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说说大学那些事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最后到达的舍友

说说大学那些事儿 痕迹飘流 3046 2019.11.20 16:15

  咚咚咚...咚咚咚...

  杨子萌翻了个身,嘴里嘟囔着:“谁啊,这么一大早的。”

  余潇刚睁眼,还坐在床上酝酿起床的动力,他虽然也很想骂人,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咚咚咚...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我来吧。”顾枫起的早,便去打开了门。

  “请问这是3303宿舍吗?”

  眼前这人拖着个行李箱,戴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白白净净的。

  顾枫点了点头:“你是?”

  “我叫冯浩,辅导员说我住在3303宿舍。”

  “哦?”顾枫连忙将他迎了进去。

  “同学们,咱们的最后一名舍友到达了。”

  冯浩本来想和大家打个招呼,却看到另外的两个人睡眼迷离,连忙说:“不好意思,打扰大家休息了。”

  余潇的技能似乎已冷却完毕,他一跃而起:“没事,欢迎欢迎,我叫余潇,来自深圳。”

  顾枫道:“我叫顾枫,来自上海。”

  杨子萌探出头来:“我叫杨子萌,来自山东青岛。”

  冯浩点了点头:“我叫冯浩,来自湖北武汉。”

  余潇又摇头吟道:“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杨子萌捂住了耳朵:“又来了,又来了。”

  顾枫哈哈大笑:“余潇你再这样,我可要飚英语了。”

  余潇连忙止住,他不想再听这难懂的经书,最近刘思琪都快把他搞傻了。

  却没想到冯浩跟着说:“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杨子萌张大了嘴巴:“完了完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冯浩笑了笑:“哈哈,其实黄鹤楼我还没上去过咧。”

  余潇忙道:“为什么?”

  冯浩一本正经道:“武汉人呐,对于黄鹤楼的情怀,一直都集中在“过嘴瘾”高头。一般都喜欢用数字定义黄鹤楼的价值,比如18的黄鹤楼,24的黄鹤楼、40的黄鹤楼、60的黄鹤楼...”

  余潇听得一脸懵逼:“啥玩意儿?”

  还是杨子萌听出了门道:“你说的那是烟吧?”

  冯浩笑道:“和大家开个玩笑,不过当年的黄鹤楼多次损毁重建,明清时代的黄鹤楼也早就在建设武汉长江大桥的时候拆除了,如今的黄鹤楼,是纯粹的现代建筑,不过以清同治楼为蓝本,但更高大雄伟而已。”

  顾枫道:“你这话显得很专业啊。”

  冯浩摇了摇头:“你经常和朋友解释一件事,大概也会滚瓜烂熟了。”

  杨子萌道:“我听说里面还装了电梯?”

  余潇接道:“那也太奇怪了吧。”

  冯浩点了点头:“不过那也是为了特殊人群准备的,一般的游客还是爬楼梯的。”

  杨子萌挥了挥手:“好了好了,我们都快变成历史大学堂了,恭喜冯同学加入3303宿舍,我们的人终于齐了,今晚是不是得好好去搓一顿?”

  余潇道:“附议。”

  顾枫道:“加1。”

  冯浩将行李放在了床下,又从箱子里掏出了几盒东西。

  他站起来递给余潇三人:“本来应该早点来的,家里有些事耽搁了,这是武汉的特产周黑鸭,我知道你们平时可能也吃过,不过这卤藕除了武汉,别的地方可没有喔。”

  余潇接过来,道了声谢:“好嘛,我最喜欢吃藕了。”

  他又望向杨子萌,道:“我说杨子萌,你怎么也不带些山东特产过来?”

  冯浩笑道:“例如挖掘机吗?”

  杨子萌道:“余潇你咋不带个福建人过来?”

  顾枫摸了摸头:“我倒是真想给大家带个小笼包的,不过路程太久了,怕不新鲜。”

  杨子萌竖起了大拇指:“顾兄实在人!”

  余潇附和道:“加一。”

  杨子萌拍了拍顾枫的肩膀:“好了好了,我们别打扰新同学收拾行李了,来,趁时间还早,再来一局。”

  余潇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道:“对了顾枫,有什么学习英语的高招吗?”

  杨子萌露出一脸奸笑:“怎么,你不会真的要泡那个刘思琪吧?”

  余潇淬了一声:“我去你的,我可是为了英语四级。”

  杨子萌摇了摇头:“啧啧啧,你看他这借口,多么的冠冕堂皇啊,还好人家刘思琪不是用日语跟她交流。”

  冯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顾枫正色道:“要想学好英语,词汇量是必不可少的,只有以这个为基础,才可以事半功倍。”

  余潇点了点头:“可是我背单词,经常记住这个,就忘了那个,时间一长,就全忘了。”

  顾枫道:“现在好像背单词的望着都有什么七天记忆法,你去搜搜?有个扇贝网听说不错。对了,还有个百词斩,你可以都试试,比较比较。”

  余潇道:“好咧,多谢。”

  ......

