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虚惊一场

旧日遗神 秘哨 2044 2019.12.31 20:00

  艾伦提供的私人警卫确实很有用,没让维恩多等,很快就带回了消息。

  “苏格兰场警探带走她的?”他难以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内容,明明是一出绑架戏码突然就要切换到监狱风云了?

  “没错,维恩先生,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将她带走的,带着苏格兰场的警棍。”那警卫恭敬地说道。

  “嗯,我知道了。”维恩只等点点头,向艾伦告辞,“谢谢你的帮忙,艾伦,我先回去了,下次有机会再答谢你。”

  “不用客气,维恩。”年轻的伯爵笑得意味深长,“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维恩一阵恶寒,也管不上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了,他现在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苏格兰场和卡玛的关系上。

  苏格兰场把人带走的?他们那群人找她能有什么事?

  ——是杰克的案子,维恩想起来了,卡玛作为唯一的目击证人和幸存者,苏格兰场一直想从她嘴里问出来杰克的具体特征,好能颁布更加详细的通缉令,也能让他们的日常搜查有个凭据。

  他不是都和他说了卡玛还没想起来吗?维恩有些不舒服,奥尔直接越过他的行为有些冒犯人了。再其次,就算他们苏格兰场有事找人,也没必要对一个无辜的助手下手吧,能从下午昏到刚才,这得是多大的手劲才能做得到。

  这么想着,维恩决定去找奥尔问个清楚,怒火中烧的赶往奥尔的住所,这次他倒要看看他能怎么解释。

  砸门的声响震耳欲聋,连他的手也被门弄得生疼,周边一户被吵醒的人家不满地吼道,“你这是扰民!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维恩充耳不闻,只等着眼前的门何时能开,里面的人好出来给他一个解释,结果门是开了,开门的人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呃,维恩先生,晚,晚上好。”见到怒气冲冲,跟个炮仗一点就炸的维恩,女孩心虚的小声打招呼。

  “晚上好啊。”维恩先是一愣,继而咬牙切齿地说道,阴森森的字眼一个一个从牙缝里挤出来。

  他在这担惊受怕一个晚上,她倒好,跟个没事人一样的和他打招呼。

  “维恩先生,你先别生气,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的。”女孩鹌鹑似的瑟瑟发抖,蜷缩在门板后的角落位置,只敢露出小半个毛茸茸的金色脑袋。

  “其实这个事吧,也不能怪她,主要是苏格兰场那边......”听到敲门动静的奥尔过来了,嘴边叼着烟斗在一旁插嘴道,话都还没说完就收声了。

  “奥尔,你先闭嘴。”维恩伸手过去一把捂住了奥尔的嘴,转头望向卡玛,“你继续解释。”

  “好,好的,维恩先生”女孩被吓得一个激灵,一五一十地把苏格兰场的计划抖了出来。

  计划里是这样的,她当作诱饵在之前开膛手杰克出没的范围里,扮作醉酒的落单女性溜达,而苏格兰场的人会埋伏在附近的民居里,本来是死马当做活马医,没想到效果好的出奇,虽说一开始有几个醉汉垂涎少女美色,想占她的便宜,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摔跤的摔跤,撞墙的撞墙,苏格兰场埋伏的警探还没出面就已经解决了。

  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很快上了勾,深更半夜,流落街头的女性,卡玛冒名顶替的是一位来自东城区的妓女,现在那位妓女已经被安置在了别处,放出了几天的风声,就等着今天晚上收网,也亏得维恩离开了,不然还不知道他同不同意。

  “那按你所说,你只是答应苏格兰场来当作开膛手杰克的诱饵,为什么那个可怜的助手还被人一闷棍放倒了呢?做戏做全套也没有必要吧?”

  “我不知道,维恩先生,我是和他说我有要事,他自己就让我离开了。”

  这和那个助手说的话可是截然相反,维恩看着眼前泫然欲泣的少女,到底是忍不下心说什么重话,束手无措的他只能问出“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这样无可奈何的话。

  “我不希望让你担心,维恩先生,我怕给你添麻烦。”她红着眼眶,像是有天大的委屈。

  “那你的脚是怎么回事?”维恩注意到她左脚脚踝处的红肿,触目惊心的肿胀程度。

  “逃跑的时候崴到脚了,好疼。”她眉眼低垂,略微嘟起嘴小声地说道。

  “唉,”维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纵使一开始有天大的怒火,在她面前也无从谈起,再说了,他也不过是个监护人一样的角色,有什么资格说教她呢?

  “维恩,开膛手杰克已经落网了,这该是好事,”看不懂气氛的奥尔不合时宜地开口,拍拍维恩的肩膀:“我请客,我们去老地方喝一杯?”

  “等会再说,你先出去。”

  “欸?这可是我房间......好的,我马上走。”被维恩一瞪,奥尔灰溜溜地从大门出去了,临走前还特意合上了门扉,“你们慢慢聊,我出去抽根烟。”

  “维恩先生,你是不是要赶我走了。”“我知道我留在你这里,是因为我是唯一的目击证人,需要保护,但是现在案子结了,我也没理由留在这里了。”

  “.........”维恩默默不语,沉默的空气在两人间流淌。

  他看着眼前的少女,她正小可怜似的垂着头,听候他的发落,纤细的手指揪住裙摆上的蕾丝装饰,米白色的花朵被她蹂躏的不像样子。

  “你可以多呆一段时间,至少等你脚上的伤好了来再说吧。”他做出了决定。

  “!”听见答案的女孩抬起头来,看着维恩的眼睛,“谢谢你,维恩先生!”

  相比起女孩冁然而笑,维恩看着有些魂不守舍。这个决定是对的吗?他在心底问着自己,把她放在身边,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先不提他背后别的事情,但就说她表现出来的,这个女孩不可能就那么简单,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最终必然是麻烦多过其他,但是——

  他总要知道,她到底是谁?

  卡玛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眉眼弯弯,还有这种方法啊,愧疚,人类的心理,真好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