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地堡

旧日遗神 秘哨 2029 2019.12.26 20:00

  地堡的开启是悄无声息的,除却机关转动的细微咔哒响声,再无别的动静。

  这个埋藏着存放着世纪秘密的地堡,就在维恩面前缓缓打开。

  起先是浓稠到像要化成实体的黑暗,交织着,缠绕着,在察觉到有人进入后,通道两侧挂着煤气灯才一个接连一个的亮起,传染似的扩展开来,漆黑的空间变得灯火通明。

  有了光线的加持,他才发现眼前是深不见底的层层台阶,如果刚才不是教授拦着了他往里走的步伐,他咽了口口水,这个高度摔下去可不太妙。

  教授从内部通道入口的墙上取下两张带着细长鸟喙的黑色面具,摸索着在背部的位置折断保险索,扣在面上,又将另一张递给维恩,“下面的空气主要是为了保存,不适合人类呼吸,你还是先带上比较好。”

  维恩从善如流地接过,效仿着教授的样子,面具的眼部类似昆虫的复眼,本以为视线或多或少会受到些影响,戴上后他才发现这面具的存在感基本为零,不仅没有影响视线,反而能更清楚的看见眼前的景象,颇有高清眼镜的感觉,也不知道这种黑科技是怎么造出来的。

  等到维恩处理完,教授检查过后,才放心的带着他往下走,“再有一会就能到了,进去之后也记得不要取下来。”

  “好的,教授,谨遵你的旨意,就是我死了,这玩意儿也会挂在我的脸上的。”维恩开玩笑道,心里也不把这个当一回事。

  “我没和你开玩笑,”教授神色凝重,“之前有人因为这个......你就记得不要取下来就是了。”

  教授想起来之前某个粗心大意的研究人员,就因为面具后的背扣没有扣严实,在那个房间里面出了意外......现在,他可能在某个实验室里为女王“工作”吧,想到这里,教授连连叹气摇头,可惜了,那个研究员是个好苗子,科研能力强,心理素质也不错,假以时日,说不定也能成就一番事业,他还很看好他来着,可惜世事无常,命运总是喜欢和人开玩笑。

  好吧,这确实还挺重要的,维恩被教授这突如其来的严肃愣住,下意识地点点头,跟随着教授的步伐迈下台阶。

  地堡的内部构造很统一,每隔大概三十级台阶的位置,就会多出来一道金属门,上面用黄铜铸造的罗马数字写着编号,都是崭新的牌面,时间没有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

  头顶上是网格状的横版,把运输管道封闭在上层,连接处有细微的蒸汽飘散出来。

  地堡的内部很安静,连彼此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维恩下意识的放低呼吸的声音,耳边充斥着若有若无的细微声响,不知从何而来。

  越往下走,越能感受到呼吸不畅的胸闷感,温度也持续下降到让人不适,脚下的楼梯仿佛没有个尽头,维恩心思开着小差,默默吐槽道这科学院真不是人干事,都能修一个埋在地下这么深的地堡,也不愿意安个升降梯之类的。

  上面的还是中规中矩的研究院风格,冷硬的金属光泽泛着理性的机械美,纯白和纯灰的世界。

  下面就带有些许的魔幻色彩,在越过编号为“X”的金属门之后,后面的门可就变得诡异起来,荆棘鸟,沙漏,弯月,倒三角,这些不明意义的图案刻在门上,让人捉摸不透,门的材质也开始变得千奇百怪,流体,胶状,还有的干脆就是一块木板。

  维恩啧啧称奇地打量着这些古怪的门框,对背后装着的东西也很是好奇,强烈的探知欲抓耳挠腮地烦扰着他,忍不住开口,“这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不知道才是最好的。”教授高深莫测地说道,“还记得进来前我和你说的吗?”

  “好吧。”维恩悻悻闭嘴,不再好奇这些东西,至少面上表现出来是这样的。

  他只是把眼前所见的都装进了脑袋中的保险箱,等有朝一日破开谜底。

  近似野兽的嘶吼从维恩前面的通道中传来,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教授面色如常,像个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一样继续往前走。

  “嗯?”走在前面的教授留意到身后的人没有跟上,转身看向杵在原地的维恩,“怎么不继续走了?你不是急着要用那些资料的吗?”

  “教授,这是什么声音?”维恩皱着眉头仔细分辨着,这个声音听着就能知道主人的吨位不小,不是老虎,不是豹子,不是熊,不满足于任何一个他已知的大型动物的咆哮,想破头,他也没想出来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什么什么声音?”教授狐疑地看着维恩,只当他在开玩笑,“别闹了,马上就到了。”

  这还真像恐怖片中的经典场景,两个人行走在寂静望不到尽头的神秘通道里,一个人察觉到些微动静,另一个不以为意,最后,两个人都因为某种神秘的未知生物,或者神秘力量而消失在通道里。

  维恩只能安慰自己是过于紧张出现的幻听。

  看着教授远去的背影,维恩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刚才路过的某扇门上的图案似曾相识,提高声音问道:“教授,你知道“全能会”吗?”

  一系列诡异的发展仿佛串联了起来,他突然有种莫名的预感,教授可能有他想要的答案。

  虽然维恩是这么想的,心底还是默默期盼着教授不知道,他没有牵扯进这件事情之中,教授对他而言亦师亦友,很难再碰到相似的人了。

  “全能会?你从哪知道这个的?”教授脚步停顿了一瞬,反过来询问维恩。

  “一个朋友提起的,就觉得名字很奇怪,想问问教授你知不知道,也给我长点见识。”维恩打着哈哈,不透露消息来源的真实途径,有些失望教授的反应,这已经和他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没有,我也不太清楚这个,是什么新的科学组织之类的吗?伦敦科学院随时欢迎新鲜血液的加入。”教授沉默半响后回答道。

  “谁知道呢?”维恩耸肩,看似漫不经心地提起一件轶事,实则全身上下的注意力都关注在教授身上。

  “教授,我还以为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是个全知全能的人。”

  “只有上帝才是全知全能的!”教授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很快又冷静下来,“我也有很多不知道的,维恩,你过于抬举我了。”

  “会吗?”维恩笑笑。

  教授避开他探寻的视线,声音中带着些许不自然的僵硬,“到了,就是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