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说说大学那些事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检查宿舍卫生

说说大学那些事儿 痕迹飘流 2513 2019.11.29 13:45

  华灯初上,夜未央。

  歌舞笙箫,古道旁。

  从江南小镇的清新婉约到十里洋场的纸醉金迷。

  从国际化港口的通宵达旦到现代化大都市的八街九陌。

  这里的魔力始终如一。

  上海,一个让你能感受到醉生梦死,却无法留下的地方。

  凌小月漫步在黄浦江畔,波光粼粼的浦江水,倒映着赤橙黄绿蓝靛紫那炫丽的色彩。一艘艘的游艇在江上往来,船上的人望着两岸,好似穿越古今一般。

  右面矗立着52幢风格迥异的古典复兴大楼:哥特式的尖顶、古希腊式的穹窿、巴洛克式的廊柱、西班牙式的露台。

  只一眼望去,百年沧桑尽收眼底。

  左面便是镶着三颗宝珠,直插云霄的东方明珠,这座造型别具一格的广播电视塔,余金茂大厦和环球金融中心交相辉映,云雾来时,更显缥缈。

  韩林轻轻道:“听说这里曾是一片荒芜的浅滩,沿滩有一条十分狭窄的泥路,只供船夫拉纤时行走。那时候滩的西边还只是一大片农田,散布着星星点点的茅舍。”

  凌小月点了点头,似乎也在感叹事态变迁;深圳曾经也只不过是破旧荒芜的小渔村罢了。

  天虽暗了,时间却还不晚。走在外滩上的行人不少,大多看起来像是游客,从他们的神情中就能感受出来。上海是个高速发展,快节奏的城市,在这里工作的人很少会有这样的闲情雅致。

  凉风习习,今晚的月色迷离,竟伴有寒星几点。韩林一路上给她讲着上海的变迁,仿佛他在这里长大似的。

  凌小月上学的时候就不太喜欢历史,可是这些话从韩林口中说出来,却一点也不枯燥。这时一个女生跑向了韩林:“帅哥,你可以帮我们拍个照吗?”

  韩林点了点头,拿起那女生的手机,跟了上去。

  凌小月便也停了下来,望着那流动的江水,感觉到十分惬意。

  深圳并没有江。

  她旁边的一个男生,望着对岸,竟情不自禁的高歌起来:

  “小河弯弯向南流,

  流到香江去看一看。

  东方之珠,我的爱人。

  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他的朋友拍了拍他,显得有些无奈:“大哥,东方之珠和东方明珠是两回事,香江也不是黄浦江。”

  那男生有些不好意思,脸红道:“那香江指的哪里?”

  “那指的是香港。”

  凌小月听到这里也扑哧一笑。

  “看到了吧,人家女生都笑你了。”

  那个男生表情十分尴尬:“我还以为东方之珠讲的就是东方明珠,出丑了出丑了,走啦走啦。”

  夜又深了些,那两个女生还在不停地变换着姿势,韩林也在耐心的帮她们找着角度。

  风又凉了些,凌小月将手插进了口袋,她默默地看着韩林;她突然发现,风一直都在的,只不过因为韩林在她身旁,才抵去了这寒风的侵蚀。

  ......

  “男生宿舍果然不是人呆的地方。”这是刘思琪等几个女生突袭检查了几个男生宿舍后的结论。

  零食撒了一地,衣服袜子满天飞,外卖什么的都堆成了山。到处是垃圾,无论是床底,床的夹缝,还是柜子,能塞垃圾的地方都塞满了。更可怕的是厕所,那一股尿骚味,真是让人闻的想吐。

  现在刘思琪已经来到了最后一间男生宿舍,3303宿舍的门前。她只希望能抓紧结束自己的任务,赶快离开这里,不要再忍受这样的折磨。

  她拉了拉门,门是锁的。

  “咚咚咚...”刘思琪轻叩了几下门:“请问3303宿舍的同学在里面吗?我是今天来检查卫生的刘思琪。”

  杨子萌此时刚在篮球场上挥洒完汗水,正光着膀子,哼着小曲儿,往宿舍走去。

  “我靠!”他看到宿舍门前站着一个女生,不由得喊了一句。

  “啊...”刘思琪一声叫喊,马上捂住了眼睛:“快穿上,穿上!”

  杨子萌慢悠悠地套上了衣服,默默道:“大惊小怪;对了,你是谁啊?”

  这一股汗臭味,让刘思琪立马就想捂住鼻子,可她还是忍住了。

  “同学你好,我叫刘思琪,是来检查3303宿舍的卫生情况。”

  “刘思琪?”哦~杨子萌立马反应过来:“刘同学你好啊~”

  刘思琪道:“请问你是3303宿舍的成员吗?”

  杨子萌点了点头。

  刘思琪又道:“你们宿舍没人吗?”

