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说说大学那些事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不到长城非好汉

说说大学那些事儿 痕迹飘流 4002 2019.11.26 20:23

  “去长城十三陵来回30元喽~”

  “不用排队,差两位就开了~“

  余潇和宿舍其他三人第二天一早刚从积水潭地铁站下车,按大幅标语提示沿地铁一路走去,沿途不断有人大声吆喝。

  余潇两眼通红,像是被人从被窝里硬生生的拽出来一样。

  事情还得从前一天晚上余潇醉酒开始说起。

  ……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余潇大声吟道。

  顾枫摸了摸额头,感叹道:“余潇又来了。”

  冯浩道:“给他一把剑,我估计他就敢舞起来。”

  杨子萌道:“他这该不会是李白上身吧。”

  冯浩笑道:“那我得赶紧拿个小本子记录下来,发财指日可待啊!”

  余潇继续喊道:“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杨子萌突然插了一句:“我听说长城有好几个,你们说***题词的这个到底是哪一个啊?”

  顾枫道:“问余潇啊,他肯定知道。”

  余潇以手作剑,在空中划出:“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顾枫摇了摇头:“疯了疯了,我来查吧。”

  嗒嗒嗒...***题词的长城是哪一个。

  “查到了!是八达岭长城!”

  余潇又转了个圈,扯着嗓子喊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杨子萌提议道:“我们明天没课不如就去这耍耍?”

  冯浩想了想:“可以啊,来北京有些日子了,还没逛逛呢。”

  顾枫道:“+1。”

  三人又全部望着发疯的余潇,异口同声道:“附议!”

  ……

  四人好不容易挤出了地铁通道,穿过行人斑马线,来到德胜门箭楼北侧。四个人傻了眼,于是顾枫上前询问保安应该在哪排队。

  于是他们又从立交桥下面绕去乘877排队处。

  正所谓秋高气爽,趁这个季节出来旅行的人并不少,停车场被塞得满满的。到了排队等候处,果然已经排起了长龙。

  余潇喘着气,道:“我说你们一大早发什么神经,这是把我拉哪来了?”

  杨子萌摇了摇头:“秋季正是踏青的日子,你不觉得应该出来走走,而不该在宿舍里虚度光阴吗?”

  余潇骂道:“秋季踏你妹的青,踏青的是春季!”

  杨子萌不满道:“嗨,狗咬吕洞宾啊你。”

  顾枫连忙上前支开二人:“干什么,干什么?”

  冯浩补了一句:“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

  哈哈!四人都笑了。

  冯浩道:“出来玩,大家都开心一点嘛。”

  余潇摊了摊手:“所以你们到底要拉我去哪?该不会是去长城吧?”

  顾枫道:“bingo!”

  余潇道:“说人话。”

  顾枫道:“你猜对了。”

  “我去!”余潇脚一软,险些摔倒。

  冯浩扶住了余潇:“你怎么这么虚啊,你行不行啊。”

  杨子萌补刀道:“就是啊,余潇,你到底行不行啊?”

  余潇怒道:“吗的,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走吧!”

  四个人足足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才挤上一辆大巴,开始了这次长城之旅。

  ……

  “北京有八达岭、居庸关、慕田峪、黄花城水长城、水关长城、箭扣长城、司马台金山岭长城等多处长城遗址。初来北京参观游览的人往往不能分辨,而旅行社总是以游览长城的统一说辞混淆到底是去哪个长城,反正这些地方都叫长城。其实,每个长城的特点景色都不一样。”

  车上的公交导游沿途开始讲解各个长城的区别。

  余潇道:“说实在的,我以前还不知道这些长城有什么区别。”

  冯浩道:“余大文人都不知道,那我们就更不知道了。”

  余潇抱拳道:“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冯大师才是人杰啊。”

  顾枫道:“我先前倒是查阅了有关资料,据说八达岭水关长城位于北京市西北40公里,比较原始,不太适合游客攀登。”

  “而居庸关长城位于昌平县城以北20公里长的关沟中,是长城上重要的关口,历史上曾有许多著名的战役在这里发生。这些余潇你应该听说过,李自成的起义军,就是闯开了这道雄关,才长驱直入北京城的。”

  余潇点了点头:“那这一部分应该非常残缺了。”

  顾枫感叹道:“是啊,居庸关长城大部分是近年来整修的,古迹较少。”

  车上的公交导游又开始播放道:“八达岭古长城距八达岭长城景区西南5公里,虽然长城残缺,却依旧风骨犹存,气势宏伟。”

  “鉴于此,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北京,我们一般都推荐建议去八达岭,也就是这班车的目的地,名气大、风景好、交通方便。”

  ……

  郁达夫曾这样描写过北京的秋天:“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声。

  在北平即使不出门去罢,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来住着,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训鸽的飞声。”

  余潇望着窗外,似乎也想感受那秋的意味。

  去往八达岭长城的路上,有时候车子会在漆黑的隧道前进,没有尽头似的,长得让人绝望,却又会在出了隧道的瞬间明亮了起来。

  现在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巍峨的崇山峻岭,偶尔有一段长城的断壁残垣,伴着那漫山秋叶,风景让人望的痴了。

  每当看到一段城墙,顾枫就拿起单反抓拍,生怕错过了这美好的瞬间。

  杨子萌也在四处观望,看看有没有什么漂亮的小姐姐。

  冯浩无奈的望着杨子萌,自从失恋后,他确实转变的太大了。

  余潇突然想起,他来北京之前曾和凌小月许诺,要带她上长城,要带她吃烤鸭...他拿起了手机,想要拍一张照发给凌小月。

  可是他又放下了...他用力的摇了摇头。

  顾枫道:“怎么了余潇?”

