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遗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钟塔

旧日遗神 秘哨 2117 2019.12.20 20:00

  喀斯特钟塔,被遗弃的场所,在维多利亚号建设成功之前,这座钟塔地下埋着的蒸汽机,为大半个伦敦城提供动力。

  无法将全部能源转换成动力,喀斯特的能源消耗可是个不小的数字,维多利亚号有效的减少这些损失,喀斯特钟塔就在内阁的投票之下成了遗忘之地,过时生锈的机械装备没了能源的供应,成了一具空有外壳的摆设。

  伦敦今天的天气可不太好,弥漫的大雾将周边的建筑染成乳白色,,雾气散漫地流动着,人在看不清的时候,往往会陷入奇异的怪想仿佛有未知的生命蛰伏在这片朦胧之下伺机而动。

  历史上的伦敦作为雾都闻名,除却自然原因外,大量工厂生产和居民燃煤取暖排出的废气积聚在城市上空,难以扩散,整个城市一年当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笼罩在迷雾之中。

  雾气弥漫中的钟塔,蒙上了神秘的面纱,哥特式的塔尖直冲云霄,冰冷地注视着苍生。

  两人站在高耸的钟塔前,明明是近在咫尺的距离,维恩却都快看不清卡玛的脸。

  “维恩先生,这里好冷啊。”卡玛穿着的洋装华而不实,伦敦阴冷潮湿的空气无情的侵蚀着女孩的体温,卡玛顾及着体面,只能忍下取暖的小动作,小声地向维恩抱怨着。

  “冷?”维恩一愣,他自己在外面呆惯了,早就已经开始习惯这种低温,倒是高估了卡玛这样的小女孩对于低温的承受能力。

  维恩把外套脱下,绅士地披在女孩的背上,希望这能让她好受点,“先穿着我的外套吧,很快就回去了。

  卡玛捏紧了维恩外套的衣角,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眼睛里放着异样的神采,低声细语地呢喃从那耀眼的金发下传出:“谢谢。”

  维恩只顾着端详眼前这把锈迹斑驳的锁,没留意到卡玛的小女生情绪,也错过了女孩的害羞。

  锁的样式像是伯明翰制造,组合锁上面刻着几个花体字符,依稀能辨认出3,7的数字,还是把密码锁,不难解开,维恩只稍微调动了几块小齿轮,锁就应声而开。

  推开尘封多年的大门,灰尘带着腐朽的气息铺面而来,这里已经多年没有人类活动的踪迹。

  维恩摸出兜里的简易煤气灯,这种通过使用内部的压缩煤气,能持续照亮十个小时的一次性消耗品,他一直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现在不就排上了用场。

  钟塔已经十几年没有人来过了,光线所及的位置,倒塌的摆设,蛛网连成一片,地面上厚重的灰尘让人无从下脚,维恩压下强烈的洁癖感,走了进去,鞋印一个接着一个地浮现在尘地上。

  卡玛有些惊惧地凑到维恩身旁,愁眉锁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小声说道:“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维恩先生,这里好恐怖啊。”

  维恩只能安抚地拍拍女孩的肩,让她再耐心的等一会,实在是觉得害怕的话,“我把煤气灯给你留一个,你在这等我下来就行了。”

  说话的同时,维恩打量了几眼铁质的楼梯,本该是黑色的铁质面锈迹斑驳,随时都有一脚踏空的风险,让卡玛留在这,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我和维恩先生一起。”卡玛摇头拒绝了维恩的提意,“我希望能帮上你的忙。”

  维恩一阵感动,心底涌上一股暖流。

  钟塔不高,除了卡玛的头饰因为固定不稳而掉落的小插曲,几个转身后,两人最终顺利地抵达了终点。

  中央还摆着一张木制的方桌,用作工作台使用,上面还有没被带走的光谱仪,它的主人再也没有了使用它的机会,试管里的各色药剂都混杂进灰尘变得一片浑浊,几本展开的书重叠着摆在桌上,表面的字迹早已被时间变得模糊不清,只能看清几个奇怪的字符和图案。

  维恩一一扫过那些仪器道具,再“普通”不过的炼金道具。

  “维恩先生,看看这个。”卡玛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娇声呼喊着让维恩过去瞧瞧。

  维恩凑近一看,女孩握着一张羊皮卷,奇异的符号以排列成圆圈的规律呈现在羊皮卷上,中间绘着一个神似荷鲁斯之眼和黑色太阳结合体的图案,整张羊皮卷散发出不详的神秘气息。

  “你从哪找到这个?”维恩从卡玛手中接过羊皮卷,皱着眉头追问道。

  “就是那。”卡玛指向方桌侧面的一个抽屉,除了羊皮卷,里面还放着两块细长的红色宝石,透过光端详,比起红宝石,这更像是两个装着粘稠红色液体的玻璃储物盒。

  卡玛闪着星星眼,渴求着维恩的表扬,维恩敷衍地摸摸女孩的头,勉强夸赞了一句,继续皱着眉头解读着羊皮卷上的内容。

  鲁尼文,在中世纪的欧洲用来书写某些北欧日耳曼语族的语言,特别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与不列颠岛屿通用,消失的东西重现于世,可带不来什么好消息。

  看完最后一行,维恩的大脑内就只剩下一句话。

  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维恩盘算着继续往下追查的风险,这已经不是报酬多寡这样的小事了。

  要不然放弃这个失踪案,或者干脆和那位贵妇人说她丈夫私奔了吧,砸自己的招牌总比再被那群神经病缠上强,黄金黎明可是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就没安定过,好不容易消失了,他也不想再多给自己找一个麻烦。

  维恩的大脑里搅成一团乱麻,平时埋藏在心底的想法争先恐后地跑出来,强调着它们的存在感,就在维恩脑内天人交战的同时,不知从何时开始,空气中弥漫开一股腥甜的气息,妖异堕落的红花开在脚边,指引亡灵的标志。

  维恩察觉到了这不寻常的味道,脸色大变,一把拉过卡玛,准备快点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红花,甜香,他绝对不会记错,那个比恶魔更恐怖的女人就在这里。

  “维恩先生......等等.......发生什么了......”卡玛不明所以,踉踉跄跄地随着维恩的拉扯而移动,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可惜晚了一步。

  “维恩,你不该来的。”阴影中传出来一声略带妩媚的女声,末调带着柔软的钩子,狠狠地在男人的心头挠上一把。

  “Ça fait longtemps.”

  维恩抽抽嘴角,勉强扯出一个假笑。

  他怎么就忘了,疯子总是成群结队的出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