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换面人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地阴之眼

我的换面人生 天池卧龙 2269 2019.10.17 09:23

  出自欧冶子大师之手的龙鳞宝剑居然是用来行凌迟之刑的工具。

  这让陆逸着实颇感意外,在他看来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再瞧瞧眼前这位不用说定是此剑的刀下之鬼。

  黑鬼一听对方说自己是受凌迟而死当即就变了脸,满肚子苦水一拥而上。

  “我叫段三泰,生前乃是道之人怎会受凌迟而死,此剑虽为朝廷之物但自宋朝后便消失匿迹,后来被家师偶得,可没想到却埋下了祸根。”

  “哦?看不出你还是个有故事的人,既然说到这份儿上那就索性把故事讲完吧。”陆逸一时来了兴致。

  段三泰这次没再保留,他冥冥之中感觉眼前这个年轻人值得自己信任,接下来便讲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当年,段三泰八岁时双亲相继患病而亡,后来被一位名叫马道阳的术士收留并拜其为师。

  马道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仅擅长观风水还精通各种奇门异术,身怀除妖驱鬼之能。

  此人虽颇有名声但却淡泊名利,常年云游四方来去无踪,除了段三泰,他有个大弟子名叫化天雄。

  在马道阳的亲手栽培下,两人经过二十年的苦修都各自得到真传,尤其是段三泰天资聪慧悟性过人深得他的器重。

  化天雄虽为师兄但在奇门异术上的造诣却不及段三泰,他认为这是马道阳偏袒所致遂心生芥蒂。

  龙鳞剑是马道阳外出云游在一神秘之处所得,回来之后还亲手绘制了一张地图。

  他没有提及所到之处的秘密,不过却让化天雄起了贪婪之心。

  为了尽快提升自身实力,化天雄竟趁马道阳不在之机偷偷把龙鳞剑拿出去,借助剑中煞气修炼邪术,结果被段三泰无意中发现。

  化天雄见事情败露顿起杀心,欲除掉段三泰夺走龙鳞剑和那张地图。

  两人遂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斗,以化天雄的实力本不是段三泰的对手,他凭借所修邪术同段三泰厮杀,最终落得两败俱伤。

  段三泰虽拼死保住了龙鳞剑,但在争斗中那张图被一分为二,化天雄卷走半张图逃之夭夭。

  当马道阳赶回时得知发生的一切是悔恨交加,段三泰被邪术重伤危在旦夕,即便他亲自出手也无回天之力。

  马道阳不忍自己的弟子死不瞑目,在段三泰临终之际说出了那张地图以及龙鳞剑的秘密。

  段三泰知道这个秘密后再三恳求马道阳把自己的灵魂封于剑鞘,即便不得轮回也要守护这把剑。

  故事讲到这里,陆逸自然也听出了这其中的来龙去脉不禁感慨万千,同时也对段三泰心生怜悯。

  “没想到你还有这番经历,看来马道长所到之处其中定藏有巨大的诱惑,否则化天雄绝不会冒死争夺。”

  “也许吧,如果只是藏有金银财宝之物倒也无妨。”段三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地方还有特别之处?”陆逸问道。

  “不错,当年家师曾推算数百年后天地灵气将会衰弱而不断溃散,到时就会有恶鬼邪灵趁虚而入危害四方,近些年来我的确感觉到灵气有变。”

  陆逸一听这话不以为然,怎么说着就扯上了灵气,其实所谓灵气也只有道家才会经常提及,至于是否真的存在他反正不知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天地合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阴阳又生五行而灵气则由木而生,灵气之所以衰弱是因为五行缺木。”

  段三泰这话的前半段让陆逸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后面的他算是听明白了。

  随着人口膨胀城市不断扩张,如今大量的林木被砍伐,甚至许多植被也遭到破坏,如果说五行缺木所致还真是这个理儿,但话又说回来这社会发展也取得了巨大进步,破坏的毕竟是少数。

  “想必你还不了解现在外面的世界,以往任何朝代与当今社会发展相比都无法相提并论,如果真如你所说各地岂不到处都是恶鬼横行妖孽丛生了,事实证明现在太平得很。”

  陆逸当场反驳了段三泰的歪理,对方听罢却是连连摇头。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灵气即便衰弱并不见得引出那些东西而是与地形水脉息息相关,一旦条件具备就会显露危机,当年家师所到之处便是如此。”

  陆逸闻言不禁一愣,开口问道:“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地阴之眼!”

  这四个字从段三泰嘴里脱口而出,让人听着都感觉瘆得慌。

  对方没有停下继续解释,地阴之眼本是一处千年形成聚阴绝地,在灵气充裕的情况下并不会出现异常,反之则会生变,一旦真正开启可波及数百里范围。

  “你师父的话就这么可信?”

  “他老人家的推算到底是否属实用不着你我去评价,如果地阴之眼一旦有变自会真相大白。”段三泰一声长叹。

  “如果找到地阴之眼,难道你有破解之法?”陆逸问道。

  段三泰闻言再次摇头,别说是他即便是当年的马道阳也束手无策。

  “我死之后师父就龙鳞剑和那半张图葬于墓中,现在龙鳞剑虽还在,可惜那半张图却已不知所踪。”

  陆逸听到这里突然想起什么,他随手来开抽屉从中取出一木盒。

  “你说的可是这张图?”

  当陆逸把那张图呈现在段三泰面前时,对方露出欣慰的笑容。

  “不错,正是它,但要想找到下半张怕是难如登天。”

  陆逸听到这里已经没有多大的兴趣,感觉段三泰给自己讲了一个没有结尾的故事。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不能总憋在这剑鞘里吧,马道长这么做说不定还对你寄予厚望,难道想让你凑齐地图找到那个所谓的地阴之眼?”

  “我现在不过一个孤魂野鬼,除了信守当年诺言还能做什么,你既然有化解这剑中煞气本事也算与之有缘,如不嫌弃今后我愿追随于你。”

  段三泰此话绝对是肺腑之言,缩在龙鳞剑数百年不见天日,那种滋味儿只有他自己知道。

  “看来你还真没把我当人。”陆逸翻个白眼。

  “恕我直言你顶多算个活死人。”

  “哈……说得好!既然你愿意那我就不客气了,现在我终于发现说鬼话比说人话轻松多了。”

  陆逸开怀大笑,自打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还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自己虽然是个“大活人”可日子过得却整天像做贼一样。

  此时他一扫阴霾,随手开了两瓶二锅头,一瓶倒在地上算是敬段三泰,另一瓶直接闷口喝干。

  陆逸喝完酒突然又想起一个问题。

  “以后该怎么称呼呢?叫你段道长实在老套,叫你老段又觉得不恰当。”

  “无需为此烦恼,我既然愿意追随于你以后就是主子,不如就叫我老鬼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