  杨子萌道:“我不知道啊。”

  刘思琪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不能再装了。他左手往口袋翻了翻,没想到扑了个空:“额...刘同学,真不巧,我出门出的急,忘记带卡了。”

  如果3303宿舍是刘思琪检查的第一间宿舍,她或许就相信了这样的鬼话,然而很不巧,这是最后一个。

  她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同学,你这种情况我刚刚也见了不少,就算你没带也不能逃避检查的。为了配合学校工作,宿舍卫生是一定要保持干净的。如果你坚持不肯开门,我只能在表格上写上不合格了。”

  杨子萌有些尴尬,心道:“这小丫头片子一点情面都不讲啊。”

  隔壁宿舍刚刚被辣手摧残过的许开听到动静,连忙出来打圆场:“刘同学,你看我们萌哥这么帅,肯定特爱干净,宿舍卫生绝对是合格的。”

  胖子李达也出来劝道:“就是啊,刘大妹子,他没带钥匙,也没办法开门啊。”

  杨子萌朝二人点了点头,心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好朋友!

  刘思琪白了李达一眼,心中有些不悦:“谁是你大妹子?”

  她又望向杨子萌,一字字道:“这是辅导员安排的工作,还希望你配合我,如果你坚持不肯开门,我只好...”

  刘思琪说着就要在表格上打个叉。

  杨子萌连忙摆手:“哎哟,我怕了你了,我叫他们回来开门好了吧?你别划,我叫他们回来开门。”

  他知道余潇最近都在图书馆复习,肯定不看手机,于是他先是打了个电话给顾枫,响了三十秒都没人接。他又打了个电话给冯浩,这次很快有人接了。

  杨子萌道:“冯浩,你在哪儿?赶紧回来!”

  冯浩道:“回个毛啊,我在五道口啊。”

  杨子萌骂道:“我靠,你怎么跑那么远。”

  冯浩小声道:“和妹子在一起呢,不说了,先挂了。”

  嘟嘟嘟...

  杨子萌一脸无奈的看着刘思琪,而刘思琪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化。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余潇正吟着诗上了三楼。

  他看到宿舍门口挤满了人,连忙走了上去:“今儿什么日子,这么热闹?”

  杨子萌看到余潇仿佛看到了救星,连忙拉住他的手,喊道:“余...哎哟,你可总算回来了。”

  杨子萌一侧身,余潇就看到了刘思琪:“哎,刘同学,你怎么在这里啊?”

  刘思琪脸唰一下红了,她小声道:“顾同学,这...是你的宿舍?”

  顾同学是什么鬼?还没等隔壁宿舍帮忙解围的男生吐槽,余潇立马抢着说:“是啊!我刚出去了一下,锁了个门。”他一边给出了肯定的回复,一边拿出了卡准备开门。

  “完了,完了。”杨子萌想起平日寝室的模样,手心都渗出了汗:枪打出头鸟,学校该不会拿我们宿舍开刀吧?

  寝室门打开的那瞬间,刘思琪和杨子萌都惊呆了!

  杨子萌难以置信,这绝不是他们的宿舍,他扭着头就要往外走。

  余潇连忙拉住了杨子萌:“你干嘛?”

  杨子萌仍是有些不敢相信:“我肯定走错了,这是我们宿舍吗?”

  余潇笑了一声,只是这笑声中却仿佛带些阴谋。

  他拍了拍杨子萌的肩,缓缓道:“这不就是咱们的宿舍吗?”

  杨子萌附耳道:“我靠,牛逼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还是他们宿舍吗?杨子萌确实应该发出这样的疑问。

  一尘不染的地板,摆放整齐的书桌,每一样像是强迫症患者收拾的一样,所有东西归置得井井有条,还有阵阵清新的香味。

  杨子萌轻轻的侧了下脑袋,看见刘思琪在评定表上写上了满分。他的身板挺了起来,笑眯眯道:“刘同学要不要进来喝杯茶啊?”

  余潇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杨子萌有个鸡儿茶。

  刘思琪摇了摇头:“不了,我还得把报告给辅导员呢。”

  “那欢迎刘同学下次再来。”杨子萌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刘思琪显得有些委屈,她也不想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啊,现在还要被人嘲讽。

  “哼!”她一跺脚,就跑了出去。

  余潇白了杨子萌一眼:“你干嘛啊?”

  然后就追了出去。

  杨子萌不以为然:“切,小丫头片子,还治不了你?让你刚刚大义凛然的样子。”

  不过,杨子萌又低头思索着:那些堆了一周的臭袜子和鞋子,还有那些堆成山的垃圾去哪了呢?

  嗯?这什么味道?杨子萌感觉那清新的味道渐渐散去,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汗酸味。他觉得有些奇怪,这味道又浓了些。

  他循味而去,又趴在了地上。

  “我草!余潇你大爷!”

  杨子萌突然一声怒吼,只见那垃圾全塞进了他的床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