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换面人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可怜的女人

我的换面人生 天池卧龙 2117 2019.10.21 08:23

  王青山听到这话不禁大喜,一屁股从炕上跳了下来。

  “人已经来了,老于咱赶紧出去迎接!”

  于德全一听人真的来了,自是不敢怠慢跟着王青山就跑了出去,走到门口往外一瞧只见陆逸蹲在路边跟几个孩子在一起有说有笑。

  “大兄弟,你来前怎么也不事先打个招呼?”

  王青山没敢直呼陆逸姓名还是称呼他为大兄弟。

  “我这不是来了吗,想必这位应该就是于村长吧。”陆逸看着于德全笑着说道。

  “对,对,他就是我们村长叫于德全,你叫老于就是。”

  王青山在一旁介绍,再看于德全两眼盯着陆逸上下打量起来,年纪轻轻细皮嫩肉怎么看都像个没毕业的大学生。

  “老王,这就是你要请的那位高人?”

  他一脸地不信,心说自己肯定被王青山这个老家伙给忽悠了。

  “呵呵呵,怎么我不像吗?”陆逸笑道。

  “不……不……千万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高人不敢当,我此来只能说尽力而为,其实这都是看在老王的面子。”

  “我说老于你怎连个好话都不会说,陆先生既然能来肯定是有把握。”王青山说道。

  “这就好,那就请陆先生到我家一坐。”

  两人前呼后拥把陆逸请进家门,于德全的老婆开始准备酒菜不过那张脸拉得比驴脸还长,悄悄把自己老头子叫到一旁。

  “你不是说请的是位高人吗,我看他那样跟咱儿子差不多,上次那个老道就白吃白喝了一顿,你还真把咱家当善堂了。”

  “哎呀,你他娘的就别废话了,老子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咱们村,赶紧去准备!”

  于德全心里本来就烦躁郁闷,这下一肚子火全都撒在自己老婆子身上了。

  三人坐在一起闲聊,不多时于德全的老婆就把准备好的酒菜端上了桌。

  桌上的酒是二锅头,这是王青山特意给陆逸准备的,他还在自家里杀了只老母鸡。

  “陆先生,我和老王先敬你一杯。”于德全说着端起酒杯干了底朝天。

  陆逸没有推辞也奉陪了一杯,于德全继续说道:“想必陆先生已经知道村里的事,说实话俺们这里靠山吃山其实并不富裕,所以……”

  “于村长不用说了,老王应该知道我并不差钱,但丑话说在前面,这次来我也不敢保证能万无一失。”

  不等于德全把话说完陆逸便猜到对方的心思,对方一听这话心里不胜感激再次把酒倒上。

  “有陆先生这句话,不论这事能不能成,你都是俺们村的大恩人!”

  “咱们言归正传,据老王说那个怪物是村里死去的马寡妇,这是真的吗?”陆逸问道。

  “千真万确!那天夜里是我亲眼所见。”

  “既然这样那我来问你马寡妇是怎么死?说得越详细越好。”

  陆逸直奔主题,因为这个问题对他很重要,要说于德全别的不知道但这件事他比谁都清楚。

  马寡妇名叫马翠兰,去世前也就三十出头,她并不是本地人,几年前跟丈夫在外地认识时间不长两人就结了婚,婚礼还是在村里办的,当时于德全就是证婚人。

  结果两人成婚不到两年,马翠兰的丈夫外出打工时突遭车祸当场丧命,家中虽然没有孩子但还有七十多岁母亲尚在。

  马翠兰并没有因为丈夫的死而改嫁别人,留在家中一心照顾老母亲。

  本来家里就不富裕,丈夫的死更是雪上加霜,不过马翠兰对待老人却很孝顺,但老人毕竟上了岁数,在半年前因病撒手人寰。

  马翠兰虽然一直守寡,但在村里从未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儿。

  这点于德全作为村长非常清楚,不过常言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有些东西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马翠兰颇有几分姿色在村里也算是个美女,这样就难免会被一些无所事事的后生盯上。

  最近半年传得最凶的是她跟村里葛三之间的事,葛三原名叫葛万才,上无父母又因为家里穷都四十岁了还没讨上老婆。

  自打马翠兰守寡后他的确对人家有想法,赶上秋收的时候经常过去帮忙,平时有事没事还总往人家家里跑。

  其实知道的人清楚那是葛三去帮马翠兰干些体力活,不知道的就开始瞎猜忌。

  至于马翠兰对葛三到底有没有意思谁都不知道,但两人之间的事在村里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这倒不算什么,最过分的是村里还有别的女人背后骂她勾引自家男人,是个狐狸精,是个不要脸的荡妇。

  马翠兰本就性情刚烈,自己背上这种骂名让她受尽侮辱,一时想不开在家服毒自尽。

  于德全不仅知道马翠兰的死因而且还了解对方生前的一些经历。

  陆逸不知道这些信息对老鬼有没有用,按对方所述马翠兰应该是不忍屈辱蒙冤而死。

  “那她死后葬在了什么地方?”陆逸接着问道。

  “她在俺们村无亲无故,是葛三买了口棺材悄悄把她葬在后山的风口坡,按说要实行火葬,我念其可怜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于德全讲到这里眉头紧皱连连摇头,接着说:“如果当时把她火葬了或许就不会出这档子事。”

  他一脸后悔之色,只怪自己当时没有狠下心来,结果给村子留下了祸患。

  这时王青山安慰说:“她没火化的事村民们也都知道不也没人说三道四吗,你就别自责了。”

  “按理说这种疑神疑鬼的事我本就不信,可那天夜里发生的却是事实,我绝没有看花眼而且还有王大壮作证。”

  于德全话音刚落,这时老鬼的声音再次传来。

  “他没有撒谎,先看看今晚有没有动静,告诉他明天带人去那个女人的墓地。”

  “你的意思是让他带人去后山挖坟?”

  “没错,只要尸体不在那就证明我说得没错。”

  王青山见陆逸坐在自己对面发起了呆,大有不妙的感觉。

  “陆先生怎么了,难道真跟这件事有关?”

  “哦,没什么,我问你最近村里有没有发生类似的事件?”

  “有!这两天就没消停过,现在我夜里都不敢睡觉,更不敢再去巡夜,村民们一直埋怨我不作为,连个土豹子都拿不住。”

  于德全咧着嘴一脸无奈的样子,陆逸闻言心里暗道既然这样那今夜很有可能还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