  余潇苦笑一声,他已经分手了。

  “没事,我看看你拍了什么。”

  公交的导游播报又响了起来:“八达岭长城是我国古代伟大的防御工程万里长城的一部分,建于明代弘治十八年,是明代重要的军事关隘和首都北京的重要屏障。”

  “城墙全长3741米,随着山峰的走势,蜿蜒起伏,如巨龙盘绕。是明代长城最杰出的代表地段,其地位之显要,名声远大,景色之壮观,是其他任何地段的长城所不能替代的。”

  听到最后一句话,冯浩不由得笑了笑:“我算是发现了,每一个景点都要吹一吹自己是如何独一无二的。”

  杨子萌道:“不说的牛逼一点,你也不会想去对吧?”

  ……

  这一车各怀着不同心思,但对长城有着相同的无限的向往和仰慕的心情的游人终于到达了八达岭长城。

  四人刚下车,就有穿着义工服装的人在维持秩序。

  “别挤,别挤!”

  “往前面走,往前面走。”

  一路上八达岭长城五个字标识的很清楚,他们沿着路牌走了十几分钟,就到达了售票处。

  这里当然人更多,更挤。

  余潇突然发现自己有点饿了,他转头向顾枫问道:“有吃的吗?”

  顾枫从包里掏出一瓶八宝粥:“给你吧。”

  余潇连忙拿了过来:“谢咧,你这可真救命啊。”

  他拉开盖子,直接喝了几口:“嗨,畅快!”

  冯浩突然想起了什么,道:“你们都带了学生证了吧?”

  售票处门前的横条写着:“成人票40元,学生票20元。”

  顾枫点了点头:“带了啊,包里装着呢。”

  杨子萌干脆直接拿在了手上。

  “卧槽!”余潇口里的八宝粥险些喷了出来。

  杨子萌连忙退后几步:“我去,你干嘛啊?”

  余潇摸了摸身上的所有口袋,抱怨道:“我没带学生证!”

  杨子萌哈哈大笑:“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

  顾枫劝慰道:“算了算了,还好差价并不大。”

  说罢,他们已经排到了窗口。

  售票员问道:“几张票?”

  顾枫道:“三张学生票,一张成人票。”

  余潇还想争取一下:“没带学生证行不行啊?”

  售票员摇了摇头:“学生凭证半价。”

  余潇叹了口气:“唉,好吧。”

  杨子萌故意喊道:“嗨,兜里还装着学生证真是太好了,节约了一半的钱!”

  余潇骂道:“我草,杨子萌,你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再往上走分为南线和北线,南线较短,我们走北线吧?有八个烽火台!”认真听了导游讲解的冯浩难得没有开车。

  杨子萌活动了下身体,道:“那我们比赛吧?看谁先到北线最后一个烽火台?”

  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第一次踩在长城的石阶上。没做任何准备就被拉到这趟旅行的余潇激动的用手轻轻抚摸着长城的青砖,心中感慨万千。

  不等其他两人反应,冯浩和杨子萌瞬间达成了共识,向前跑去。

  “快跑啊余潇!追上他们。”顾枫也奔了出去。

  “我靠,怎么了,你们怎么都跑了?又没有逃票啊!”

  可是他们三个越跑越远,余潇见状也只得快速跟了上去。

  ……

  登上长城确实是个体力活,顾枫刚开始还能跟上脚步,可是他身上的单反太过沉重,过了几个烽火台后,便被甩在了后面,正在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气呢。

  杨子萌道:“顾枫呢?”

  余潇手撑着膝盖,喘了口气:“他不会跑前面去了吧?”

  冯浩摇了摇头:“不可能,我一直在前面。”

  杨子萌骂道:“放屁!我才在前面。”

  余潇挥了挥手:“好了,好了,注意点素质,这里还有外国友人呢。”

  确实有许多人慕名而来,其中就有许多外国人,有的还头发花白,拄着拐杖。

  杨子萌道:“啧啧,顾枫这小子真给我们丢人。”

  冯浩点了点头:“对,你看,连老人家都比他体力好。”

  杨子萌又道:“而且老人家还依然有说有笑的往前走,他竟然就在原地休息了。”

  他们在钦佩老人家的精神给他们点赞的同时,毫不留情的嘲笑着顾枫。

  余潇道:“我去,你们也太落井下石了吧。”

  突然有一个外国人朝他们走来。

  杨子萌道:“我去,那鬼佬是不是向我们走来?”

  冯浩道:“好像是,余潇,你不是想锻炼你的英语吗?机会来了。”

  余潇摆了摆手:“我去你的,别闹。”

  外国人指了指相机,朝三人笑眯眯地问道:“Hello,could you take a photo for me?”

  余潇松了口气:“这我听得懂,这我听得懂。”

  杨子萌道:“废话,瞎子都知道是帮他照相。”

  余潇接过相机,打了个ok的手势。

  外国人道:“Thank you。”

  余潇笑了笑,终于用上了:“you are welcome。”

  顾枫此时也赶了上来,他的脸依然有些红,气仍有些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四人站在青砖上,望向远方,当真有无限的感慨。

  这时余潇突然来了句:“什么不到长城非好汉,我们一大早就这么折腾,以后谁敢不说我们是好汉我先砍了谁!”

  哈哈哈!四人又笑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