  清晨湖面的薄雾淡了些,一场秋雨过后,清透的凉意开始覆盖着上海这座城市。

  现在四处都是亮眼,鲜活的黄色。

  凌小月手捧着一碗冰糖蜜汁藕,默默地走在落叶漫天的小径里。

  她的嘴里越甜,心里就越苦。

  她开始思考与余潇的关系...听朋友说,异地恋总是没什么好下场的,除了折磨彼此...

  当断则断!长痛不如短痛!她的耳边响起了张伊的话。

  她不知道为什么张伊受了怎样的折磨,态度竟有了如此大的转变。

  难道我和他在一起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吗?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除了每天互道晚安,几乎没有别的交流...她不想像一些女生问什么你还喜不喜欢我之类的傻话,可这并不代表她心中没有这样的疑惑。她没有试过异地恋,不知道异地恋该怎样相处...

  她虽然想好好的珍惜这段感情,但余潇这不冷不热的态度实在她火大!

  凌小月现在正穿过人行天桥,朝学校走去。

  人若是不去比较,本可以过得很愉快,但她偏偏看到了一对情侣,他们搂在一起,看着桥下的车流。

  白云遮住了日光,这唯一的暖意也丢失了,凌小月的心里突然升起巨大的孤独感,这不是友情或亲情的孤独,这是爱情的孤独。

  她掏出了手机,发了条信息给余潇。

  “你在哪?”

  一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人回。

  那一对情侣的动作越甜蜜,凌小月的火气就越大。

  她突然想把手机从桥上扔下去!

  余潇你最好永远都别回!

  此时的余潇正在宿舍里用“扇贝网”背单词,英语是他的弱项,他总得加把劲!

  屏幕上显示了Investment,有两个选项

  认识

  不认识

  余潇想了想,这个单词好像投资的意思啊,姑且点个认识吧。

  “哟嚯,还真是啊。”

  这页面还提供了一些例句帮助更好的理解这个单词。

  余潇点了下一个,出现了restraint这个单词。

  他只好点了不认识。

  页面出现了例句提醒:His rage was beyond restraint.

  余潇摇了摇头,这啥啊,然后点击了没想起来。

  余潇恍然大悟:“喔,原来是限制,约束的意思啊。”

  就这样不过背了十个单词,余潇已经感觉到十分吃力,他决定休息一下。

  余潇拿起了手机,看到了一条消息,是凌小月发来的。

  他回道:“在宿舍背单词啊。”

  五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人回。凌小月究竟是看到了不想回,还是没有看到?余潇没有管那么多。

  这个tolerant又是什么鬼啊?

  哦...宽容的,容忍的。

  哇...Extracurricular...

  课外的...

  这个也太长了吧,怎么背啊?

  余潇见顾枫回来了,连忙走上去:“唉,我说顾枫,你回来的正好;你看看,这么长的单词怎么背啊?”

  顾枫看了看屏幕,道:“这么长的单词一般组合而成,这个extra你知道吧,就是额外的意思,你这样分开来就容易的多了。”

  余潇拍了拍手:“可以嘛,有一套啊。”

  Awkward 笨拙的,尴尬的

  Appointment 任命,约定,约会

  ...

  Barrier 屏障,障碍

  Stationery ...文具

  Surveillance...监视

  我去,这个好难背,这么长!

  余潇又继续默读了起来。

  杨子萌悄悄和顾枫说:“你说他怎么突然这么拼呢?难不成真的看上了那个刘思琪?”

  顾枫摊了摊手:“我怎么知道,我总不能去偷偷看他的信息吧。”

  杨子萌眼珠子一转:“好主意!”

  顾枫一怔:“啊?”

  杨子萌笑道:“和你开玩笑的,你见过那个刘思琪没有?”

  顾枫摇了摇头:“我去上课的时候,班上也没有自我介绍了,班主任喊了几次到,但我没注意谁是刘思琪。”

  杨子萌道:“不妥不妥,怎么能这么不关心舍友的感情生活呢?”

  余潇突然搂住了两个人的脖子:“你们两个悄悄商量什么诡计呢?”

  杨子萌脖子一缩:“我去,你是鬼啊,走路都没有声音,吓死我了!”

  余潇嘴一撇:“明明是你太投入了,说,你打的什么坏主意?”

  杨子萌道:“你说啥呢,我只不过和顾枫商讨一下晚上去哪里搓一顿。”

  余潇点了点头:“好好好,我信你,那杨兄可得出了结论?”

  杨子萌一个闪身,溜出了大门:“我先去打球,晚上再说!”

  余潇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小子越来越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