射出刺眼的光线,他不得不用左手挡在双眼前来逃避这糟糕的现实。

  韦尔斯和他的旧日交情早就消耗的一干二净,难以让人相信他们在巴别塔的时候曾是亲密无间的朋友,起死回生的人性情大变,再也不复从前,还有那个莎乐美。

  如果说现在的韦尔斯身上还尚且存在有“人理”的部分,那莎乐美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脸美心恶的蛇蝎毒妇,巴托里伯爵夫人都比她来的善良,那个热衷折磨少女的血腥玛丽在她面前简直都不堪一提,巴别塔怎么就偏偏派了这两个人来。

  他脑海中浮现出女人的脸,阴冷美艳,扯开嘴角露出的那口阴森的白牙让人胆战心惊,从天灵盖窜起的凉意深入骨髓,还有卡玛,怎么就偏偏被那个怪物给看上了,想起他年少无知的时候被忽悠着去看的“收藏品”,维恩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感涌上。

  眼角瞥见正作鹌鹑乖巧状的女孩,维恩只能收起那些负面情绪,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先去休息吧,明天再说。”

  说罢,维恩起身走到店门口,残阳微细的光透过玻璃的折射,在地上透出张牙舞爪的怪相,他站在门口沉默良久,店门外的柳树在晚风的吹拂下微微舞动着,维恩伸手将窗口挂着的牌子翻了过来。

  “好,好的,维恩先生。”卡玛像是每一个寄人屋檐下的可怜女孩一样,垂头丧气地转身上了楼梯,不多时,一个毛茸茸地小脑袋又从楼梯的拐角处探出来,无言的用眼神朝维恩撒娇道。

  维恩甚至能都出现女孩身边笼罩着阴郁色彩具象化的幻觉,只能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样子,一言不发地坐在柜台后看他整理的线索,几本笔记杂乱的堆放在桌上,上面净是些鬼画符似的图案,和之前羊皮卷上的看着像是同出一宗。

  几秒之后,卡玛端坐在维恩对面的小椅子上,上半身微微前倾,双手交握着放在膝上,轻咬嘴唇,眼底透着希冀的光。

  维恩无语,天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他明明只是想自己好好再整理下线索,就在一瞬间,某个不知名的恶魔占据了他的大脑,等他再清醒过来,卡玛就已经欢呼雀跃地从楼梯上小跑下来,眨巴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站在他面前了。

  “维恩先生,拜托了,我想帮你的忙。”卡玛露出小狗似的星星眼,语气拖长撒娇道,“拜托拜托,求你了,你收留了我,我也没有什么好报答你的,至少让我帮你调查案件吧。”

  仿佛维恩只要一拒绝这个小可怜,她就当场哭给他看。

  严格意义上来讲,你只是暂住我家而已,等你想起那个杰克的样子,案子也基本快破了,你也不该继续留在我家了。维恩心里默默吐槽道,卡玛知恩图报他很受用,但这也确实不该是她一个无辜的小女孩该掺和进来的,巴别塔可不会恪守什么不伤及无辜之类的骑士道。

  几番思量,维恩还是打算拒绝卡玛的好意,他移开视线,还是不忍心看见接下来会出现在在她脸上的失望表情:“好。”

  ?维恩缓缓打出一个问号,卧槽闹鬼了!?他嗓子眼里的单词还是拒绝呢,脱口而出的回答怎么就成同意了???

  男人的面子总归还是要的,维恩也不好反悔,只能妥协道,“你明天和我一块走吧。”

  等这会儿新鲜劲过去了,卡玛也总该知道这不是闹着玩的了。

  维恩摩挲着手上的记事本,那一页的边角已经磨损的产生了细微的绒毛,暗自思索,看在他们从前的交情上,某位教授或许愿意帮他一个小忙来还人情债,毕竟他可是帮教授逃过了他四任妻子在离婚时的敲诈,连本带利总得偿还的吧。

  “谢谢你,维恩先生,早点休息,晚安。”得到满意结果的卡玛甜甜一笑,哒哒哒地回楼上去了,转身的时候,她耳边的小巧坠子随着转身的弧度在空中舞着,晶莹剔透的淡淡紫色,称得那一点露出的脖颈雪白,煞是好看。

  “等等。”维恩开口叫住了卡玛,他想起了之前奥尔的嘱托,开膛手杰克在逃的事情可还没解决,不知道卡玛有没有从那起可能就发生在她眼前的凶杀案的阴影中走出,维恩试探着询问女孩道:“杰克,那个凶手,你有看见他的脸吗?”

  女孩停住了上楼的脚步,转过头来望着维恩,灯光从她身后的角度倾泻而下,修长微卷的金发闪着耀眼的光泽,浓密的睫毛在她的眼下投下一片阴影,“没有,我不记得了,那天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我什么印象都没有。”

  “很晚了,维恩先生,早点休息吧。”卡玛留下最后一句晚安,头也不回地径直上了楼,显然不愿意多谈此事。

  楼梯吱呀摇晃的声音,女孩高跟鞋踩在木制楼梯上的声音,回荡在静默的狭小室内。

  搞砸了,维恩头大地扯了扯头发,这下可好,没问出来个所以然就算了,还往人伤口上撒盐。

  倒霉事一桩接这一桩,他烦躁的合上手中的笔记,上面的内容和记忆中的相去甚远,基本都没什么参考价值,巴别塔的人自以为高人一等,认为低劣的种族不配掌握高阶神秘,绝不轻易允许资料外泄,这些拼凑起来的笔记,还是他花了大价钱找到的,却是徒劳功。

  还是等见到了教授再说别的吧,维恩做出了决定,笔记随手丢在柜台上,也转身上楼睡觉去了。

  大厅里恢复一片寂静,只有笔记本封面上镶嵌的不知名宝石,发着幽幽的光,不多时,也微弱到肉眼难辨的亮度,波光流淌中,有不知名的能量流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